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钜:中美貿易戰——聯軍已至津門

人氣: 918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07月30日訊】摘要:日歐已達成自貿協定,歐美也將達成。現實就像一場歷史穿越劇,中國魔幻地穿越回了1950年代,更確切地是1890年代。十三行不壟斷貿易,王爺們還怎麼撈錢?說什麼也不能讓洋人進來,得出動義和團用口炮轟他們。現在聯軍已至津門,打還是不打?向十一國宣戰?宣戰詔書不用寫了,用當年太后的就行,反正意思幾乎一致。

致謝:本博開通公眾號不足一月,已成功為大家預測了此間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如同等報復策略必然導致快速擴大升級,負面衝擊被嚴重低估了,保增長力度必然加大,央行會松貨幣來保增長,央行會給民營企業松信貸加杠杆等。感謝大家的大力轉發和讚賞!記住,好文章,要轉發!由於本博的文章時效性很強,建議關注公眾號,以及時獲取資訊。

關於中美貿易戰,此前已經寫了很多篇,皆是理性分析。我們只是看客,看得生氣,氣大傷身。最後一篇,以後不再寫中美貿易戰了。

中美貿易摩擦-美國的底牌和中國的選項

中美貿易摩擦-中國開局的幾步臭棋

中美貿易摩擦——未來實際將會發生什麼

中美貿易摩擦-任正非如何看

中美貿易摩擦-嚴辭駁斥美國的貿易觀念

中美貿易摩擦——震驚於商務部的」感到震驚」

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衝擊被嚴重低估了

華盛頓時間7月25日,歐委會主席容克在華盛頓同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談順利,雙方達成自貿協議只是時間問題。在此之前,歐洲時間7月18日,日本與歐洲已經達成自貿協定。7月11日,李中堂訪歐,也就談成了諸如」拉脫維亞觀賞鳥」的一些事情。之前5月8日,李中堂訪日,中日關係才剛剛開始」破冰」,最多只是」回暖」。

形勢已經十分明朗,這兩大互通的自貿協定將會主導全球貿易,必定徹底改變世界。WTO不僅徹底邊緣化了,而且只會進一步淪落成為美歐日圍毆中國的戰場。走到這步田地,一開始就應該預料到。既然已經改革開放了,既然經濟已經融入全球,就應該積極早日融入國際主流社會。想再閉關鎖國,回不去了。中國要麼現在就融入,要麼崩潰之後再融入。

一直以來,奉行鬥爭哲學。畫一個小圈子,自己好做帶頭大哥。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沒有敵人,也要找個敵人,沒有由頭,也要找個由頭。把自己定義成東方,凡是富人都劃分到西方。你真的很東方嗎?地球是圓的好不好。把自己定義成社會主義,凡是富人都劃歸資本主義。你真的很社會主義嗎?比資本主義還資本主義吧。把自己定義成黃人,凡是富人都劃歸白人。你比奧巴馬白多了好不好。這下如願以償了,中國成了名副其實的一個」中國」,全世界都成了一個」外國」。當然,我們還是有一些窮哥們滴,朝鮮、委內瑞拉、伊朗、還有一幫非洲小哥們。論流氓,誰也比不上他們,可論實力,你帶著他們能幹什麼?打鳥?抓魚?人家陪你玩呢,也就是為了吃你的喝你的,你一頓不給吃喝試試,他們馬上就會翻臉。

從5月16日劉中堂赴美至今,僅僅70天而已,世界已經完全變了樣子。現實就像一場歷史穿越劇,中國更是翻天覆地。中國已魔幻地從2018年倒退回了1950年年代,偉大領袖先是抗美援朝,然後帶領著一幫亞非拉窮哥們,反對美國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號召《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紅衛兵很享受很過癮。雖都是一片紅色,但顯然對不上。那時還存在著美蘇兩個陣營,並不是中國一個在與美帝及其走狗在戰鬥。當前的局勢,實比1960年代還要慘澹得多。這種歷史場景,必須倒退回1890年代才能找得到。

今日之事,與一百多年前如出一轍,本來他也就是要公平貿易,最多也就是想占你點便宜,你非要認為他是想要你的命,死抗。為什麼你總認為他亡你之心不死,他為什麼要亡你,難道是因為你很黃人,很東方,很社會主義?心理疾病而已。他不就是要公平貿易嗎?你就搭上國運來死抗?為誰死抗?誰怕公平貿易?一汽二汽怕不怕,吉利反正不怕,中興大唐怕不怕,華為反正不怕。誰的利益?一目了然。套取政府補貼的掮客和企業,分配政府補貼吃回扣的官員,商務部的郭京毅、王瀋陽、吳喜林、鄧湛、吳功陽、榮民…..還有官員們背後的王爺們,貿易都公平了,他們還怎麼撈錢?最好是單口通商十三行來壟斷,否則,王爺們和官員們還怎麼撈錢?

