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廣州市「李一哲」炮打文革的鬧劇

作者:古玉文

(網絡圖片)

人氣: 112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5日訊】今天的中國人都明白,與中共謀民主無異於與虎謀皮。但能認識到這一點,很多人是付出過血的代價的。

文革中,敢向中共公開表達民主與法治思想,確屬難能可貴。一些人儘管歷經磨難與瘋狂,本性上依然質樸純真,「位卑未敢忘憂國」之情懷悠然,依稀可見。但歷史無情地告訴人們:對中共希望有多大,失望和受害就有多大。

文革後期,喧噪海內外的廣州市「李一哲」炮打文革無法無天大字報事件,向人們訴說的就是這樣的一則真實的故事,故事的主角之一叫李正天

李正天:迷信中共宣揚的「大民主」

「李一哲」中的「李」——李正天,如今是個哲學藝術家。常年穿長袍,光頭且蓄鬍須,有點藝術家特立獨行的風格。如今的他,基本不關心政治問題。

但四十年前的李正天,是個熱衷聽中共號召、迷信群眾運動救國的熱血青年。

「『文革』爆發時,我是廣州美術學院四年級學生,當過廣州紅色造反司令部『吶喊』兵團的頭頭。那時,我反對林彪、康生、黃永勝這夥人,寫過一張大字報《炮打黃永勝是對他最大的挽救》。因為這事,1968年夏,我被通緝,從武漢抓回廣州監禁。」【1】

「九一三事件」後,李正天因反康生的「罪行」,被押送到廣東省人民藝術學院邊勞動邊審查。1973年底,中共的四屆人大召開前,李正天和廣東廣播電台技術部副主任郭鴻志等人,合作寫了《九個問題》、《反態度定性論》、《反執法唯我主義》、《關於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法制》等文章,他們準備把這些文章以及對海南島等地在「文革」中大規模屠殺群眾的調查材料,寄給毛澤東和全國人大,結果被扣查,定為「反動油印品」。

按照李正天自己的話說:「我不安分,只要有一點點自由,就開始活動。我和(當時是)幾個人經常在一起討論社會問題。我們都認為,當時社會主義法制不健全很危險,想打倒誰就打倒誰,想剝奪誰的權利就剝奪誰的權利,這種無法無天的狀態很可怕。民主與法制,這個飽含著『血和淚的命題』一定要向毛澤東和周恩來上書。」 【2】

「『文革』初期,我迷信群眾運動天然合理,迷信所謂的『大民主』。」【3】

江青怒批:最反動的文章

1974年11月10日,廣州鬧市區北京路口張貼了李正天與陳一陽、王希哲、郭鴻志等人共同書寫的《關於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法制——獻給毛主席和四屆人大》大字報。大字報共67張白報紙,長達2.6萬字。大字報署名「李一哲」,從李正天、陳一陽、王希哲三個名字中各取一字而來。

大字報圖文並茂、文字書寫具有美術功底,依據文革迫害調查事實材料,引經用典,有理有據,對文革的非法手段和黑暗社會現實進行了揭露與控訴,同時提出頗具理論性的關於實現民主與法制社會的建議和主張,圍觀人群不分晝夜,有人挑燈夜讀,街頭巷尾人們熱議大字報、傳抄大字報語錄。

在「批林批孔」運動高潮中,李正天積極參與,時任廣東省委書記趙紫陽曾指示廣東省委機關報《南方日報》,任命李正天為該報「社會問題調查員」, 大字報中的「僅廣東一省被殺害革命群眾、幹部就近四萬人,被關、管、鬥的革命幹部、群眾上百萬人」是有調查依據的,曾在《南方日報》上陸續刊載,大字報在寫作過程中,參考了兩百多人的意見。這讓日後的批判者們大為尷尬。大字報引起文革中被壓制一方的群起支持,空白處寫滿了「說出真正問題!」「表達了人民的聲音!」「向李一哲致敬!」的讀者批語。

廣東美院領導緊急找到李正天問話:大字報中的「堅持頑固派的林彪主義」說的是誰?李毫不掩飾:江青他們!

