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霸凌十餘載 19歲女生走出陰影重拾自信

文/洛蕾塔·杜尚(Loretta Duchamps) 編譯/張小清

【大紀元2018年8月3日訊】按:比利時女子洛蕾塔·杜尚(Loretta Duchamps),如今是個幸福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的媽媽。她自信的外表,很難讓你想到她的成長伴隨著恐懼、孤獨和絕望。她少女時代的記憶,是所有受過欺負的孩子都永遠不願再想起的。

許多少年人都面臨這樣的處境,因此走上絕路也時有所聞,為了幫助他們,她提筆寫下了自己平復創傷、重新肯定自我價值的心靈歷程。

少時和成年的洛蕾塔·杜尚。(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合成)

看完整影片»

點擊下載視頻

*    *    *

「呃,洛蕾塔真是太醜了。」噓聲響徹整個教室,全班同學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只想鑽進地縫,雙頰因為尷尬和受辱而變得通紅。

那是我十三四歲時的一堂生物課,所有學生都圍攏在一張桌子旁邊,一個經常取笑我的女孩這樣評論道。

現在我已經30歲了,當時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這樣的閒言碎語,花不了2秒就說完了,卻在我腦海中一遍遍回放:「我太難看了。我沒用。」本來就不足的自信,那時完全消失不見了。

缺乏自信的原因在於,我在童年和青春期曾被一些同齡人狠狠欺負過:被說長得醜,被孤立,有的對我動手,甚至以殺人相威脅。

如今我早已經走出陰影;而在長期的強烈恐懼和沮喪中,我曾經覺得自己是無能為力的,也感到沒有人可以交流這種經驗。隨著時間推移,霸凌毀掉了我的自信和自尊心。

童年的洛蕾塔和貓咪合影。(新唐人電視台)

蔽日烏雲終將散

我很幸運,19歲時,一條平復心靈的道路展現在我面前,恢復了我對人生的信心。我現在是個幸福的妻子和全職媽媽,有一個4歲的男孩和一個2歲的女孩。我在比利時接受過職業治療師的培訓,自2012年起移居到了英國。

最近我讀到很多青少年因受霸凌而自殺的報導,包括分別為10歲、13歲的兩個女孩,她們經常受欺負、被說「長得難看」。

這些孩子的輕生讓我非常難過。我理解他們生前承受的精神痛苦,那種日復一日的深度恐懼、焦慮和難以忍受的痛楚。當你看不到隧道的盡頭,並且感到完全無望和孤獨時,你是很難向前走的。

但無論承受過多少,那可能只是飄過的烏雲,或是柳暗花明的轉折點。正像人們說的,雨後總會有天晴。

內心深處,我知道生命是珍貴和有意義的,所以我寫下自己的故事,希望它可以幫到處於同樣困境的人。

無論承受過多少,那可能只是飄過的烏雲,或是柳暗花明的轉折點。(公有領域)

成長中的恐懼寂寞

在小學和中學期間,我的生活充滿了恐懼和孤獨。

從6歲到12歲,因為在學校被一個男孩欺負,幾乎每天我都是哭著回家。無論我說什麼或做什麼,他都會取笑我、羞辱我。我很怕他,也不想讓父母告訴學校,但這樣的經歷逐漸讓我變成了一個很沒自信的孩子。

一天,當我告訴校車工作人員這個男孩欺負我時,自尊心深深地受到傷害:她不僅沒有幫我,還諷刺我。這個男孩否認他欺負我時,這位女校工站在他一邊,說了一些傷人的話。司機和校車上其他孩子都聽到了,但沒人有任何表示。

一天當洛蕾塔·杜尚告訴校車工作人員有男孩欺負了她時,所得到的回覆使她自尊心深受傷害。(公有領域)

自尊降至零

12歲時,我很高興離開那所小學上了中學,沒想到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這是從一次等校車時開始的,我當作朋友的幾個女孩開始嘲笑我,我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只是感到受傷和羞辱。

後來她們結成一群,故意把我排斥在外。強烈的孤單和不安全感,就這樣一天天加劇。

生物課事件後,我一直覺得自己又醜又沒用,越來越相信這一點。每當在課堂上發言,我都會臉紅。為了保護自己,我常常坐在前排,讓頭髮遮住臉的兩側。這樣,每當我被要求發言時,就沒有人能看到我的臉。

全班合影中的洛蕾塔(第二排左一)。(新唐人電視台)

無法理解的殘忍

在學校之外還有一個女孩,每次我們在路上相遇,她總會騷擾和恐嚇我,那種殘忍,是我無法理解的。

13歲時我第一次參加派對。她猛扯我的頭髮,我幾乎摔倒在地。一旁的一群女孩嘲笑我,不斷罵我。後來那個女孩把我推倒在地,沒有人過來幫我。我流著淚離開了派對,害怕再次見到她。

