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疫苗之殤 說真話的記者去哪裡了

北京《中國經濟時報》首席記者、被譽為中國「打黑記者第一人」的王克勤於2011年7月18日被停職,他領導的以深度揭露黑幕而聞名的「調查報導部」被解散,他獲報社分配的房子也被收回。(王克勤微博)

人氣: 321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連續幾天,人們對長春長生假疫苗事件的關注度居高不下,輿論一片憤怒聲討。強烈的民憤促使中共領導人做出批示,昨天(7月23日)正在外訪的習近平要求「以猛藥去痾、刮骨療毒」的決心,一查到底,嚴肅問責;李克強在前天夜裡批示,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

李克強表態後,「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都沒有在當天報導。中共政府網站更是蹊蹺,報導中用了一張李克強在2016年的照片做配圖。那是他在山東毒疫苗事件後做批示「徹查到底,絕不姑息」的照片。

不知道中共政府網站是什麼用意,《蘋果日報》指出,這是對李克強的最大諷刺。李克強去年說「疫苗質量安全,是不可觸碰的紅線」,可是這條紅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觸碰,道德底線也是一再突破,只有更低,沒有最低。

完整視頻:

點擊下載視頻

再來看中共的「徹查」目標,究竟是針對那些沒有道德底線、喪失人性的黑心企業,還是報導事件真相的記者?還是為民眾維權的律師?再或者是討要真相的百姓?是對誰「絕不姑息」呢?

這次領導批示後,替罪羊很快被拋出了幾隻,黑幕越揭越多。人們發現當初管奶粉的領導竟然沒有卸任,現在管疫苗了。

維權律師張凱寫了一篇文章《都在一條船上》,文中說,「當初的疫苗問題沒有解決,管疫苗的人也沒有解決,但是提問題的人都被解決了。」

他回顧了2010年為山西毒疫苗事件家屬們維權以及後來的簡要經歷,發在微信公號上後迅速被瘋傳,短時間內得到了上限的30萬元人民幣的打賞。不過現在已經被網管部門刪得乾乾淨淨,張凱律師的微信公號也被封鎖了所有功能。

文中介紹2010年那次山西毒疫苗事件,很多孩子在打完疫苗後,有的忽然抽搐,有的死了⋯⋯隨後的8年,張凱律師經歷了人生的各種起落和變故。當年披露山西毒疫苗的記者王克勤被報社「下崗」(失業),總編包月陽被免職。

王克勤2010年曾發表《山西疫苗亂象調查》。圖為山西「問題疫苗」核心當事人、失去愛子的柳林縣農民王明亮和受害家長在法院門前擊鼓鳴冤要求立案。(王克勤博客)

王克勤原是《中國經濟時報》的首席記者,也是國內最早揭露疫苗問題黑幕的調查記者。幾年前他曾經對採訪媒體說過一句話:「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東及全國必出問題!」王克勤一語成讖,今天的事情印證了他的預言。

也算不上一語成讖了,正如張凱律師發問:問題疫苗難道真的只是疫苗問題嗎?把毒疫苗的帖子刪乾淨,疫苗問題就解決了嗎?《南方都市報》2013年曾在調查報告《疫苗之殤》中披露,中國是世界上疫苗事故最多、最慘的國家,每年至少有超過1000個孩子患上各種疫苗後遺症,或死或殘。只不過現在從當初的山西,蔓延到了全國,或許只是剛剛開始。

原來在大陸媒體從業者中,還有一些良知尚存、敢說真話的記者,他們還能做一些調查報導,還原一些事情真相。「三聚氰胺事件」、「甬溫動車事故」等,當時都有一些活躍的調查記者挖掘事件真相。

但三鹿奶粉事件到現在已經有10年,特別是近幾年,曾經這些挖掘事件真相的記者們逐漸從輿論場消失了。一旦風波再起,除了民間的「竊竊私語」和官方媒體的掩蓋真相,再也沒有第三個聲音出現了。

疏理長生假疫苗事件,是一位長生老員工實名舉報,然後自媒體人「獸爺」一篇《疫苗之王》加速了事件傳播。一夜之間幾百萬的點閱量,如果不是被緊急刪除,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閱讀。這樣的公共安全事件,只能通過自媒體大V傳播,也是中國人的悲哀。

大家想想看,疫苗的生產、監督、審批、銷售等諸多環節,涉及到一系列的安檢部門,不是簡單花錢就能打通的,長生生物股東高俊芳 、杜偉民和韓剛君,三個人掌握全國疫苗的半壁江山,沒有大的靠山,怎麼可能做得到?怎麼可能多次出問題、年年被舉報卻無人能夠撼動呢?

假疫苗爆發前,高俊芳兒媳在網上高調炫富。(網絡圖片合成)

現在習近平、李克強都說要徹查到底,百姓都在關注,是不是真的能揪出「疫苗之王」背後的靠山,還是說現在的表態要成為下一次事件的「作秀」配圖?

其實就是揪出大靠山,也只是解決表面問題。就像一個人生病,是因為體內有「病灶」,得把那個「病灶」除掉,病才能好。大陸這種惡性公眾事件不斷發生,是因為在中共體制下,人心已經被中共帶得魔變了。要想徹底解決問題,只有解體中共,回歸傳統,否則再怎麼處理個人,都是治標不治本。

「誰家沒個孩子,誰能避免被狗咬一口呢?」這是張凱律師文中的一句話。在疫苗面前,每個人都是在同一條船上,沒有看客,沒有吃瓜群眾,包括中共從上到下的官員,也包括很「愛國」的那些青年。

大家都發現,這條船已經被蟲子給盜出了洞,船在漏水。驚恐之餘,想要找調查記者和維權律師,來幫助討要說法,但是人們卻找不到了。張凱律師說,「他們在哪裡,自行谷歌吧。」#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8-07-25 4: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