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政府收緊移民政策 幾家歡喜幾家愁

政府減少移民大獲選民支持

根據2016年的人口普查數據,澳洲人口結構近幾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自然增長率已不再是主因,海外移民取而代之成為人口的主要來源,而且增長速度遠超過預期。(AFP PHOTO)

人氣: 6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報導)移民,在澳洲從來都是一個熱門話題。特別是華人,一個人移民海外之後,總會想方設法申請親人團聚。不過在全球各大國緊縮移民的大氣候下,澳洲也由於經濟和反恐等原因而收緊政策。引起各方關注。

澳洲聯邦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上週證實了他的部門通過嚴格的審查制度,在剛剛過去的2017-18財年減少了2.1萬移民,下降幅度比上財年超過10%。這是十年來移民數量的最低水平。

真正將澳洲移民政策置於輿論中心的,是兩天後的民調結果。政府大砍移民人數,頗有些意外地獲得了澳洲選民們的廣泛支持——本週一發布的民調顯示,72%的選民支持政府的做法,而衹有9%的人強烈反對。就在前一天,澳洲的人口統計學家預測,澳洲將在下個月的8月8日突破2500萬總人口的里程碑。

澳洲作為一個移民國家,各政黨歷來對移民問題小心翼翼,唯恐失去選票。本月末「超級星期六」補選日臨近之際,移民政策讓兩大政黨有了一個贏得選票的大籌碼,顯然他們都感受到了強烈的民意。

執政的聯盟黨內,參議員史密斯(Dean Smith)呼籲政府在現有削減移民的基礎上進一步收緊移民政策這與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的觀點如出一轍。而工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則將目光投向臨時簽證持有者身上,呼籲解決「失控的」在澳工作的臨居者的人數問題,這表明工黨也有收緊移民政策的趨勢,因工黨曾表示下屆選舉主張的是增加永久移民人數。

人口過快增長的壓力早現端倪

根據2016年的人口普查數據,澳洲人口結構近幾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自然增長率已不再是主因,海外移民取而代之成為人口的主要來源,而且增長速度遠超過預期。

2002年時的人口預測是,到2042年澳洲總人口才會突破2500萬大關,七年前,這個年份被提前至2027年。而實際情況已經是下個月,也就是2018年8月,人口就將達到2500萬。

人口的過快增長帶來了基礎設施能否承載壓力的擔憂。人們已經看到道路變得擁擠,公共交通人滿為患,醫院和學校負擔加重……這些問題在上次聯邦大選前就已經凸顯出來。悉尼南區好市圍多位居民曾向大紀元時報反映過此問題。當地一間補習學校的工作人員曾告訴本報記者,由於公立學校的學生比以前大幅增加,但學校的設施建設卻遠遠跟不上,比如操場、教室、公園等明顯不能滿足學生的使用要求。

針對人口增長帶來的壓力,前總理艾伯特這樣說:「如果我們想要開始緩解工資增長幅度低的壓力,如果我們想要緩解房價上漲的壓力,如果我們想要疏通我們的基礎設施,那麼,我們需要的是大幅減少移民人數。」「我們的公共交通已經滿負荷了。」

華人社區幾家歡喜幾家愁

對多元文化社區來說,移民政策確實會帶來不小的影響。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移民澳洲十餘年,他表示可以理解的是,「想要移民的或想要幫親人移民的華人肯定對收緊移民政策不滿,但一旦他們移民成功後,可能就反過來支持收緊移民的做法了。」不過他也呼籲華裔移民應該懂得感恩,「在享受澳洲的各種福利待遇的同時,也應想到回饋社會,做些貢獻。」

李元華分析,廣泛選民對移民的反對情緒,除了感受到基礎設施供不應求給生活的方方面面帶來的不便,也與安全問題息息相關。難民潮帶來的社會治安憂患,恐怖襲擊的陰影,以及滲透澳洲的外國間諜等,都是澳洲本地人排斥外來人口的重要因素。

現實是,能為澳洲社會做出貢獻的技術型人才當然仍舊受到政府的歡迎,尤其是澳洲需要的學術或技術領域。而且在親屬團聚類簽證方面,政府真正打擊的是移民欺騙。

具體體現在上財年,審批的誠信度措施導致拒簽率暴增46%,由於更嚴格的審查,撤回申請的人數增加了17%,但處理的申請總數保持不變。其中,家庭團聚類簽證獲批數量減少了近15%,下跌幅度最大,主要是配偶類簽證受到的影響很大。技術類移民簽證也有所減少。

政府欲精選移民

海外移民成為人口增長的主因,在移民政策的辯論中理所當然成了眾矢之的。

艾伯特今年二月份就曾公開建議將永久移民納入量的計劃從19萬減至11萬,當時還遭到同黨派的財長莫裡森(Scott Morrison)反對,稱不利於經濟增長。本週,管理移民的內務部長達頓則否定了這一說法,他認為大幅削減移民才有助於澳洲經濟。

「如果我們引入的是更高效工作的人,那麼會給我們國家的經濟帶來好處」,但是對於團聚類簽證,他說,「我們發現一些案例中,兩人並非法定關係,他們沒有他們所說的(團聚)資格。」

總理特恩布爾也強調,澳洲收到的移民申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但是審批系統的制度更加嚴格,以此減少海外移民人數。特恩布爾認為 「這非常像是招聘,如果這一年比前一年有更多的可得人才,我們就可以多接納一些。」

川普移民政策引領的趨勢

在全球,收緊移民政策的不僅僅是澳洲,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都已經收緊,這似乎是西方國家的趨勢。

川普政府去年10月8日向國會提出70點移民政策「希望清單」,要求修改移民法規,包括改革難民制度,限制親屬移民對象、加強職業移民審批等,以阻止那些鑽美國移民法漏洞的外國公民大量湧入的情形。川普上任後曾對外發出「非常明確的信息,美國將加強移民執法」。具體表現是,美國的非法移民大幅減少,另一方面,美國考慮收緊親屬移民,放寬高科技移民。而對非移民工作簽證的新政策,會使審批時間變長,拒簽數量增加,以保護當地勞工。

繼川普政府對非法移民採取「零容忍」政策後,歐洲多國六月底也收緊了移民政策,尤其在阻止非法入境方面。目前進入歐洲大陸的非法移民人數,已經比2015年難民潮危機時的數量減少了95%。

澳洲除了上財年減少了2.1萬永居移民的審批,上個月中旬,澳洲政府還在澳洲北海岸剛攔截了一艘載有試圖偷渡澳洲的中國人的船隻。

不難看出,收緊移民政策目前已是西方國家的整體趨勢。

責任編輯:宗敏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