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故事

戰亂隔世 婦人荒村獨自生活四十年

作者:殷鑫

荒地野居(維基百科)

    人氣: 5740
【字號】    
   標籤: tags: , ,

明末,張獻忠占據四川,肆意殺掠。

據《流賊張獻忠禍蜀記》(南明建昌衛掌印都司俞忠良著)描述:「蜀中自獻忠屠戮後,白骨成聚如丘隴,田地荒蕪,千里絕煙,人跡罕見,虎豹豺狼行。昔之城郭宮室,今為荊棘銅駝。昔之天府之國,今為羅剎異域。」

當時江津縣百姓戚承勛與妻子廖氏一起居住在山村。張的賊兵將到時,戚與廖氏商量著全家怎麼逃亡。妻子廖氏因體力太弱,怕路上不免於難,便決心留在家中不逃。

兩人還沒商量好,發現前面村莊已經起火了。張的賊兵軍隊已經到了。丈夫起身便逃,太太則緊閉家門,心裡想著就是死路一條。張的軍隊來到了村莊,看了他們家一眼並沒進去,而左鄰右舍都被燒盡了。

孤獨一人的廖氏,就在家裡過了一年多,四周荒絕,其他的人死的死、走的走,連個說話的對象都沒有。眼見存糧快吃光了,幸虧罈子裡還有剩餘的穀粒,她便拿出來播種,所得的穀物,一個人吃也夠了。可是身上的衣服鞋子破了沒有布可以補,近處也無法買到布再做,她就地取材,找了草梗、樹葉連綴起來將就著穿用。一年年度過寒暑,像這樣過了四十年。

戚承勛從江津逃走後,流亡到雲南境地,在那裡又結婚生子了。到了六十多歲,他也有點小家財,便想回到故鄉去。當時天下太平,江津縣位於江河渡口上,人口匯聚得快,又發展出了規模。

戚回到江津縣後,打聽老家的消息,戰爭阻隔、山村閉塞,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於是,他決定動身找回去。

憑著記憶走到山村十幾里外,他看到樹木叢生,已經阻塞了路徑,顯然是很久沒有人跡了。於是,他找來了一些人幫忙伐木開道。艱難中一行人奮力幹了兩天,終於抵達了戚承勛的老家村子。

他努力辨認著自己老家的位置,灌木野竹遮眼,有棵大樹從歪斜的樓裡長出來。他認定那是自己的老家屋,於是指揮眾人拿斧子連砍帶劈進了門。

忽然聽到歪斜的樓裡有人喝問:「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擅自闖進我的內室?」猝然聽到這聲音,一夥人都大吃一驚。

戚高聲回答說:「我是這棟房子的主人戚承勛。」

廖氏從樓上往下窺看了許久,終於哭著說道:「果然是我丈夫!」人也從樓上走下來。戚承勛看到的是一個頭髮像蓬草、面目黎黑,披著毛蓬蓬草衣的野人。

戚審視著對方好一會兒,終於兩人互擁放聲痛哭。生死相隔四十年,老夫妻從頭至尾一五一十地講述著彼此離難後的種種,終於喜極而泣。

同來的一行人聽到他們的故事,也是又驚又喜地安慰著他們。戚承勛於是帶著老妻,去到江津縣裡,在那裡讓她痛快地洗淨全身,幫她整髮更衣。之後,戚承勛到雲南去把家人接來一起住下,兩夫婦都活到九十多歲才去世。

戰亂中淒苦的分離,歷經四十年無音無訊的阻隔,終於破鏡重圓的夫妻故事,被江津人盛傳。@*#

資料來源:《庸閒齋筆記》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田文靜報導)在四川民間一直流著明末清初張獻忠兵敗四川,曾將大量金銀財寶沉入江底,日前大陸考古學家證實,四川眉山彭山區「江口沉銀遺址」就是當年張獻忠沉銀之地,分佈面積達百萬平方米。
  • 大家知道明末反王張獻忠是被清朝肅武親王豪格一箭射死的,《清史稿》卷二一九、列傳第六、太宗諸子中也都記載了「豪格親射獻忠」之事。
  • 張獻忠屠四川,若大的天府之國幾乎沒有人煙,為了四川不成無人區,清朝擬湖南、湖北、廣東、廣西之居民遷填四川省。當時的人們誰也不願離開久居家鄉,到四川去,清兵們就用繩子把他們的手臂都連起來,千里爬涉來到四川,當時的人們為了懷念家鄉,在四川定居後,都把那裏的山、水、河、地都用自己老家的名字來命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