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佚名:救人不是罪—電影《我不是藥神》觀感

人氣: 16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3日訊】

一、生之嚮往

「領導,求你個事啊!我只想求求你,別再追查印度藥了……你們把他抓走了,我們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著,行嗎?」——身患慢粒白血病老奶奶,被逼問賣假藥的幕後人時說。

面無血色、沒有眼淚,沒有責駡,沒有歎息,只有無奈,只有祈求。她貧病交加,警察要她交出手裡的救命藥,還要她供出賣藥的人。

只為活著,有的人尋醫問藥,有的人尋仙求道,這本無可厚非。而中共的堵截追查,使他們的境遇更雪上加霜。這些白血病患者,只是中國眾多弱勢群體中的一個縮影,更多的苦難,更大的迫害,被扭曲著,被掩蓋著。

很多法輪功修煉者,就是在生不如死的病痛中,走入修煉,繼而絕處逢生的。

汪志遠先生是原美國哈佛大學學者。他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曾任神經科主治醫生,《航空軍醫》雜誌編委。1983年突然發現自己患了絕症——「漸凍人症」,這種病從發病到死亡的平均生存期為3至4年。在他靠醫治已經毫無希望可言的時候,1998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十九年過去了,汪志遠先生仍然健康的活著。

求生,這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權力,生之嚮往,就是生之希望。

二、何罪之有

「他才二十歲,他就想活命,他有什麼罪?」——黃毛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為了掩護程勇離開,慘死在重型貨車下,一片狼藉中。程勇得知了黃毛的噩耗,撕心裂肺的質問員警。

在中國,政府對病人的救濟少、安慰少、理解少、同情少。病人要想活下去,就要擦幹眼淚,自己去求醫問藥,自己去冒險聯絡,自己去長途運輸。自己去買藥治自己的病痛,這也是罪嗎?這是什麼罪?如果買藥治病也是罪,那麼在中國,那麼還有什麼不是罪呢?

然而在中國,不但買藥治病是罪,煉功治病更是罪。很多人修煉前百病纏身,修煉後無病一身輕,自己減少了痛苦,家人少操了心,國家節省了藥費。然而他們的病好了,中共的迫害來了。是煉功活命,還是不煉等死,病患者只能選擇其一。很多病患者左右為難,抑鬱壓抑。

「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法輪功前,我渾身是病,生不如死。修煉法輪功後,短短幾天,所有的病都消失了。我身體好了,才能支撐這個家。」「我告訴你們每個人:法輪大法是正法!不要再迫害我們!」這是2018年3月30日,戴著沉重的手銬和腳鐐,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王錫玉的陳述。

身體病痛煉功好了,手銬和腳鐐又被戴上了。王錫玉何罪之有?就因為他煉了法論功?如果是這樣,那麼他的活路在哪裡?他的明天會怎樣?

三、良知之靈

「這案子我真的辦不了。」——曹斌是警察,負責假藥案件的偵破工作。聽了病人奶奶的告白,目睹黃毛因追捕而喪命,他這樣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也許在此刻他是明白的:法律的威嚴是要維護人性的尊嚴,惡法非法,對惡法說不,才是真正的維護法律的神聖。

「人們的內心深處有一個精靈,我們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它都在觀望著,每當我們想做壞事的時候,良知的精靈就會跳出來阻止我們,對我們說‘不可以’。但若這是一件該做的事情,精靈則不會做出任何舉動。良心的譴責,會讓我們對錯的行為不安和不忍。」(蘇格拉底)
雖然中共隨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依然如故,但良心警察已經不再惟命是從。有的接到報警後,並不出警抓捕,有的走個過場就放人。重慶市大足區法輪功學員曾祥金於2018年1月16日被菜市管理和協警綁架,又被劫持到大足區北門派出所。曾祥金給員警講真相,派出所當天放人。良心警察、正義律師、公義法官越來越多。聽從內心良知的召喚,對迫害說不,不害人不害己,才會有社會和諧。

四、不忍之心

「我犯了法,該怎麼判,我都沒有話講,但是看著這些病人,我心裡難過,他們吃不起進口的天價藥,他們就只能等死,甚至自殺。不過,我相信今後會越來越好的,希望這一天能早一點到吧。」——在法院,法官問程勇還有什麼要說的,他如是說。

