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苗事件:兩位神祕的普通人 至今逍遙法外

吃瓜的萬小刀

人氣: 9562
【字號】    
   標籤: tags: , ,

7月15日開始,長生生物在一週內被曝兩次疫苗問題,一次是狂犬疫苗生產記錄造假,另一次是其全資子公司長春長生因「百白破」檢驗不符合規定被罰款。

隨後一篇《疫苗之王》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輿論影響空前。

7月22日,李總理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

至此長生生物是徹底涼涼了。

但是多年前,山西和山東都爆發過比更加嚴重的問題疫苗案,其中有兩位神祕的普通人,至今逍遙法外……

一、

2005年7月,山西省疾控中心發生一系列耐人尋味的人事變動,許多業務骨幹陸續被一把手栗文元免職,其中就包括時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長陳濤安。

這次耐人尋味的人事變動,令陳濤安感到可疑,「離開崗位後工資、獎金一點不會少,具體的工作任務竟然是長期休息?!」這裡面肯定有貓膩!

2005年12月28日,一位來自北京的山西人田建國,被一把手栗文元任命為生物製品配送中心主任。從這一天開始,保障3500萬山西人民生命健康的疫苗使用管理權,就由田建國掌握了。

那時田建國35歲,不明真相的群眾看了他名片,會覺得來頭挺大,又是祕書長,又是總經理的,壟斷山西疫苗的北京華衛時代公司法人代表就是他。

誰也沒想到,這個田建國竟然是顆定時炸彈,山西的問題疫苗就是他一手導演的。

2006年6月,田建國推出「山西疾控專用」標籤,黏貼在所有配送的疫苗盒上,這一要求也出現在山西省疾控中心、山西省衛生廳下發的文件中。也就是說,若無此標籤,其他企業的疫苗無法進入山西市場。

田建國就是通過這個標籤壟斷山西疫苗市場的。

為了在他的疫苗上貼這個標籤,田建國經常組織一些臨時工、鐘點工將成箱的疫苗從冷庫搬到還沒投入使用的疾控大樓一樓大廳,他們拆開包裝箱,將疫苗堆了一地,堆得像小山一樣。

田建國指揮這些人在悶熱的大廳裡,往疫苗盒上貼『山西疾控專用』的標籤。

在外行田建國看來,這可能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內行人都知道,疫苗儲藏需要冷藏避光的環境,如果在高溫環境中暴露疫苗,就會導致疫苗效果降低、失效甚至引發嚴重過敏反應的情況。

更為嚴重的問題是,給全省各地運送疫苗的冷藏車制冷機一直壞著,沒有維修過。夏天跑地區一趟,都變成悶罐車了。這樣被高溫暴露過的疫苗,應該依法立即銷毀,否則即是抗法殺人。

田建國怎麼可能銷毀?隨後,山西近百名無辜的孩子因問題疫苗或死或殘。

田建國一個外行是怎麼當上醫藥公司的法人的?是通過什麼手段壟斷山西疫苗市場的呢?他是北京的山西人,那麼他打通了山西官場哪個關節,才拿下山西疫苗市場的?

他背後還有大魚嗎?

圍繞田建國,有很多疑雲待解。

二、

2006年,男孩強強注射了乙腦疫苗後,出現發燒症狀,醫生診斷為乙腦。醫院發了幾次病危通知書,雖然命最後保住了,但留下了後遺症,智力下降,學習跟不上。

2006年 12月,女孩玲玲注射了流腦疫苗,不久後出現了思維不清、暈倒等不良反應,後來診斷為「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並留下了後遺症。

這樣的慘案接連發生,這時的陳濤安科長坐不住了,2007年5月,他開始了他的舉報之路。他向有關部門舉報、複議、信訪疫苗問題,他將多篇舉報材料發布於網絡。

田建國敏感地嗅到危險的氣息,2007年9月,他向山西疾控中心提出終止合同,10月12日,山西疾控中心解除了他的配送中心主任職務。

2007年12月3日,中國青年報記者劉萬永發表《一家小公司是怎樣壟斷山西疫苗市場的》報道,率先揭露山西疫苗市場完整的利益鏈條,引起巨大反響。

文中所指的這家小公司就是北京華衛時代公司。

這麼一個註冊資金僅50萬的小公司,卻在2006—2007年22個月中創造近1個億的利潤。一時間輿論大嘩。

於是,田建國在2007年10月15日「失蹤」。

那時的田建國,只不過是一個背鍋俠,當然沒失蹤。

10年後,山東疫苗案裡,再現田建國的身影。

另一個當事人栗文元呢,他一點事都沒有。如果說田建國是第一道防火牆的話,那麼栗文元就是第二道防火牆,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鍋,他也是要背的。