洛蕾塔上中學時留影。(新唐人電視台)

過了一陣子,當我坐在公園的長凳上時,那個女孩又走了過來。她說:「你認為你是誰?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我再一次跑走了,大受衝擊。

有一天,在當地的青年俱樂部,還是這個女孩再一次威脅我,她用手作勢劃過喉嚨,好像她想殺了我一樣。我還記得我當時的恐懼,我跑回家哭了很久。

思索人生意義

這些只是我在上學時受霸凌經歷中的幾件事。當時我確信沒有人能幫上我,於是變得非常善於掩藏這些事,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家人在內。我假裝像個普通的女孩,儘管內心受到了創傷。

16歲時,每天我都是哭著入睡,心裡真的不想過這樣悲慘的生活,我想知道,如果要忍受這麼多,然後最終死去,那麼活著有什麼用。

來到世間就是為了受折磨嗎?(公有領域)

與此同時,我腦海中也湧上了無數問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來到世間就是為了受折磨嗎?僅此而已?還是有要兌現的使命正等待著我去發現?

帶著這些問題,我生活中不知不覺發生了一些事,讓人生永遠改觀了。後來的經歷點燃了我的精神火花,也就是我內心明白的那一面——在我發現之前,這部分完全被後天的東西掩蓋著。

精神求索

我對精神信仰產生興趣是受我父母影響。他們勤於探求生命的意義,也讓我了解了冥想、瑜伽,以及佛教、道教等古老宗教,這些帶給我安慰,給我從未體驗過的蔭庇和對未來的期許。

洛蕾塔與父母和弟弟一起。(新唐人電視台)

探尋著「為什麼我們來在這世上」這樣問題的答案時,我的好奇心越來越強,我沉浸在精神探索之中,最終,這引領著我發現了真正給我新生的東西。

2006年的一天,當時我19歲,我和父母一起參加一個信仰方面的活動。一位老太太給了我們一張介紹法輪大法修煉的折頁。這是來自東方的一種傳統修煉方法,教人通過遵循真、善、忍準則來改善身心狀態,並且開智開慧。

這種功法包括四套動功和一套打坐功法,並以《轉法輪》一書引領心靈昇華。我得知全世界有超過1億人修煉法輪大法,教功等活動全都是免費的。

洛蕾塔在煉習打坐。(新唐人電視台)

重拾自信

《轉法輪》回答了我對人生意義的全部疑惑,讓我理解了把矛盾衝突看淡看輕的智慧;即便別人對自己不公、不友善甚至很冷酷,任何情況下都要以善待人。

我了解到誠實、善良、耐心和道德自我約束,這些都是真正的自己原本具足的品德。

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深深的幸福。內心變得強大的同時,多年受欺負造成的自卑、孤獨 、恐懼和焦慮全都無影無蹤;報復的想法不見了,心中只有樂觀和寬容。

洛蕾塔和女兒。(新唐人電視台)

我也開始恢復自信,所以在大學裡又遇到想欺負我的人時,我能夠很有尊嚴地處理這種情況。事情發生在我學習職業治療之後的實習期,當時我在導師監督下,在日間看護中心為精神障礙人士服務。

一天,這位導師用諷刺的語調對我說:「我以前從沒挫敗過任何人。我想知道挫敗某人是什麼感覺。」當我禮貌地回應時,她似乎很驚訝,也許對我的自信感到惱火吧。最終我以合格的成績通過了專業培訓。

洛蕾塔和丈夫在英國倫敦。(新唐人電視台)

從內到外的轉變

我能夠讓自己發聲、充滿自信地做出回應,而且充分了解自己的各種能力,都是由於在法輪大法教導下,我的心靈自內而外發生了變化。

洛蕾塔·杜尚在參加法輪大法功法展示活動。(新唐人電視台)

從那以後,我完全原諒了那些欺負過我的人,對他們沒有怨恨。我也放下了自卑和恐懼等情緒,在按照法輪大法的指導原則——真、善、忍修煉的路上穩步前進著。

2018年5月,洛蕾塔·杜尚在倫敦參加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系列活動。(Si Gross/Epoch Times)

雖然生活總會帶給我們考驗和磨難,但我相信每個人的生命都有內在的力量和意義,神的洪大慈悲在發揮著作用。

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幫到那些遇到欺凌或其它挑戰的人,由此讓他們也相信這種更高的力量,找到人生方向,並看到未來的光明。

洛蕾塔·杜尚和丈夫在婚禮當天煉習法輪大法的打坐功法。(新唐人電視台)

責任編輯:高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