事情很快傳遍廣東、全國以至海外,反對者與支持者同時受到震撼。廣東省上報中央要求定性,李先念親自披閱,批語「反動透頂、惡毒至極」。紀登奎親到廣州定性「李一哲」大字報為「反革命事件」,廣東省不得不下令批判。李正天被看管,陳一陽逃匿,王希哲「進京告狀」。

江青看到大字報,怒批其為中共篡政後「最反動的文章」。事情傳到了文革總後台毛澤東那裡,畢竟是到了文革的後期,毛澤東正尋找文革的替罪羊。毛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廣東出了個李一哲是件好事!」也因毛表態曖昧,從上到下,很多人對事件持騎牆態度,使得後面的批鬥會也極富戲劇性。

一百多場批鬥會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關於廣東全省發動的李正天批鬥會,當時在北京、廣州和港澳地區流行一句話:「上面發了話,對李正天不要抓、不要殺,讓他講話,看你們有誰能把他駁倒。」【4】這就與文革先前流行的批鬥會表現出了諸多不同的戲劇化特點來:

首先是,武鬥時有「保鏢」保護。在100多場批鬥會上,70多場成了武鬥會,李因為不低頭、不認罪,一上台就遭到暴打,萬人群中有人衝上台對他拳打腳踢。廣東省委領導不得不派人來防止人被打死,通常有8個人「保護」著李正天。

其次是,批鬥會變辯論會,一邊批鬥一邊辯論。萬人會上,台下聲嘶力竭,台上李手持麥克風發表演講,常常是把批鬥者辯得啞口無言,批判者吃力時就關掉李的擴音器。各個單位要事先找省委預約批鬥日期,專車接送李。有的還要搞彩排,請人扮「李正天」,提前準備辯論應急預案。

最具嘲諷意味的是,批鬥會無意間達到的「扛著紅旗反紅旗」的辯論奇效。李正天那時比較迷信中共,內心根本沒有「反紅旗」的意識,那為什麼能把專家、教授駁倒呢?因為他熟悉馬列毛著作,辯論會上,他拿出的是共產黨紙上說的那面「紅旗」,批鬥者舉起的是現實運動中的那面「紅旗」,共產黨說一套做一套,今天這麼說,明天那麼說,本身就自相矛盾,虛偽至極,經李正天這麼一根筋一較真,批鬥會演繹成了共產命題證偽辯論會。

比如在一次中山大學組織的批判會上,當局邀請老工人憶苦思甜,控訴「舊社會罪惡」,回憶過去的「悲慘生活」。李正天因勢利導,站起來很沉痛地說:「老伯伯,我們貼大字報,搞批林批孔,正是要防止舊社會的悲劇重演。要是不將林彪體系批倒,中國人民又將回到舊社會中。」老工人連連點頭說對,搞得眾人哄堂大笑,批判會只好草草收場。

廣東省專門印發署名「宣集文」的批判長文,下發省委各單位,人手一冊,勒令要求大中學校「若批不倒李一哲大字報,不准畢業」。 「李一哲」又先後發表了《反批判書》、《一評宣集文》、《二評》、《三評》、《四評》、《五評》、《25個問答》等系列文章,印發並公開貼出來。

這並不是中共真正的民主了,而是文革末期,中共借「李一哲」事件開始轉變鬥爭風向了。

文革結束 秋後算帳

中共善於秋後算帳,這是那個年代一時還看不清中共真面目的人們,所始料不及的。

「李一哲」大字報對中共的四屆人大會提出了六點要求:一、制定法律「保障人民群眾的一切應有的民主權利」;二、採取措施「限制特權階層」;三、採取措施保障「人民群眾對黨和國家的各級領導的革命監督的權利」;四、制定條例嚴禁拷打、誣陷、草菅人命以及其它形式的「法西斯專政」;五、政府和黨的政策不要經常改變;六、實行「各盡所能,按勞分配」的原則。