死抗就死抗,大清國就是不願意自由貿易,只要你不攻使館,不燒教堂,不殺神父,他想打你,恐怕他國內沒有足夠支持。你搞一幫義和團一樣的發言人成天公開地用口炮亂轟,他說智慧財產權是他投鉅資搞的你不能白拿走,你非要說應該服務於全人類。紅口白牙,無知無畏,你這是反全人類的好不好,必定引起全人類的反對。他國內的人們聽了,都知道跟你講理是講不通的,他們絕望了,卯足勁要跟你搞到底。現在,他們糾集了八國聯軍,聯軍已到津門。這下,你怎麼辦?學慈禧太后,向十一國宣戰?

你老祖宗又不是沒教過你,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你卻全當是孫子放的屁。貿易戰難道不是戰嗎?你察明白了嗎?你兵家祖宗教你先勝而後求戰,你先勝了嗎?你法家祖宗教你先富強再求戰,你富強了嗎?你儒家祖宗教你以直報怨,你做到直了嗎?就連你毛爺爺都教你的遇到強敵必須敵進我退,你都忘得一乾二淨,非要跟這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硬碰硬。同等報復,以牙還牙,你是跟誰學的?跟伊斯蘭教學的吧,竟然連自己的祖宗是誰都忘了。忘了祖宗也不要緊,問題是你打得過嗎?

國運之戰,居然如此草率,兒戲一般。不知道自己正有內憂嗎?不知道對手正在走向繁榮嗎?大明怎麼亡的?寧錦防線用錢太多,沒有錢賑災了。為了賑濟災民,就不能先跟皇太極議和嗎?不知道自己國庫已經被地方和國企吃空了嗎?貿易戰一旦擴大,經濟必加速下行,杠杆高風險大,你怎麼保增長?繼續加杠杆兩年後必死,不加杠杆現在就死。成千萬人失業,養老金發不了,教師工資發不了,大饑荒要不是民兵把著村口不讓出去,誰能共克時艱?要能共克,崇禎帝早讓李自成們克了?大清是怎麼亡的?保路運動,300萬兩虧空一時補不上,大清國就亡了。有兵在,真的有用嗎?就靠印鈔,你幣值和物價怎麼保?民國是怎麼死的?惡性通貨膨脹啊。

太后不說話,中堂也不說,各部尚書根本就不露面,弄一幫義和團成天用口炮猛轟洋人。又是亮劍,又是血戰到底,你以為你刀槍不入啊?炮彈人家有5000多發你只有1000多發,自己心裡沒點逼數嗎?動不動拿沒有贏家和雙輸嚇唬別人,問題是他輸得起你輸得起嗎?還總是震驚呢,將帥不能料敵這仗居然也打?他淩霸他訛詐,你總是裝出一副受欺負的樣子,指望哪個大哥給你主持公道呢?還說得道多助,一衣帶水同文同種的鄰居都不會幫你,忘記那年915自己幹過什麼了,得道了嗎?說什麼維護全體子民利益,不過是太后的面子和王爺們的利益而已吧。

就算要打,也得有個打法。就那麼點炮彈,你還瞎打。你打人家豆農,豆農從他爺爺起一家子就投共和黨,鄰居也都投共和黨,因為一點事就投民主黨,老婆和鄰居那都通不過。川普連任選舉不是數人頭,是數州的選舉人票,州裡再算人頭票,勝者全得選舉人票,豆農州的人頭票本來就富餘,少一點根本無所謂。你想以戰止戰,他是想投資和工作回流美國,他擺明瞭正想尋找藉口加速擴大,沒藉口他不好擴大,他國內沒法交代。你倒是配合得好,把藉口趕緊主動送給他。

一百多年了一點都沒變,太后還是太后,王爺們還是王爺們,義和團還是義和團。錯了,還不如一百多年前,那時起碼還有東南互保。那時候的列強尤其是日俄的確壞,但現在老美也只說是要公平貿易,卻也搞到了同等的地步。在義和團眼裡,大清國也是厲害國。但歷史已經證明了,所謂的厲害國其實只是一個弱智國。實際上,當年太后面臨的局面還是比較複雜的,中美貿易戰的歷史更不難說清,才兩個多月而已,也就那麼幾件事。現在回頭看看,不弱智嗎?

