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堅:逃逃逃 逃離中國與逃離中共

2018年7月4日,北京烈日下疾走的行人。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氣: 195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7日訊】7月盛夏的中國,驕陽似火卻蓋不住父母們心頭燃燒的怒火,中國家長們對於假疫苗的痛恨和憤怒,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這一針假疫苗,真的讓中國人痛醒了:一直都逃避,逃避,只是,何處可逃?

疫苗之殤,在中國已經成了常態。

2010年,山西毒疫苗曝光,曝光的記者編輯被解決(下崗免職)。2016年,山東200萬支問題疫苗案曝光,疫苗受害兒童的家長們維權被解決(刑拘判刑)。

今次的假疫苗,中共最高層又發出指示,下令一查到底,給人民一個交代。只是,在中國第N次爆出疫苗醜聞後,中共第N次的嚴查表態,已經讓人們提不起絲毫的信心。

從毒奶粉到假疫苗,在中國,中共向來不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嚴查,查的是傳播真相的熱心人,是遭受侵害的受害人。交代,則被民眾譏諷為「膠帶」,用膠帶封口。

中國人通過一篇篇熱傳的網文發出了自己的聲音:假疫苗事件,這次我們不原諒。「它已經突破了人類的底線,戳破了道德的約束,踐踏一切的法律,違背一切的公序良俗的價值觀。」

這一次的假疫苗,痛得令中國人對現實不再抱任何希望。

互聯網上洶湧的民意中,中國主流階層的第一選擇不再是「求變」,而是一心想著「逃離」。

逃離中國

假疫苗事發後,據說很多家長的行動流程如下:

1. 看新聞,轉新聞;2. 找疫苗本,看生產商:3. 找進口疫苗攻略,找港澳接種攻略;4. 查看移民廣告,研究移民攻略;5. 查看個人存款,然後發現——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這是個不是段子的段子,是絕大多數中國人面臨的現實。

國際權威媒體《經濟學人》2016年的研究指,用家庭年收入在1.15萬到4.3萬美元(8萬到30萬元人民幣)標準界定,中國的中產階層有2.25億人,他們是目前全球最焦慮的中產人士。

的確,在這樣一個國度裡,誰能不焦慮?

嬰兒有三鹿奶粉、紅黃藍幼兒園、長生疫苗在埋伏;青年學生有校園貸、狼教授虎視眈眈;中年在A股連韭菜根都被收割;老年人把錢押進了一個個爆雷的P2P理財平台。

然而,即使比多數同胞更富裕的中國中產階層,財力也不夠投資移民西方國家(花費通常至少50萬~100萬美元以上),沒辦法在不知何時爆發的人禍前,來場說走就走的勝利大逃亡。

更毋論中產之下的廣大民眾,他們逃無可逃。

富人們正在逃

在假疫苗東窗事發前,追蹤富人財富狀況的胡潤研究院6月底發布《中國投資移民白皮書》,調查了平均財富2,900萬元(450萬美元)的中國富人,其中37%正在考慮移民,12%已經移民或正在申請移民。其中近八成把美國作為首選移民目的地,排在其後的依次是加拿大、澳大利亞和英國。

調查顯示,教育質量和環境污染依然是中國富人移民的最主要原因,比例達到83%和69%,比去年分別增加了7個和5個百分點。除此之外,食品安全、醫療水平、社會福利、資產安全和政治環境等也在移民原因之列。

相信這一次的假疫苗事件,會促使更多中國富人下定逃離的決心。

只是,有能力離開的中國富人終究只是極其少數。

據2017胡潤財富報告,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中國大陸「高淨值家庭」數量有94.8萬。

這近百萬中國富人中,企業老闆和金領人士(大型企業集團、跨國公司高管)又占據了四分之三。他們縱有財力舉家逃離,但又有多少能下定決心拋下在中國的事業?

所以,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劉強東女兒打的也是長生生物的疫苗,面對假疫苗,億萬富翁和草根百姓一樣憤怒和無奈。

統治階層已逃離

更令中國人無奈的,是這個國家的統治階層早已逃離。

2013年港媒曾曝光,中共內部權威機構統計,九成的中央委員親屬移民海外。報導還引用美國政府的數據,稱中國部級以上官員(含已退休)的第二代有7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分,中國部級以上官員的兒孫輩91%以上是美國籍。

報導稱,76%的政協委員和57%的人大代表持有外國護照,以前「人大」、「 政協」被冠稱「橡皮圖章」,如今被改名為「萬國俱樂部」。

2016年港媒爆料,北京當局同年下發「密件」透露,中共全國人大代表中持有外國國籍或外國居留權的人約11%,政協委員中近50%,而省級人大、政協中的「外國人」竟達11,000多人,他們大都是中共各級黨政官員。也就是說,中國人目前是被這些「外國人」領導著。

人能逃,中國能逃嗎?