三、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栗文元主動請纓去支援汶川救災,一來離開問題疫苗的漩渦,二來給自己來點政績,也好消減問題疫苗的過失。

但是問題疫苗對山西兒童造成的嚴重後果是掩蓋不了的,2008年8月,7名問題疫苗受害者家長,為自己的孩子討要一個說法,他們來到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門前擊鼓「要求立案」,但沒有任何效果。

2008年11月,衛生部組織專家組來山西調查問題疫苗,並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部分批次疫苗進行抽檢,結果合格。

這個結果是用來安撫山西百姓「未來打的疫苗是安全的」,並沒有解決問題疫苗在山西造下的罪孽——近百名山西兒童,致死致殘!
這一年,「三鹿奶粉」事發,吸引了全國的媒體火力,山西問題疫苗的媒體關注度也漸漸式微。

2009年,因三鹿奶粉事件,時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的孫咸澤受到行政記過處分。

倒楣的孫咸澤,蟄伏一段時間後,調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任副局長、藥品安全總監職務的時候,山東疫苗又出問題了。2018年2月,他被免職。

四、

2009年12月,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免職。

此時,紙已經包不住火,栗文元需要作為第二道防火牆出場了。隨後,為了安全起見,第一道防火牆田建國,也悄無聲息地把公司變更了名稱和法人:

2010年2月8日,北京華衛時代公司舉行了一次股東會議,決定將公司名稱變更為北京華夏德眾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田建國出讓39%的股權給趙保剛,出讓31%的股權給曹秀芬。法定代表人和經理則為曹曉剛。

而那個股東趙保剛,跟日後山東疫苗案也有瓜葛。

至此有兩道防火牆護體,背後的大魚們終於鬆了口氣:一個當事人失蹤,另一個當事人免職,你們這些不依不饒的被問題疫苗毒害的家長,還想咋樣?

2010年3月17日,時任《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在調查半年後,推出近兩萬字的長篇報道《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山西疫苗亂象調查》。

山西疫苗問題再次推向風口浪尖。

2010年3月19日,山西數位家長從呂梁、臨汾等多個地方趕到太原,希望能為自己或死或殘或病的孩子討一個說法。一位家長當天下午還來到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欲起訴山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北京華衛時代醫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不過法院未立案。因為那家公司不存在,公司的法人田建國也「失蹤」了。

2010年3月19日,舉報人陳安濤稱,他掌握了很多華衛公司違法違規的證據,一直在等待調查組,但沒人找他,陳濤安表示不怕壓力,一定要努力讓事件真相大白於天下。此前,他曾在博客中舉報了兩個官員,一個是李書凱,時任山西省衛生廳副廳長,另一個是栗文元,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原主任,已被免職。

2010年3月21日,衛生部派出8人專家組已抵達山西,協助指導當地開展調查工作。將對報道涉及的所有患兒將逐一進行排查。
同時,舉報者陳濤安和三名受害兒童家長收到恐嚇短信。短信稱,如果他們不再追究山西疫苗事件,將給他們五萬或十萬元;如果繼續「鬧」,可能花錢找人砍他們一條腿。

這一天,記者想採訪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時,卻被告知栗文元攜一家三口赴澳洲「旅遊」去了。在如此重要的時刻,一個當事人失蹤了,另一個當事人「旅遊」去了!

