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不自由是被誰綑綁了?

作者:Ines

芒種一詞,始於《周禮》:「澤草所生,種之芒種。」東漢鄭玄釋義曰:「澤草之所生,其地可種芒種,芒種,稻麥也。」芒種時節,正是收麥養稻之時。(Fotolia)

    人氣: 359
【字號】    
   標籤: tags: ,

有個有趣的隱喻故事:「小女孩跟爸爸去看馬戲團表演,結束時爸爸帶小女孩去馬戲團的動物區看剛剛表演的那些動物。小女孩很納悶地問爸爸說:『爸爸,大象這麼大!為什麼會被一根那麼小的木頭上面的繩子綁住?那個比大象的腿還小一半的木頭,大象的鼻子應該一下子就可以拔起來了!為什麼大象不跑?要被綁在這裡呢?』爸爸隨著女兒的話語也認真看了一下那畫面,的確,木頭是綁不住大象的,這到底怎麼回事?爸爸就問了一旁的訓獸師:『師傅,請問你們是不是有對大象進行什麼特訓?讓牠這麼乖巧地待在原地,不會掙脫繩子亂跑?』小女孩這時聚精會神看著訓獸師,等待神奇的技巧與答案。訓獸師看著這對父女,大笑著說:『什麼技巧都沒有!這隻大象在剛出生不久還是小小象時,就來到馬戲團,那時候就是用這根木頭跟繩子綁住牠,一開始小小象會努力想要掙脫,但牠試了很久都沒有成功,後來牠就放棄了。雖然牠慢慢地長大,體型變這麼大,但是牠後來都沒有再試著掙脫了!』」

在我工作中,常會有個案的處境跟這隱喻故事的情節相似,看著一個成人講述著他被困住的難題,內心就跟那隻小小象一樣,自覺無能為力掙脫現況……。那該怎麼辦呢?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真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現在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適合的人、事、物綑綁,身、心的成長可以是對等的。

很多人問我怎麼辦?怎麼做?甚至有人問我,自己的家人在這樣的情境中,我有方法可以協助他嗎?我試著用文字說說看這在生命中需要實際操作練習的課題。

檢視自己 活出不同

我們可以依序來檢視自己的情況:一、問問自己,我對自己的認識有多少?這個個體內在所有的想法與意圖,我是否真的瞭如指掌?二、這就是我嗎?我真的就是這樣?我想要我就是這樣嗎?三、我有多害怕跟擔心改變,它會把我帶到怎樣的未來?我對於要適應新的情況是很恐懼的?四、如果我現在已經過得很不爽、不自在、不舒服、不像自己,改變會比現在更糟嗎?

以上這些問題,是面對與認識自己最基本的入門問題,如果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在,你會有機會看見自己現在過得如何?這樣的情境與生活是你渴望的,還是被綑綁的?若你每天活在忙忙碌碌又不舒服的生活中,認真地把下面這問題放在心上:「這一切是真實的嗎?」在你自己的心裡、有空的時候、面對到問題的時候,把每個問題反覆地用這句話問自己,漸漸地你會聽到你的心給你的答案,你會發現自己不是之前以為的那樣。那麼,我是什麼樣子?這是接下來要去面對的第二階段;也就是說,當你真的認清了自己的所有樣貌並接受了自己,才能讓自己活出不一樣的生活。

認識、看見進而接納自己

接納自己的現況有多難?舉例來說,前天在一個工作坊,有個個案抽到青蛙這個力量動物,他問我這動物是什麼意思?我回應要提醒他的訊息是:清理你內在的垃圾。從一開始個案看到自己的動物是青蛙,他就進入了抗拒的歷程,直說這是蟾蜍不是青蛙、這個顏色不是青蛙、我不喜歡這個動物……;在團體進行中他多次跟我說他抽的不是青蛙,甚至介入每個分享自己動物的成員說,你的動物比我的好……,最後他表示他要最後才做分享。在團體即將結束前,他很認真地再一次問我說,這個動物要跟他說的是什麼?我說:「清理你內在的垃圾。」他笑著看我說,真的,他內在有好多混亂又髒的東西,他覺得需要清理。他現在還沒做到,但他想做!這個簡單的例子如同前面所述,展現了人在成長時要面對自己的一個過程,我們都是在這樣的道路上認識自己、看見自己進而接納自己。如果不願意面對,就永遠不會走到接納,就長不出力量拯救自己,就如同把自己關起來像小小象一樣動彈不得!

專欄作家

▍Ines

身心靈工作者。生命就是體驗,唯有愛也只有愛!

勇氣、決心、誠實、豐盛,成為完整的自己。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6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學時看過一部電影《大吉嶺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電影主要講三個情感疏離的兄弟,於父親葬禮後決定前往大吉嶺旅行。當時深為電影中混亂的奇異世界所吸引,也對搭乘印度40多節車廂火車的長途旅行很嚮往。雖然電影並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嶺拍攝,但為了一圓旅行夢,我決定來趟大吉嶺火車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 時下許多廣告常會訴求各種感官經驗的提升,例如:美食廣告滿足我們對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產品滿足我們在視覺、聽覺的享受。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是文明進步的動力,但不禁讓人想問,究竟要滿足到什麼程度才夠?是否有絕對的滿足點?
  • 故事改編自知名福音樂團「憐憫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長經歷,童年經常遭父親拳打腳踢,母親丟下他另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親相依為命。看似是許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卻仍能發揮所長,透過歌聲將內心受到宗教的感動傳唱而出。但當他寫出療癒千萬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獲得全世界的認可,心裡依然渴望一個人的掌聲。
  • 通常提到義大利,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便是文藝復興發源地;徐志摩深愛著並獻給她美麗名字的「翡冷翠」;或是曾經無比強盛、幾乎占領整個歐洲的羅馬帝國;接著便是舉世聞名、一生一定要造訪一次的威尼斯面具嘉年華。
  • 法國街頭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街頭藝人,各個身懷絕技。來法國前對街頭藝人這個行業充滿了幻想:是藝術家,又能到處旅行;把歡樂帶給別人,又能賺錢;工作時間自己決定,又沒有頂頭上司。這種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戲劇工作,總是在場與場之間不斷地轉換。上一場,妳是17歲的妙齡年華,等著雀躍、等著欣喜;下一場,也許就是一個遲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無奈失去。換場的過程,除了仰賴整體造型給予的專業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澱、想像,為擔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積的脈絡,甚是關鍵。
  • 於嘉義縣東石鄉外海的外傘頂洲,是台灣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國土」之稱。因受到波浪及季風影響,隨著時代變遷而逐年漂移,仿如無時無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時候,牠們才是人類真正的靈魂伴侶,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面對渾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離的子女,撫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對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愛、充滿活力,相較於原著中作者較為溫馨的畫風, 真人動畫似乎更符合大眾想像,也更符合「現實」,設定與原著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鄉間一棵大樹底下的窩,父親卻被外來居民殘忍殺害,母親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類,但電影將故事集中於母親離世後的挑戰,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獨自帶著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雖養成他一肩擔起責任的好習慣,卻也變得自負,並多次陷入危機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