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44)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7月27日訊】 37  居美十年抒懷                                                    

1999年我來美定居,一晃就十年,真所謂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來美後的所見所聞,在每年的各期「形影」中,也都有描述。值此十周年,又逢「形影」不久即將「改嫁」至「網路」家,雖然新家一切都顯得很舒適,方便,但我這個傳統派,還是對「形影」依依不捨,因此趕緊再奉上一篇,文雖拙情意深。

剛踏上這塊土地,首先進入眼簾的也是高樓大廈,車水馬龍。加油站,麥當勞,肯塔基,星巴克……和中國的北京,上海,沒什麼兩樣,唯有不同是有拉斯維加斯大賭場,好萊塢影城,狄斯奈樂園等。我無心也無力去欣賞和享受這些娛樂文化。為了生活,我還得去打工。經朋友介紹到一台灣夫婦的家,照顧一個得帕金森氏病的老人。他七十二,我七十五,比我還小三歲。我的工作是清晨做好早餐,為老人配好藥,幫他穿衣,起床,上廁所,洗臉,刷牙,餵飯,吃藥。中午吃完飯,老人午休,我得去整理,打掃房間和庭園。晚飯後,老倆口看電視,我才有短暫的休息。然後為他洗澡(一週兩次)扶上床睡覺。

有一次,我正在做飯,老人不知何故,自己站起來要走,一下就摔倒在地上,好在地毯還比較厚,沒有摔傷,骨折,我和老太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扶了起來。我已是氣喘吁吁,而老太太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了。當天晚上,老太太找我談話,她說:「李先生,你來工作了三天,我和我先生對你的工作非常滿意,耐心,細緻, 藥從來沒有配錯過,菜也做得很好吃。但想想,你也是七十多的老人了,我們覺得這個工作對你並不太合適.隨即從兜裡掏出六十美金,「這是你三天的工錢,謝謝你了。」當初朋友和她談好每月六百美金,一個月三十天,三天六十塊錢,一點也沒錯。

第二天告辭了老倆口回到姐姐處,她對我幹了三天就不幹了,感到很奇怪。當聽我說是他們辭退我時,我姐姐和我外甥女都直呼上當了,沒有滿月,顧主又沒有合理的原因辭退幫工,不能按月除,以天算,至少也得五十塊一天。我說這三天的工錢比我在國內三個月的工資還多,我已經很滿意了。

不久,又去為一家人整理花園,也是幹了三天,卻意外地掙到二百塊(一百五工錢,五十小費,)還吃了三頓豐盛的午餐。我掙了點小錢,就請我姐姐去韓國餐館吃了一頓烤肉。以後,我去三藩市機場,做安全檢查工作,又做了六年老人公寓的翻譯工作,我在美國的打工經歷才算告一段落。

我於1992年在國內退休,來美後又工作了六年,2004年,我就再次徹底退休了。工作時,每天忙於坐車,上班,下班,回家做飯(我管買菜做飯,老伴洗衣刷碗),晚上,看看報和電視,也就要睡覺了。對美國的觀察和了解,還是很有限。現在有時間,可以多參加一些學習和社區的活動了。首先,為了提高我的英語水準,我以八十的高齡進了社區的大學,學習英語語法和寫作。政府對低收入的學生,無論老少,不但不收學費,還可以申請助學金。

我的老師在班上,叫我起來回答問題時,稱呼我:「Mr.Li」我對老師說,請不要叫我李先生,叫我名字就可以了。老師說:「你是我們班唯一的長者,我必須叫你李先生。」接下來她說:「李先生,我們班上的年輕人,寫的作文,都是些關於什麼和爸媽鬧彆扭和弟弟妹妹吵架之類的家庭瑣事,而你的文章是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去緬甸打日本侵略軍生動的故事,很有趣,但請你務必要注意你的語法,特別是介詞,OK?  我自己也知道,我最頭疼的就是介詞,什麼in, on, at ,of , 如何用,老是搞不清。不叫我李先生,還可以混在學生堆裡無人發覺,既尊重我這個長者李老先生,被叫起來回答問題又答不上來,多難為情啊。本來這些英語的基礎語法,在南開就學過了,當時沒學透,以後又是幾十年不用,忘光了。