3月22日,山西政府舉辦發布會,官方說法稱:

栗文元在負責與北京華衛時代公司合作進入山西疫苗市場的問題上,沒有經過嚴格的招投標程序。省疾控中心聘任銷售方法人代表田建國為省疾控中心生物製品配送中心主任,違反了相關的人事管理規定。按照協議北京華衛時代公司應交50萬元風險抵押金,栗文元曾違規將其中27萬元購買小轎車個人使用,調查組介入調查後已糾正。去年底,栗文元已不再擔任省疾控中心主任職務。目前,未發現栗文元其他問題。涉及北京華衛公司與省疾控中心合作有關問題將由相關部門調查處理。

2010年4月6日,再開了一次發布會,公布了此次問題疫苗的調查結果:

第一,2006-2008年期間,山西省主要的疫苗可預防傳染病的發病水平總體不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第二,2006-2008年期間,山西省預防接種異常反應報告率沒有出現異常升高,在時間、地域、疫苗種類分布上也未出現聚集現象。疫苗異常反應報告發生率,未超過國內外監測報告水平。

……

結論「山西的疫苗乃至全國的疫苗是安全的,可以放心的接種,我想這是我們和廣大公眾最為關心的問題」

就這麼一錘定音,沒有人再敢有異議。

2010年5月12,因簽發王克勤的調查報告《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中國經濟時報總編輯包月陽被免職。

2010年6月9日,山西疫苗事件中消失了很久的重要當事人———攜全家去澳大利亞旅遊的、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再次現身。

他開著山西廳級幹部才能乘坐的行政車,在太原街頭到處亂轉。他還得意洋洋地說,正等著山西省衛生廳給他重新安排工作。而這輛車,就是山西省衛生廳給他提供的。

顯然,栗文元並未受到什麼處分。

2011年7月18日,《中國經濟時報》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職。

至此,曾經引起全國轟動的山西疫苗案,就這麼消失在歷史的塵埃裡。

五、

按下葫蘆浮起瓢,山西疫苗事件告一段落時,山東疫苗又出問題了,山東的問題卻跟山西疫苗案也有一定關聯。

2013年6月至2015年4月間,藥劑師龐紅衛先後在山東省聊城市、濟南市天橋區等地僱傭人員、租賃倉庫,從國內多地購進凍乾人用狂犬病疫苗、b型流感嗜血桿菌結合疫苗、乙型腦炎減毒活疫苗、口服輪狀病毒活疫苗及乙型肝炎人免疫球蛋白等多種藥品,存放在不符合疫苗等藥品冷藏要求的倉庫內,向山東省及國內多地買家銷售,並以「保健品」等名義通過不符合冷藏要求的運輸方式發送疫苗等藥品,銷售金額合計7497萬元。

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間,龐紅衛女兒孫琪在明知母親非法經營疫苗等藥品的情況下,參與從事記帳、收發藥品、辦理銀行轉帳等經營活動,參與的銷售金額合計4266萬元。

2015年4月,龐紅衛和女兒孫琪被抓獲。

2016年3月22日,針對山東疫苗案,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稱,9家藥品批發企業涉嫌虛構疫苗銷售渠道,「可能是造成涉案疫苗流入非法渠道的主要責任者」。河北省衛防生物製品供應中心名列其中。

河北省衛防生物製品供應中心的法人在一個月前還是趙保剛,他卻在快要查到他時,順利脫身卸任了法定代表人的身分。

這個趙保剛,也是北京華夏德眾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最大股東。而北京華夏德眾公司就是之前的北京華衛時代公司變更而來的,沒錯,就是田建國之前的公司,就是山西疫苗案涉案的那家公司。

2017年1月24日,這對母女分別被判刑19年和6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六、

雖然山西山東疫苗案都塵埃落定,但是其中的兩位神祕的普通人——田建國和趙保剛,卻都化險為夷逍遙法外。

詭異的是都那麼巧,在山西疫苗案東窗事發之前,田建國順利地脫身,他的公司還在經營,後來還變更過公司名稱,為什麼官方說他「失蹤」了呢?為什麼沒人查他呢?

趙保剛又是什麼身分?他能進入田建國公司,並獲得39%的股份,他在山東疫苗案事發之前一個月,跟田建德一樣,順利脫身,為何沒有人追查他呢?

至今,田建國和趙保剛仍然是北京華夏德眾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股東,他們每人擁有多家公司,且都在經營。

這兩位神祕的普通人,捅了那麼大的摟子,為毛還能明哲保身全身而退?他們背後的大魚落網了嗎?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7-23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