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害家長:從奶粉到疫苗 孩子拷問世人良知

2017年9月,武漢兒童陳子順在接種武漢生物的百白破疫苗後,當天就抽筋,被確診為左偏癱、急性散播腦脊髓炎。(受訪者提供)

2017年9月,武漢兒童陳子順在接種武漢生物的百白破疫苗後,當天就抽筋,被確診為左偏癱、急性散播腦脊髓炎。(受訪者提供)

人氣: 16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昨天下午,帶孩子們游泳回來,我在車上翻新聞,當『武漢生物』幾個字映入眼簾的那一刻,我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蔣亞林說,「那一瞬間,眼淚就在眼眶裡轉滴不出來,欲哭無淚。」

7月25日,毒奶粉受害家長蔣亞林在旅行途中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達了她在獲悉前不久發生的疫苗事件時,那一刻的心情感受。

引發這次疫苗事件的單位是吉林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和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前者,7月11日被披露出疫苗生產存在造假問題,有超過25.30萬支百白破疫苗流入市場,問題疫苗已接種逾24萬支,涉及兒童超過21萬。

而後者也被曝出生產的約40萬支百白破疫苗存在效價不達標的問題。兩家問題疫苗共計65萬餘支,分別流入山東、武漢、重慶、河北等省份。

蔣亞林回憶,今年年初的時候,她母親就催促她儘快去給六歲的兒子把百白破打了。「政府規定每個孩子上學要有疫苗證,上個月,我就帶兒子去醫院打了『武漢生物』的百白破。」

山西疫苗事件時,那些可憐孩子的畫面和事件報導出的背後黑幕給蔣亞林留下深刻印象。「兒子要打疫苗我就一直提心吊膽,只打必須要打的,二類的疫苗我一概不打。」

山西疫苗事件發生在2010年,成百上千的孩子被披露出來,由於疫苗的問題,前一秒還是鮮活的孩子,打疫苗之後,死的死,殘的殘。

而那些為還不會講話的親身骨肉討公道的可憐父母們卻遭到當局的強烈維穩,抓的抓,關的關,判的判。

時任《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用半年時間,實地走訪無數患童家長,寫下近兩萬字的調查報告《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山西疫苗亂象調查》。

報告引發《中國經濟時報》總編包月陽被免職,第二年,報社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也被解職。而隨著時間的流淌,轟動中國山西的疫苗案漸漸被軟埋。

2012年,蔣亞林生了第二個孩子,兒子的出生給他們曾經因女兒遭遇毒奶粉事件陷入絕望的家庭帶來了無窮的快樂和滿滿的希望。「我以為一切都過去了。」蔣亞林說。

「我們是雙重受害,當初生兒子就是因為女兒的問題,她將來怎麼樣,才要的老二,老二躲過了奶粉,全部從國外背回來的奶粉,沒躲過疫苗。」

痛苦的思緒把她的記憶帶回到了給她家庭留下創傷的2008年。那年,中國爆發震驚世界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5萬3千多名嬰幼兒被診斷出患上腎結石,或泌尿科疾病,之後受害嬰兒累計高達30萬。

蔣亞林和她的家庭深陷其中。她1歲的女兒因食用三鹿嬰幼兒奶粉被診斷出雙腎結石,那以後,女兒每一個痛苦的表情都觸動著她每一根神經,撕裂的哭聲也同樣撕裂著她的心。

之後,她和許多同命相連的家長一起上訪北京,為了「抗衡」中共對他們的打壓,抱團取暖的家長們自發組織了維權群組「結石寶寶之家」。

而在受政府蠱惑的人眼裡,這些替孩子討公道的維權家長被說成是受反華勢力的利用,他們的堅持被看成是異類。

「就像前蘇聯《誰是瘋子》這本書描述的,有一個人因反對政府獨裁被送進精神病院,受到一系列慘無人道的折磨。而在現實中很多中國人眼裡我們就像瘋子。」蔣亞林說。

她不能理解,孩子們受到這樣大的傷害,中國人就為那五斗米折腰,「幾乎所有的人就怕沒有工作,怕這怕那,這麼冷漠的民族或許就應該絕種,一個國家的未來全都是一幫病孩,偉大民族怎麼復興,對一個禍害的民族,我看不到他的未來,只感到這個民族的悲哀,這是我兒子受到傷害後,我真實的想法。」

作為一個受害者的母親,蔣亞林說,她只是希望政府給這些孩子們一個交代,給這個民族的未來一個交代,但當局給她的是「封口膠」,不僅這樣,「還把我的腳給捆住。」

今年6月14日,亞林在去香港的路上、在微信群裡表達她要去香港參加紀念結石寶寶十周年的想法,不久,遭到當局瘋狂地攔截。

而在這次疫苗事件的風口尖上,當局正在盡一切可能、把可能會出現的苗頭消滅在萌芽狀態。

7月24日,當年被以尋釁滋事罪冤判2年的結實寶寶家長趙連海在推特上表示,他的第二個孩子也打了「武漢生物」的疫苗。

趙連海電話裡告訴我,他剛在網上說了三句話,曬出孩子打疫苗的單子,希望政府有個交代,就接到公安的電話,被『膠帶』了。」

蔣亞林說,毒奶粉事件女兒『結實』後她被監控十年,微信號被封、推特上不去,電話被監聽;現在兒子有可能疫苗中招,不知又要被監控多少年。「公安已經來過兩次電話。」

蔣亞林說,她跟所有中國人一樣,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沒想過要大富大貴,只想平平淡淡,一家人幸幸福福過一個簡單的生活,為什麼要我們遭受這樣的後果?「這是一個民族的冷漠造成了所有的人,沒有無辜者,全都是受害者,也全部都是加害者。」

毒奶粉事件後,中國的家長滿世界買奶粉,毒疫苗出來以後,或許全中國的家長都會抱著寶寶到處去找安全疫苗。

「每一次公共事件的發生,因為我們的冷漠,相關部門的打壓、封口,使得傷害不斷擴大,受害群體越來越廣,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受害,就算你躲得了食品,去買進口的,你躲不過疫苗。」

蔣亞林說,她在給兒子打疫苗的時候,經常聽到醫生對疫苗有質疑家長們的回答,說哪個國家都有出現疫苗反應的意外問題。

她表示,即使有意外,政府也要讓這個孩子一輩子都過好,這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更何況不是意外,是人為,不是天災,是人禍。誠然每個人都要生活,都要為五斗米折腰,但這有個限度,我十年沒工作、沒收入,帶著孩子過的挺苦的,但我為什麼還要堅持?「這是人類的底線,證明我還是一個人。」

蔣亞林說,「一個國家,連起碼對孩子的問題上都草菅人命,做出亡國滅種的事情,還要求不要把矛頭指向黨和政府,這個國家已經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

當初孩子遭受毒奶粉,家長訴冤,遭遇維穩人員的打壓,這次疫苗寶寶,如果去翻一下本子會看到他們的孩子,或他們親屬的孩子也在受害之中。蔣亞林質疑,這會不會算是報應、對他們至今為了利益仍然冷漠的報應、對他們做事沒有原則、違背做人道德底線的報應。

蔣亞林信佛,一直相信報應,她說:「人都那麼冷漠,更大的報應還在後面,而從毒奶粉到毒疫苗,上蒼一次次用孩子在拷問著世上每一個人最後那點良知。」#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7-27 1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