近二十年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諷刺的是,本世紀以來,中國人也正加速逃離中國

以中國人首選移民目的地美國為例,中國大陸移民人數從1980年的30萬增加至2000年的98.9萬,20年時間增加了70萬;但從2000年至2016年的212萬,大陸移民激增逾百萬只花了六年不到。

「安全感」,已經成為今天中國人移民海外的主要原因。

人身安全,財富安全,孩子的安全,未來的安全,這些沉甸甸的「動力」,通過紅藍黃、毒奶粉、假疫苗,一次次必然發生的「偶然」事件,驅趕著中國的精英階層加緊逃離。

據2015年聯合國報告,有1,100萬中國人移民海外。

然而,逃離了中國,人安全了,心能安嗎?

生於斯,長於斯,親朋好友仍然生活在這個國度。

自己的根在這裡,自己民族的魂也在這裡。

人能逃,中國能逃嗎?

中國人,為何要逃?

曾參與曝光山西毒疫苗的律師張凱,近日發布的網文《都在一條船上》在中國網絡上廣傳。

八年前張凱的同學嘲諷他「不識時務」,今天這位同學的孩子打了報導的問題疫苗,開始急了。張凱在網文中感慨:疫苗問題沒有解決,管疫苗的人也沒有解決,但提問題的人都被解決了。而張凱的同學或許此時才意識到:無論貧富,「我們是在同一條船上」。同學最後發信說:「要好好賺錢,讓兒子移民。」張凱回覆說:「真慫。」

權慾薰心、罔顧民眾健康的部分富人,可能把兒女送入紅藍黃幼兒園的虐童者手中;貪心民眾痴想一夜暴富,最終被股市、P2P強行收割;在權勢和財富中如魚得水的體制內階層,在假疫苗面前才真正明白什麼是人人平等。

在這個人人為敵、觸目驚心的互害社會中,中國人何處可逃,只能自己尋找出路。

一次次的事件,一次次的打破底線,這一針「長生」假疫苗,令中國民眾終於痛醒了:對中共不再有什麼信任危機,因為中共體制就是一切痛苦和災禍的根源。

那麼,中國人為何要逃?

就如同張凱律師所說:真慫。

逃離中國無希望 逃離中共有未來

翻看中共過往70年,就是一部血淚史,謊言、暴虐和殺戮是貫穿其中的主旋律。

從土改、三反五反到文革,中共發動一次次運動,從物質到精神,挖斷了中國傳統文化的根。

1989年中共對愛國學生揮起屠刀,徹底粉碎了中國人的脊梁和希望,整個民族自此墮入「一切向錢看」的無望現實中。

而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則徹底毀掉了中國的傳統道德,天地良心、仁義禮智信從此被掃進垃圾簍裡。

在中共「假、惡、暴」邪惡基因和黨文化的污染下,中國社會加速墮落,終於淪落為今天這樣,沒有任何道德底線、喪盡天良、踐踏良知成為主旋律的互害社會。

在一次次重複的危機事件和中共表演中,中國人痛悟了:中共就是萬惡之源。

逃離了中國,只要惡之源仍在,中國就不會有希望。

更何況,中國人為何要逃?好人為何要逃跑?要逃的,不應該是壞人嗎?

就在本世紀掀起新一波逃離中國的移民潮之際,一股更為宏大、浩浩蕩蕩的浪潮正在中國人中興起,那就是逃離中共的「三退」大潮。

中國從來不是中共,中共更代表不了中國。逃離中國,救不了這個國家;逃離中共,才救得了中國。

自從2005年《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之後,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大潮在全球興起。十三年來,覺醒的中國民眾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已超過三億。

2017年底,九評編輯部新出力著——《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進一步揭示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共產邪靈,其終極目的是通過破壞文化敗壞道德而毀滅人類。

中共作為共產邪靈的代表,中國社會的現狀就是它一手造成的結果,目的就是為了毀滅中國人、毀滅中華民族,進而毀滅人類。

所以,中共就是中國的萬惡之源。逃離中國,帶來不了任何希望;解體中共,中國才有未來。

中國人都在尋找出路,但,不用逃。無論是無力、離不開,或是無奈、不願走,中國人都不必逃離中國。

中國人,可以堂堂正正地逃離中共,退出中共,解體中共。

九評著作指出了,中共並非現代意義上的政黨,而是邪靈。

因此,中共也並非其官僚體系、統治機器中的任何個體。中共對中國人的毒害,同樣也不加區分地施加於統治機器中的任何個體。所以在中國,人人都受中共毒害和迫害,人人都想要逃離。

如何逃?認清中共本質,加入「三退」大潮,逃離中共,中國人和中國才能有未來。

逃離中共、而非逃離中國,中國人就能驅除共產邪靈附體,中國就能掙脫中共邪靈。

那時中國人就會看到,「山還是中華的山,水還是中華的水,國還是中華的國,中國人卻不再是共產邪靈掌控的馬列子孫,而重新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人!」

那時的中國,會更加富足,會真正繁榮強大。中國社會,也會重新擁抱關愛和幸福。#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7-27 6: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