尋藥找藥,貼錢賣藥,救人救命,是違法犯罪,那麼金盆洗手還是知法犯法?程勇害怕過,懷疑過,退縮過,放棄過,彷徨過,最後還是選擇救人。即使日日賠錢,即使手銬在身,即使鐵窗牢獄,他無怨無悔。他不忍心,不忍眼睜睜的看見病人因吃不起藥而病入膏肓,而跳樓自殺,而家破人亡。能救人,是幸福幸運的,也是前途未蔔的。

很多人不明白:法輪功修煉者為什麼在自身被嚴重迫害下堅持講真相,因為講真相就面臨著中共的抓捕、酷刑、牢獄。其實,他們也是不忍。不忍看見眾生被中共謊言欺騙,不忍眾生被毒害後,造下謗佛害法之罪,繼而走向危險與災難。

讓眾生看見真相,讓眾生識破謊言,讓眾生明辨是非,讓眾生遠離危險,這就是修煉者重壓之下講真相的緣由。每個人都會害怕、會猶豫、會彷徨、會放棄。當心中有別人,有了不忍,有了拯救,就不再恐懼,就有了力量。就會勇往直前,就會無畏付出。

五、感恩之心

電影中,程勇判刑後,帶著手銬,穿著黃馬甲坐在警車裡,透過車窗向外張望。成百上千的病人,自發的站立在路旁,他們摘下口罩,直面為他送行。這一刻,他們不是藥販與病人的關係,而是恩人與知恩人的關係。這是一場無聲的送別,沒有詩句,沒有哭泣,沒有安慰,沒有祝福,只有深情,只有目送,只有無奈。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面無血色,每一個人的心裡都滿懷感恩。曾經給他們以生之希望的人,如今自己卻鋃鐺入獄。這是鬧劇,還是悲劇?病人的希望在哪裡?程勇的明天在哪裡?中國的未來在哪裡?

病痛沒有藥治,可以去尋;金錢花光了,可以再掙;人沒有感恩,雖生猶若死。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心懷感恩,真情回饋,是生命的燦爛,也是人性的光輝。很多法輪功修煉者,無論怎樣迫害,都堅持說法輪大法好,這是他們發自肺腑的感恩,也是驚天動地的勇敢,讓神佛敬畏,令蒼天落淚。

四川成都的程懷根2006年修煉法輪功而絕處逢生,2015年5月13日在社區懸掛條幅「世界需要真善忍」,後被綁架、非法判刑4年,被劫持到樂山嘉州監獄,於2017年5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僅54歲。
程懷根表達感恩不對嗎?世界需要真善忍不好嗎?他罪重致死嗎?

六、救人不是罪

在電影中,是活著還是死去,是堅持還是放棄,是賣藥還是不賣,是自保還是掩護,是抓捕還是放手,這些都是人必須面對的問題。
人的良心時時在被拷問:如果救人違法,那麼救還是不救?這是一個中共製造的兩難的問題,也是一個無解的方程,讓人左右為難,無所適從。而事實上,跳出對錯,跳出事件,用樸素的道德來衡量,才知道:救人不是罪,救人是大善。

儒家孟子講:「無惻隱之心,非人也」。佛家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希伯來語中有「救一人即救世界」。見死不救,心無惻隱,是披著人皮的獸,是禽獸是非人。慈悲是最好的真誠,救度是最大的善舉。這是至高之真理,人性之根基。

法律的宗旨是以人為本,維護人得公平正義。法庭是裁判是非、審判罪惡的殿堂。而中共的迫害,顛倒了是非善惡,導致了法制的黑暗,更加劇了道德的崩潰。也就是說:中共對人權的踐踏才是最大的違法犯罪,揭露迫害無罪,救人無罪。

請記住:人權至上,惡法非法,信仰無罪,救人無罪,真相無罪。
如果現行的迫害政策是惡法,是害人的。那麼,作為執法者的警察、檢察官、法官站中共一邊,就是協同中共在迫害民眾。事實上,如果沒有百姓的告發,沒有警察的抓捕、沒有公訴人起訴、沒有非法審判,迫害政策根本執行不下去,也就不會有幾千個煉功者被酷刑折磨致死,也就沒有千百萬個家庭支離破碎,更不會有幾百萬人的迫害持續十九年之久。

站在時代的立交道口,我們應該怎樣對待法輪功的被迫害?是出於人性的同情體恤、理解幫助、正義扶持?還是站在中共一邊的謾駡指責、告密陷害、酷刑折磨?你的良知精靈會提醒你,還會制止你。聽從良知召喚,不害人害己,就不會誤入歧途,才能走向光明。

《我不是藥神》再一次告訴世界:救人不是罪!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7-23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