我學語法寫作的目的是準備寫完我的自傳:「黑與紅」後,試著用英文寫自傳,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艱巨的工程,我得以螞蟻啃骨頭的精神去完成它。好在已有四五位好友,包括兩位美國朋友,都答應為我審稿,修改。他們平時和我交談,聽我的發音也還算可以,就誤認為我的英語不錯了,說和寫是兩回事,就怕他們都答應下來了,而我的文章錯誤百出,改不勝改,要煩死他們了。到時候我只好選一位,了解我的英語底子,又有耐心的朋友幫忙了。另外我寫自傳還有一個目的,就是不讓腦子閑著,寫英文自傳,可能要化上我五六年的時間,到那時我就年過九十了,但願腦子還不糊塗。打好向百歲進軍的基礎。

不工作了,就有更多的時間參加社區的各種活動了。我參加了一個由私人贊助的環保機構,主要的工作就是為低收入的草根民眾,爭得在法律許可範圍內的權利。如住房租金的高低,環境的衛生,污染,對開發商和有污染工廠的限制以及向政府的訴求。我也曾第一次舉著牌,在市府門前參加過抗議,也有好幾次作為社區的代表成員,和市議員們面對面的談判,提出我們的意見和要求。只要我們的要求合理,議員們都會表示支援。

我們居住的地區是一條專營汽車的街道,很少商店和餐館,連買報,買菜,都要坐十幾分鐘公共汽車,到中國城去買。對很多年歲大,行動又困難的老人很不方便。老人公寓的居民,向市府提出要求後,經市府討論研究,決定撥款支持這一建議。先召開居民大會,更進一步了解居民的具體意見,然後再作出設計和施工的方案。另外,我們這個街口很小,又是一個丁字街口,沒有紅綠燈,有一次一個老人過街,就給汽車撞倒了。我們向政府提議安裝交通燈。不久一個嶄新的離前一個街口還不到五十米的,可閃二十秒的紅綠燈安裝完畢,共花了五萬美元。通過這些活動,使我感到,作為一個普通公民的意見,能得到政府的重視而付諸實施的喜悅。

我還參加了社區的交響樂團。剛去時,我向指揮表示,我已有二十多年沒有在樂隊演奏了,不知還跟不跟得上?他說,沒關係,練習練習,就會找回感覺的。我們的成員,都是退休的,有經驗的音樂家,你有什麼問題他們會幫助你的。果然,經過幾次排練,我就找回當年的感覺了,而且將我由後排調至前排,還有人和我相約一起練習四重奏,五重奏, 重奏是四人或五人的合奏,每人獨當一面,是比在樂隊中,要求更高的一種演奏形式。這裡,沒有按資排輩搶坐前排的競爭,也沒有評級,評薪的互相攀比,抬高自己,貶低對方。只要你有能耐,人人都會心甘情願地, 愉快地將你推向前。我們演出的主要的對象是學生和老人。演出開始前,指揮總是要將各種樂器的性能,音色一一介紹,並請演奏員表演示範一下,然後再介紹作曲家和演奏曲目的內容。這種生動的音樂教育形式頗受學生們歡迎。

我現在也有權選國家的領導人了。我選的是奧巴馬,其實,我對他也不太了解,我只是有一種直感,歷屆總統都是白人,應該選一位黑人當總統了。我的一個親戚的女兒,嫁給了一個物理學博士,他是黑人,老倆口硬是拒不參加女兒的婚禮,讓女兒傷透了心。一年後,黑人的黃臉妻子,生下了一個淺棕色的小寶寶。女兒將小寶寶的滿月照寄給了外公外婆,老倆一看照片,驚呆了!簡直太可愛了!,兩口子老淚縱橫,刷刷地流了一臉。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女兒,女婿家。小寶寶真是上帝派來,為外公外婆消除成見與爸爸媽媽和好如初的小天使。

我們老人公寓的經理也是位女黑人,很多居民都是黑人,他們的知識水準和修養都很高,有的鋼琴彈得不錯,歌也唱得很好。我對黑人一點歧視的感覺都沒有,因為我自己也是有色人種,還曾經被稱為黑五類,有什麼權利去瞧不起別人?有的廣東居民,口頭總掛著一種輕蔑的口氣。我總是提醒他們,有的黑人也懂廣東話,叫別人是鬼不太合適。他們已叫習慣了,改不過來了。就像他們叫外國人叫番鬼佬一樣,已經成為口頭語了。