貿易戰也打了,義和團口炮癮也過了,還要打嗎?不想崩潰,又不議和,那怎麼辦?學當年的日本偷襲珍珠港?恐怕不行吧,估計目前強國水師還到不了珍珠港。求和吧,太后當年不也求和了嗎?學太后,不丟人,太后她老人家當年不僅開拓了大清國改革開放的新局面,後來還主持了大清國的預備立憲。此等功績,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她已經把大清國建設成了世界強國,當年的北洋水師,若論相對當時敵國的戰力,可不是幾艘現代級和二手航母能比的。當年的軍隊將帥,相對來說很不腐敗。在未來的中國歷史上,太后的地位絕不會輸給後來的那些人。再說,可以對內宣傳抗美大業取得完滿勝利,敵人被打退到三八線才議和的。沒人質疑,你不是可以刪帖子嗎?

生氣,不寫了,沒有用。歷史的車輪總有自己的軌跡,誰也改變不了。太后當年要是不扶清滅洋,內部的事都還好辦,現在這片土地上還是大清國呢。打吧,未必不是好事。宣戰詔書都不用寫了,用當年太后的就行。意思跟現在朝廷的意思幾乎差不多,不外乎就是:你們來中國做生意,就要遵守中國的規矩,想要按照你們的規矩,沒門。不是我主動要打,是你逼著我打的。百姓會與我共克時艱,老娘我不怕你。你要打,咱便打。只是太后她老人家當年的軍機處水準很高,可不是現在的筆桿子能達到的。現抄錄如下:

《對萬國宣戰詔書》

我朝二百數年,深仁厚澤,凡遠人來中國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懷柔。迨道光、咸豐年間,俯准彼等互市,並乞在我國傳教;朝廷以其勸人為善,勉允所請,初亦就我範圍,遵我約束。詎三十年來,恃我國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梟張,欺臨我國家,侵佔我土地,蹂躪我人民,勒索我財物。朝廷稍加遷就,彼等負其兇橫,日甚一日,無所不至。小則欺壓平民,大則侮慢神聖。我國赤子,仇怨鬱結,人人欲得而甘心。此義勇焚毀教堂、屠殺教民所由來也。朝廷仍不肯開釁,如前保護者,恐傷吾人民耳。故一再降旨申禁,保衛使館,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教民皆吾赤子」之諭,原為民教,解釋夙嫌。朝廷柔服遠人,至矣盡矣!然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脅。昨日公然有社士蘭照會,令我退出大沽口炮臺,歸彼看管,否則以力襲取。危詞恫嚇,意在肆其猖獗,震動畿輔。

平日交鄰之道,我未嘗失禮於彼,彼自稱教化之國,乃無禮橫行,專肆兵監器利,自取決裂如此乎。朕臨禦將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孫,百姓亦戴朕如天帝。況慈聖中興宇宙,恩德所被,浹髓淪肌,祖宗憑依,神只感格。人人忠憤,曠代無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廟,抗慨以示師徒,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古,孰若大張韃伐,一決雌雄。連日召見大小臣工,詢謀僉同。近畿及山東等省義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數十萬人。下至五尺童子,亦能執干戈以衛社稷。

彼仗詐謀,我恃天理;彼憑悍力,我恃人心。無論我國忠信甲胄,禮義干櫓,人人敢死,即土地廣有二十餘省,人民多至四百餘兆,何難減比兇焰,張我國威。其有同仇敵愾,陷陣衝鋒,抑或仗義捐資,助益儴項,朝廷不惜破格懋賞,獎勵忠勳。苟其自外生成,臨陣退縮,甘心從逆,竟作漢奸,朕即刻嚴誅,絕無寬貸。爾普天臣庶,其各懷忠義之心,共泄神人之憤,朕實有厚望焉!

--轉自新世紀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8-07-30 10: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