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聊聊世界盃冷門-英格蘭足球隊那點事

半決賽上的英格蘭隊。(Getty Images)

人氣: 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0日訊】世界盃落幕了,是如此之快,來去如風,意猶未盡。有太多可說的話題:德國的意外崩盤、內馬爾的「奧斯卡影帝」之旅、C羅、梅西的英雄落寞、法蘭西的二十年河東河西、姆巴佩的貝利附體等等等等,這裡只想聊一個冷門——英格蘭。

要說英格蘭是「冷門」,總還是覺得有那麼點「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好歹也曾是個「一星」冠軍隊——雖然是半個世紀前的本土作戰,可近幾屆世界盃的舞臺上,三獅軍團早已成了年三十的涼菜——有它過年,沒它也過年。

這一次,原本劇本也是這麼寫的:英格蘭驚險小組出線,倒在16進8,國人很遺憾,卻也欣然接受,目睹德國蟬聯,黯然言道那句名言:足球比賽就是22人在場上搶球,然後德國隊獲勝的遊戲。

誰料想,這次演員們表示要自由發揮一下,結果,德國扮了個丑角,被虐得死去活來,而英國則上演了一齣勵志大片。當然這多少要感謝英國的好籤,真是支上上籤,一路走過,竟沒有遇到一隻傳統強隊。

甚至小組賽唯一的威脅比利時,也因為是最後一場,在出線形勢已定情況下,雙方禮讓得很,都想「輸」進沒有列強的賽區,結果是英國更「敗」一籌,得以在決賽前避開巴西、葡萄牙、阿根廷、法國這些「星星」隊。

即便如此,能打入四強,也不會是躺贏,哥倫比亞和瑞典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後者對英格蘭的戰績還是很亮眼的,而英格蘭竟也能打得對方沒有一點脾氣,讓憋屈了多年的英格蘭人終於揚眉吐氣。

不僅僅是贏球,球迷更欣慰的,是看到了一隻不同於之前二十年的新生代球隊,這裡不得不提一下所謂的「黃金一代」。由於英超聯賽自千禧年後逐漸成為了世界第一聯賽,也讓英格蘭國腳的實力倍增。

那時候上的首發陣容中,每個位置即便不是世界級,也是一流,尤其在中後場更是人才濟濟,無論實力還是人格魅力,任誰放在目前的英格蘭陣容中都是最出類拔萃的,誰曾想,這也是一把雙刃劍。

記得那時看英格蘭的比賽,真揪心,明明是八缸的寶馬X6,卻只能開在限速20MPH的倫敦街頭,所有人瞬間就不會踢了,即便贏球也鮮有完勝的,逐漸的,球迷們接受了一個現實:英格蘭已經淪為歐洲二流。

時隔多年後,三個退役的大佬:費迪南德、傑拉德和蘭帕德與主持人聊球,被問到為什麼這個「黃金一代」竟是如此的失敗,三人都承認了一點:俱樂部大於國家隊。

這三人在各自的球隊都是極具影響力者,英超的殘酷搏殺讓彼此間都有著很大的隔閡,這種芥蒂,是很難在無論周期還是頻率都短暫的國家隊任務中放下的。

據說吃飯時,球員會按照俱樂部,各坐一桌,由此可見一斑,即便被主帥強迫坐在一起,也是強扭的瓜。

場下幫派之間不會進行主動交流,就更別提到場上的默契了。當被問到為何不試圖改變時,三人又有些支支吾吾,其實說白了,就是他們都不想改變,畢竟國家隊是義務勞動,絕對的吃力不討好,又何必庸人自擾之。

所以回過頭來看看如今這支英格蘭,就不難發現她為什麼煥然一新了,即便是一群年輕菜鳥,即便大部分人名不見經傳。

就因為年輕,大部分人都沒有威望,也就無需在國家隊中立威,所有人都平起平坐,即便來自不同、甚至死敵的球隊,也沒有根深蒂固的糾葛,甚至多數人在英格蘭青年隊時,相互間已經建立起了深厚友誼,而那時青年隊的主帥,正是現在的國家隊教練索斯蓋特。

多少讓人想起了弗格森的曼聯黃金一代:在89賽季,剛剛經歷了下課危機的老爵爺弗格森,在新賽季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舉措:賣出了多名核心老將,並大批啟用梯隊新秀,這一舉措在當時被視作自掘墳墓,利物浦名宿漢森的那句名言就出自此時:靠一群孩子你什麼也贏不了。

之後的劇本,成為了傳奇的序幕,該賽季曼聯逆轉贏得英超,並從此以這群孩子為班底,在未來20年裡,成為了英超最為成功的球隊。而這群孩子的運動生涯也出奇的長,貝克漢姆、斯科爾斯等人都到了近40才退役。

誠然,現在就把索斯蓋特捧到老爵爺的高度,還是言之過早,但多少有點影子:大膽啟用年輕人、將壓力轉移到自己身上,給予隊員百分百的信任等等。

同時索斯蓋特也有自己的特色,比如以熱刺的陣容為班底這方面,將所有隊員的特點發揮到極致,完全控制更衣室的和諧氣氛等等。

說到這,又想起了被棄用的威爾希爾,論實力,他在中場位置上,私以為絕對排得上英國前三,最重要的是,他是英格蘭極為罕見的、能在一人逼搶情況下拿得住球的人,而且拼搶積極,活動範圍不差。

當初沒進大名單,讓不少人覺得有些意外,我卻想起幾年前的一件事,當時身為阿森納球員的威爾希爾慶祝足總盃奪冠時,公開羞辱了死敵熱刺一番,而這支英格蘭,一半主力都是或曾是熱刺球員,所以,做人還是該厚道些。

英格蘭敗給克羅地亞的那晚,我們在街上做街訪,事後想來這是一個愚蠢的決定,慶幸的是,失落的英格蘭人沒有想像中那般沮喪和暴躁,確實也有一兩個摔酒瓶者,但多數還是很坦然地接受了這一結果。

「雖然沒能打進決賽,但我們很滿意這屆盃賽的表現,」一個七分醉意的女球迷說道,「這一次『沒能回家』,但下一次會『回來』的!」她提及的,正是火到九霄雲外的老歌——「三獅軍團(Three Lions)」,裡面反覆唱道「回家了!回家了!足球回家了!」

這首1996年為英格蘭主辦歐錦賽而譜寫的歌曲,沒有激昂的旋律,沒有斬釘截鐵的歌詞,典型的英國輕快的旋律中,還帶著一絲憂傷,主唱三人中的兩人更是來客串的喜劇演員,可自問世那天起,便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英格蘭國家隊隊歌。

其實英格蘭人也知道,這歌詞不過是聊勝於無,聊以忘憂,所以他們不會如德國那般眾志成城的大合唱,也不像巴西人配上桑巴舞熱情的高歌,而是那種花了10英鎊買了張樂透,不指着它發財,卻有點小期待的去唱。

這小心思⋯⋯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