我們在美國是屬於低收入的族群,今年四月,我們每個老人都接到了一份通知: 經國會討論通過,奧巴馬簽署的七千多億刺激經濟的計劃,已開始付諸實施。五月底每位退休的老人都可收到一張$250的現金支票。如月底以前沒有收到支票的,請與下列機構聯繫云云。我們每年的社會福利金,隨著物價的指數都要相應地調高一些,房租也跟著要加一些。今年因經濟不景氣,福利金不漲了,房租也就沒有加。大家都表示國家有難,我們民眾也要節衣縮食共赴國難。沒想到卻意外地收到這筆外快,大家認為,這筆錢不是要你存起來不用,而是要去化掉,使市場繁榮,活躍起來。

說了半天,美國這也好那也好,那能沒缺點?問題也很多。 從政治上看,兩黨固然有它的優點,可以互相監督,批評,但有時為了一個議題,多數黨通過了,少數黨通不過,多數黨的票數又剛好達不到規定的票數,一個好的議題就此擱淺。從經濟上看,美國的經濟命脈,都掌握在華爾街,一些大財團的手中, 一旦這些財團出了問題, 經濟就會受到影響。我所眼見到的周圍,我認為最大的問題是浪費。十幾層的辦公大樓,下班了,仍燈火輝煌。美國擁有汽車的人和家有草坪的家都很多。洗車和澆花草,恨不得要將車上的油漆都沖掉了才甘心。在美國勞動改造最省力了,掃地不用掃帚,而是用吹風機吹,或用水管沖。幾噸水就那麼嘩嘩地流掉了。加州今年缺雨,乾旱,州長不得不宣佈限制用水,美國人要叫苦連天了。紙也是一大浪費,幾乎每天都從信箱裡收到印刷精美,紙質高擋的廣告,我們叫它垃圾郵件。他們送,我們就扔,沒有創造出任何經濟價值。

再有就是治安。我們這個城市,名列全美兩個第四,一是綠化全美第四,二是不安全也是第四。警車特別多。搶匪搶劫的對象,以老人和華人為主,因為老人沒有抵抗力,容易得手。華人很少用信用卡,身上總是揣著現金。我們老人居民就有好幾個捱搶的事。一般匪徒謀財並不害命,搶到手就跑,他也怕被警察抓住。因此我們的經驗,就是身上總是帶上五塊十塊錢,有人搶,就雙手奉上,也就沒事了,就怕你捨不得那點小錢拚命呼救,那就只有人財兩空了。我來了十年還尚未遇到過,但願平安無事。

人老了,總有落葉歸根的情懷。我的一個好友,她女兒回了趟上海,告訴她,上海多麼舒適方便,請褓姆也很方便。我朋友表示一但他的洋老伴先走了,她就決定回上海去住。我這個人好像有點特殊,從未有過什麼葉落歸根的想法。可能我這一生到處漂泊,上海,重慶,成都,印度,緬甸,廣西,廣東,青島,北京,美國,已習慣於四海為家了。 每年我回北京一個月,和弟,妹,同學,朋友見面,還要去看望我一百零二歲的親舅舅,感到很愉快,親切。要是再繼續長住下去,我就感到很不習慣了。我每年回來還可以充一充萬元戶,要是定居下來,月入千餘,僅能填飽肚子,要想去國外遊覽,就只有望洋興嘆了。雖然我人在外,但我的心是永遠紮根在故土。國家,親友和同學之中,他們有什麼好的事和不幸的事, 都時刻縈繞在我心中。但願我還能比較健康地再活十四年,和同學,親友們共度我的百歲華誕,那是多麼令人興奮和值得慶賀的事啊!(待續)#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76 年,在胡耀邦的主導下,全國無數的冤假錯案,得到平反昭雪。但五七年的右派分子,得到的待遇不是平反,而是在歷次運動中從未聽說過的什麼改正
  • 我們兩人婚前的「談情說愛」就在這一聲驚嚇中大功告成了。
  • 妹夫和木偶劇團的指揮合計好了要給我介紹一個對象。
  • 平時,我沒有機會那麼長時間,近距離地看過她,現在,盯著她仔細地看,才感到她是那麼的純,那麼的美。她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善良,最觸動我內心深處心的女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