「李一哲」表示,這些要求「絕不是異端於馬克思主義體系之外的東西,我們只不過是企圖以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武器,去對林彪體系的影響、禍害所及作一番認真的清理罷了」。在「李一哲」的討伐檄文中,有一個代表正確革命路線的「毛澤東體系」,還有一個代表法西斯的「林彪體系」。「李一哲」說:「六年前林彪體系的確立,無疑破壞了毛主席的那一套。」

「李一哲」大字報將文革的殘酷和無法無道算在了「林彪體系」身上,無論是出於策略,還是認知有限,在當時是相對安全的,同時也是「李一哲」言論相對自由的現實基礎,在中共反右傾翻案風中,給鄧小平等人起到捧腳和站台的作用。「李一哲」思想本身,也得到趙紫陽的些許默認。

但「李一哲」大字報主張的民主與法制,起到的「扛著紅旗反紅旗」的作用,著實點痛了中共的敏感神經。

1976年10月 「四人幫」被當作「文革」替罪羊而下台,那時,趙紫陽已經離開廣東。在清查「四人幫」運動中,「李一哲」問題反而升級了。1977年12月廣東省第五屆人大會上,中共公開宣布「李一哲」是反革命集團。罪行帽子是「四人幫大亂廣東的社會基礎」。李正天被押往粵北礦區石人嶂鎢礦石坑井下「安全措施小組(搶險隊)」接受監督勞動改造,遭到輪番殘酷武鬥,血淚交加。陳一陽、王希哲、郭鴻志等其他人或者被投進監獄,或者被監督改造,受牽連者達30人左右。

其實,「毛澤東體系」就是中共體系。林立果在「571工程紀要」裡是這樣評價毛澤東的:「戳穿了說,在他手下一個個像走馬燈式垮台的人物,其實都是他的替罪羔羊。」

平反與內控

習仲勳接手廣東後,因有過「寫小說反黨」而被迫害的親身體驗,對「李一哲」多有同情,上任後第一件大事就是為「李一哲」平反。此前,幾位外國政要訪問北京時向鄧小平發出呼籲調查「三名前紅衛兵受囚禁事」,鄧小平答應調查。

1978年8月,李正天在獄中給習仲勳寫申訴書,並絕食一週抗議,8月15日被釋放出監獄。平反大會召開前,習仲勳兩次會見「李一哲」成員。廣東省委定於1979年2月5日在友誼劇院召開平反大會,李正天等幾人心有疑慮和不滿:「文革」中批鬥,開了那麼多次的萬人大會,定罪也是在一個全省大會上,平反怎麼能安排在友誼劇院這麼小的地方?再有,一把手習仲勳不出席平反大會,那幾個整過我們的領導以後有反覆怎麼辦?

儘管當時的「李一哲」們不能看清中共是一切動亂和冤假錯案的製造者,但對中共培養起的官僚的整人手段,都有著相當戒備的心態,直覺也好,經驗也罷,「李一哲」們感覺到,中共不可能就此善罷甘休。

習仲勳離開廣東後,對李正天的「內控」和封殺就全面展開了,「內控」自始至終是無法規、無紅頭(文件)、無白頭(講話稿),只有口頭(指示)。不准升級、不准評職稱,書畫作品不能公開懸掛,當年抓捕李的省市要員多次公開指出:「李正天這種人,在『文革』中從左的方面反對我們,現在又從右的方面反對我們。」內控指示一直執行到2006年。

結語

共產黨操作手冊中的「民主和法制」,如果你相信,它騙你沒商量,如果你問它伸手要,兌現你的一定是專政。不拋棄中共,用中共的方式救國、治國,無論你是大人物還是小人物,賠上你的榮辱沉浮,你的追求最終還將如幻泡影。

資料來源:
【1】【2】【3】李正天:文革結束後習仲勳如何評價社會「非毛」現象?
【4】余宏檁:「『李一哲』事件始末」,中共廣州市委黨史研究室,2011-11-04

責任編輯:李天琦

評論
2018-07-27 6: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