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氣: 76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採訪報導)「當我聽到妹妹被判刑4年,猶如五雷轟頂。」蔣煉嬌說,妹妹蔣立宇被中共非法判刑4年!她今年26歲,關監獄4年出來就30歲了。

她說,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只因一個善良的行為,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卻被中共這樣殘酷的剝奪了。

蔣立宇如今的處境讓姐姐揪心,蔣煉嬌也擔心家人的處境,「我不敢告訴爸媽。因為我爸爸現在中風了」。「不知這樣的消息,爸爸得知後會是怎樣的傷心。本來他正需要人照顧,中共的迫害讓這一切雪上加霜」。

蔣立宇。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蔣立宇。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法輪功學員蔣立宇、田豐及單珊被中共非法判刑

祖籍湖北的蔣立宇,原在北京一家教育機構工作。2017年5月13日晚上,她和法輪功學員田豐及單珊,在北京街頭張貼揭露「天安門自焚假案」的不乾膠貼紙,被非法抓捕關押至今。據大陸媒體報導,蔣立宇、田豐及單珊分別被非法判刑4年、3年6個月、4年,並都被罰款人民幣五千元。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於1999年7月發動對上億法輪功修煉民眾的殘酷迫害;江澤民集團還於2001年1月23日,自導自演拍出「天安門自焚案」,但「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聲明指: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

北京貼傳單 26歲女孩蔣立宇遭中共非法判刑
蔣立宇(右)和姐姐蔣煉嬌(左)。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因中共的持續迫害,法輪功學員蔣煉嬌離開了大陸。蔣煉嬌說,妹妹被關押一年多,親人無法前去探視她,也不知道她在裡面如何了。聽律師說,如果轉到監獄,可能會轉回老家那邊的監獄。但是據了解,湖北省的監獄都很邪惡。更殘忍的是那個地方,也是她的父母曾經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地方。「我的擔心又一次加重了。妹妹倔強的脾性,不會輕易屈服的。不知未來又會如何」。

談起妹妹,蔣煉嬌說,「蔣立宇愛美,這個年紀正是她綻放青春的時刻,只因為她想要告訴中國老百姓法輪功真相。她只是因為去張貼天安門自焚偽火傳單,就遭到北京市石景山法院4年的非法判刑。天理何存!」

代理律師當庭為蔣立宇做無罪辯護

法輪功學員蔣立宇一案,今年1月3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區法院非法開庭,代理律師當庭為蔣立宇做無罪辯護,蔣立宇也在庭上陳述修煉法輪功的心得,並為自己辯護。當天沒有宣布判決結果。蔣立宇的代理律師梁小軍表示,蔣立宇在法庭上表現的非常好。

梁小軍說:「蔣立宇回答問題,然後講法輪功的信仰、信念,還有她的想法,都說得非常好,說她在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因信仰法輪功被抓走,孩子在家裡受了很多苦,但是父母信仰法輪功,教她做一個好人,她就這麼堅持下來。她覺得法輪功確實帶給她身心很多的變化。蔣立宇說,她不認為法輪功是X教。」

蔣立宇被以所謂的「利用X教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梁小軍當庭為蔣立宇做無罪辯護。梁小軍說:「我認同蔣立宇的觀點,她就散發法輪功宣傳品,她也是一個善良的願望,沒有破壞法律實施。蔣立宇自己也說,中國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有信仰自由,有憲法賦予她的權利。」

蔣立宇。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蔣立宇。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蔣煉嬌說,妹妹是那種認準對的事情就一定會堅持的人,她為妹妹的行為感到驕傲。畢竟現在年輕人能為真理而付出的並不多,尤其是在紙醉金迷、道德淪喪的大陸。妹妹任憑紅塵有多污濁,她依然像出污泥的蓮一樣聖潔不屈,這種行為難能可貴。「我相信她和我想的一樣:這一切堅守都因為法輪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的教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蔣煉嬌勸迫害法輪功者及早醒悟

蔣煉嬌關心大陸同胞遭中共謊言矇騙,她說,記得在給關押妹妹的石景山看守所打真相電話時,「對方不斷地罵我,還有罵我們的師父。在那樣邪惡的地方,我曾得知妹妹仍舊堅強,仍做著我們該做的事情,甚感欣慰。她有一顆金子般的心」。

對於那些仍舊參與迫害的610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以及各級公安、檢察院、法院等,蔣煉嬌奉勸迫害法輪功者及早醒悟:「請善待法輪功學員,你們也是在選擇自己的未來」。

蔣煉嬌的朋友,在今年6月20日美國華盛頓大遊行中幫助聲援蔣立宇。(蔣煉嬌提供)
蔣煉嬌的朋友,在今年6月20日美國華盛頓大遊行中幫助聲援蔣立宇。(蔣煉嬌提供)

蔣煉嬌還說,這次讓她吃驚的一點是主審妹妹的法官牟芳菲。她是個女的,可能年歲不太大。「有一次我曾經打通過她的電話,但是後來再也沒有打通過。她的電話始終是盲音。別人告訴我,她肯定是害怕不敢接。我也特別想要對她說一句:無論你如何躲電話,你做的事情都會被記錄下來」。

營救蔣立宇展板。(蔣煉嬌提供)
營救蔣立宇展板。(蔣煉嬌提供)

「當得到妹妹被判刑的消息後」,蔣煉嬌說,她在中共的媒體上看到了相關報導。隨後詢問了律師,律師告知,法院宣判時,自己並不在場,也不知情。這算是祕密宣判吧!一個完全無罪的案子,卻被錯判至此。「我似乎看到了那些劊子手臉上邪惡的獰笑。可是它們卻害怕接聽任何一通告訴他們真相、質問他們實情的電話」。

蔣煉嬌思念妹妹

蔣煉嬌說,因為中共的迫害給爸爸造成極大的傷害,他現在不敢接聽我的電話,說害怕中共監聽,又害怕中共再次把家裡的手機做手腳。蔣煉嬌今天(26日)聯繫不上父母,「在父母最需要的時候,中共又插一腳」。

蔣立宇(前)和姐姐蔣煉嬌(後)。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蔣立宇(前)和姐姐蔣煉嬌(後)。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蔣煉嬌告訴記者今年過年前,她夢到蔣立宇並寫下對其的懷思,「妹妹,今早打盹的時候,夢見你了!」「就連過年見你一面都成了奢望。今年過年,不知你能否被釋放啊,我多麼希望你能回到爸媽身邊,跟他們一起過年……他們畢竟老了……」「還有那元宵節的湯圓,基本都是我們倆包的。現在他們又要自己包了,還是說他們連包都沒包,因為我們沒回家?」#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