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克勒克:偉大的權力自我終結者

作者:孫盛起

人氣: 40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0日訊】世人盡知曼德拉,但很多人卻不知道站在曼德拉身後的那個巨人。

這個巨人成就了曼德拉的輝煌。儘管沒有人會懷疑,南非種族隔離制度遲早會滅亡,曼德拉為之奮鬥的白人和黑人共用權力的理想肯定會實現,然而,如果沒有這個具有博大胸懷和遠見卓識的權力自我終結者的出現,南非的種族主義還會延續到何時就將誰也無法預料,曼德拉的理想何時才能實現,甚至他能不能活著走出監獄,都是一個並不樂觀的未知數。

還有最為重要的一點:如果沒有這個人,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建立多數民選政府的過程,會是如此和平順利嗎?能夠避免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和流血嗎?對此,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會毫不猶豫地給出否定的回答。

這個開創了一個嶄新的歷史、推動南非和平過渡到民主政治、讓曼德拉踩上自己的肩膀的巨人,就是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

德克勒克比曼德拉年少18歲。兩人同為法學學士和律師。

1964年,曼德拉因反對以「通行證制度」為標誌的種族隔離「班圖斯坦法」、創建非洲人國民大會的軍事組織「民族之矛」並擔任總司令,而被南非政府以「企圖以暴力推翻政府罪」判處終身監禁。那時,德克勒克作為一名初出茅廬的白人律師,聽到這個消息後,和幾個朋友開懷暢飲,慶祝使國家陷於「動亂」的禍首得到了應有的懲罰。然而,沒有人會預料到,27年之後,正是這個當年的「愛國青年」,會親自終結他曾經熱烈擁護的國家制度,並把他曾經認為的那個罪有應得的罪犯親手領出監獄,甚至把管理國家的權力拱手相讓。

德克勒克出身於政治世家,父輩大多是狂熱的種族主義信徒。受家庭影響,大學畢業後,他也對政治表現出濃厚的興趣,並一步步走上政壇。1972年,他代表南非國民黨參選國會議員並當選,1978年出任郵政部長,1982年擔任內務部長。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歷的增加,德克勒克逐漸成為一個思維敏捷開闊、具有獨到見解和領袖氣質的政治家。雖然身在體制內,並且從祖輩起就受惠於體制的庇蔭,但他並沒有因此而蒙住雙眼,為了維護自身利益而對這個體制所產生的弊端和罪惡視而不見。

在國際上,種族隔離制度受到全世界的譴責。而在國內,反對這一制度的遊行示威和暴力活動此起彼伏,從來就沒有停息過。為此,南非政府在國際上孤立,在國內則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僅就政府開支這一項而言,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政府用於平息黑人示威和騷亂的「維穩」資金,已經占到了政府總支出的30%。

面對這一切,有人認為種族隔離是實行了幾十年的根本國策,沒有這一國策支撐,國家將會更加混亂;有人認為世界上沒有所謂最好的制度,任何制度都有弊端,我們不應把自己的弊端放大,而維穩所造成的人權和經濟損失,是保持社會穩定所付出的必要代價——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出發點,那就是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維持現狀是對他們利益的最好保護。

但是,德克勒克卻決心改變。多年的從政經驗使他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種族隔離政策是非常不人道的,等同於政治迫害,是產生黑人和白人間激烈對立和社會動盪的根源,要化解這一對立,唯有民族和解一條路。

1989年,歷史把改變的契機擺在了德克勒克面前。那年2月,南非國民黨主席波塔突患中風,德克勒克接替主席一職,並在同年9月當選南非總統。

上任僅僅3個月,德克勒克就不顧右翼集團的反對,以總統身份前往獄中看望囚犯曼德拉,並與曼德拉坦誠交談,這使曼德拉意識到,這個人與眾不同,「似乎真正想聽取和理解我們的意見。」

隨後,德克勒克以過人的勇氣向全世界表明了他要改變的決心,宣佈允許在全國各地舉行反對以他為首的種族主義政權的和平集會——這樣的胸襟和膽識世所罕見!

1990年2月,他在議會發表了震驚世界的演講,承諾「建立一套完全嶄新和公正的憲法體制,從而使每一個公民在憲法、社會和經濟的每個方面都能享受公平的權利、待遇和機會。」同時他宣佈,解除對非洲人國民大會等33個反種族主義政黨和組織的禁令,撤銷對媒體和教育的管制,在近期無條件釋放曼德拉。

9天後,曼德拉和妻子溫妮手拉著手,英雄凱旋般走出監獄大門。這一劃時代的一幕向全國進行了電視直播。

德克勒克成就了曼德拉的輝煌。

在此後幾年的時間裡,德克勒克和以曼德拉為首的南非各反對黨進行了漫長而艱難的和談。和談多次出現危機,而且曼德拉由於性格等原因,經常對身為總統的德克勒克進行「尖酸刻薄而且毫無根據的攻擊」,但是,德克勒克以一個成熟政治家的胸襟,不計較個人恩怨,在堅持、勸導、讓步和妥協中,一次次將危機轉化為新的轉折和希望。

1991年,南非各政黨參加的「民主南非大會」召開。

1992年,德克勒克解散專門鎮壓黑人的31旅和35旅。

1993年,多黨制憲談判取得突破,《南非共和國憲法草案》獲得通過,種族主義憲法隨之廢除。

1994年,南非歷史上第一次「一人一票」的大選揭幕。曼德拉,這個昔日的囚犯,在德克勒克的鬆綁和推動下,當選總統。

在祝賀曼德拉勝選的電視講話中,德克勒克哽咽著說:「我將卸下總統一職,因為我確信已經實現了四年零三個月前的目標,我將權力移交給南非人民,上帝保佑南非!」

曼德拉被譽為反種族主義的鬥士。那麼,終結自己的權力、以把自己趕下臺的方式為曼德拉鋪平道路、為在南非建立民主制度奠定基礎的德克勒克,又何嘗不是一個勇敢的鬥士呢?

就品格而言,放棄,比爭取更為高貴。

作為大權在握的時任總統,德克勒克可以選擇按部就班、安享寶座,面對抗議和騷亂,他也可以選擇武力鎮壓。然而,他選擇了順應時代大潮,選擇了向民眾妥協,從而使南非在從種族主義制度向民主制度過渡的過程中,避免了流血。他是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主動放棄武力和權力的政治領袖!為此,他和曼德拉在1993年同獲諾貝爾和平獎。

如今,作為權力的自我終結者,作為南非國民黨第一位主動卸任的領袖,德克勒克已經退出政壇,歸隱農莊,種植葡萄,釀制紅酒,過著自由而恬淡的生活。他的名字已經很少有人提及。

但是,歷史不會忘記這個人,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比曼德拉更加偉大。

--原載新世紀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7-20 11: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