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假疫苗事件觸動中國 民眾選擇「不原諒」

【大紀元2018年07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綜合報導)疫苗安全事件被指觸動了中國的神經。在經歷了食品、藥品安全事故頻頻爆發的今天,民眾對中共政府紛紛表示失望,對安全事件表示不原諒。

7月19日,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長生生物)生產的狂犬病疫苗被曝造假。此后,其全資子公司和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生產的「百白破」疫苗舊案亦被翻出。

去年,長生生物生產的25.26萬支「效價不合標」的百白破疫苗被銷往山東;武漢生物生產的40餘萬支同類疫苗被銷往河北、重慶。而食藥監部門對疫苗效價不合格的原因、涉事批次疫苗的使用數量,以及對接種過疫苗者該不該補種等情況均未通報。有媒體指問,65萬支不合格疫苗被使用了多少?

百白破疫苗是百日咳、白喉、破傷風混合疫苗的簡稱,接種對象為3月齡至6週歲的兒童。由於以上藥企幾乎壟斷了中國的疫苗市場,很多家長查看孩子的「疫苗接種本」後,發現都被「中招」成為受害者。

假疫苗事件引發民眾憤怒。(微博截圖)

近年來,中國大陸屢次發生有質量和安全問題的「毒疫苗」事件,監管部門形同虛設,令家長們憂心忡忡、氣憤不已。

這一次,更多的家長選擇:不原諒!

@據扯:對不起,不原諒,不接受(道歉),也不給機會。只有倒閉退市一條路。然後讓靠譜的疫苗進來。我們不能再給他們機會了,給不起,給不了,連嬰兒都殘害的公司不配享有任何原諒,請轉發請支持。

網民紛紛轉發:「對國家失望透頂!有假貨,我們可以原諒!但是假疫苗我沒有辦法原諒!那麼多的檢測部門,從車間到小孩的身體,疫苗得經過5-6個部門的檢測,居然還能進去小孩的身體!這群垃圾,沒有一個有職業道德,有責任心的!」

網傳熱文《假疫苗事件,這次我們不原諒,不接受道歉……也不給任何機會!》稱,「不要以為這只是一起簡簡單單的事件,它已經突破了人類的底線,戳破了道德的約束,踐踏一切的法律,違背一切的公序良俗的價值觀。」「不要再謙卑的致歉了,魔鬼是不會被同情和原諒的。」

假疫苗事件引發民眾憤怒。(微博截圖)
假疫苗事件引發民眾憤怒。(微博截圖)

面對信任危機,中共再次演起了自救戲。

7月23日,長春市長春新區警方對長生生物生產凍乾人用狂犬病疫苗案立案,涉案人員公司董事長高俊芳和4名公司高管被帶走。

德國之聲中文網披露,重慶市民「啟靖」發現自己的孩子不幸接種了長春長生的問題疫苗,隨即在網上發帖呼籲「成立重慶地區假疫苗受害群眾維權組織」。然而,帖文發出不久,「啟靖」家中的網絡即被中斷,還被登門造訪的警察帶往公安局。

「啟靖」在貼中呼籲「每一個父母都應該勇敢的站出來」,「作為父母可以給不了他(她)們榮華富貴,錦衣玉食。但是我們不能不給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權。」

23日剛獲自由的「啟靖」通過電話對德國之聲表示,重慶是長春長生疫苗的重災區,但當局到目前還沒有任何說法。「啟靖」透露,「他們主要的意思就是,不要把矛頭指向黨和政府,而是要指向生產假疫苗的企業。」

BBC中文網報導稱,「疫苗」事件觸動中國神經,引發又一場信譽危機。一樁舊案引起如此巨大的公眾反響,恐怕是監管當局始料不及的。

報導稱,問題疫苗如此轟動輿論,與中國近年來一再出現的大規模藥品、食品安全問題有直接的關聯。海外採購奶粉,可算中國消費者對本國嬰兒奶粉不信任的最好表現。而疫苗接種,特別是嬰幼兒的疫苗接種,是關係到個體健康和一個國家整體素質的大問題。

文章試問,如此重要容不得疏忽的問題,本次中共當局的處理會有所不同,結果也會不同嗎?

疫苗受害維權者被中共長期打壓

問題疫苗發酵之際,網友發現,曾經因為「三鹿奶粉」被處理的孫咸澤(國家藥監局原食品安全監管司司長)已於2012年升任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成為藥品安全總監、總管疫苗。而三聚氰胺案爆料人蔣衛鎖遇襲身亡。曝光山西疫苗事件後,記者王克勤最終離開記者這個職業,主編包月陽調離。

此外,中共對當年出手幫助毒疫苗受害家長的維權律師進行打壓,唐荊陵就是最早的一批維權律師之一,目前正關押在中共的大牢內。很多維權家長也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就在此次疫苗事件曝光半個月前,網上流傳一封《全國疫苗致殘家長致國務院辦公廳的聯名信》,稱「來自五湖四海的疫苗致殘家庭,正在遭受二次碾壓」,請求解決前期治療的困難和停止維穩迫害

維權張凱律師,2009年曾幫助毒奶粉受害者,2010年幫助毒疫苗家庭。

張凱近日撰文表示,當年代理毒奶粉案,法院不立案,受害人到衛生部抗議被拘留,有人被以「尋釁滋事」被判刑2年。2010年春天,他和十幾位律師、記者一起研討山西毒疫苗事件,但相關文章「很快被外星人劫持」了。「那一年,我見證了很多當事人,他們的孩子在打完疫苗之後,有的忽然抽搐,有的死了……。」

張凱律師作出假設稱,如果2010年,那些報導的記者、律師不是被打壓,而是得到榮譽;如果法院大膽的開庭審理,受害人得到高額賠償;如果那些自發組織起來的NGO組織,可以自由的發揮他們的功效……但,這一切都只是假設。把這些假設翻譯成政治與法律詞彙就是:新聞自由、司法獨立、主權在民……

張凱律師指問,「問題疫苗難道真的只是疫苗問題嗎?」

《南方都市報》的調查報告《疫苗之殤》曾披露,中國是世界疫苗事故最多、最慘的國家,每年至少都會有超過1000個孩子患上各種疫苗後遺症,或死或殘。該文早已被刪除。

張凱律師說,「八年前,我們把毒疫苗的帖子刪乾淨了,以為疫苗問題解決了。但問題疫苗只是換了一個省。而且,這或許只是剛剛開始。」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祕書鮑彤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一切責任應該是共產黨。因為黨領導一切。既然黨領導一切,在黨的領導之下,發生這樣的問題,當然應該由黨來負責。

鮑彤說,「所謂負責任,就是嚴肅承擔法律的責任,因此在假疫苗的問題,與其說是企業問題,不如說整個被告應該是中國共產黨。你只想領導一切的光榮,卻不想領導一切的責任,不願意在一切罪惡面前當被告,這不是笑話嗎?」#

責任編輯:高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