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不是藥神》國產片引熱議 天價藥誰的錯?

近日,一部名為「我不是藥神」的國產電影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引起熱議。(大紀元資料室)

近日,一部名為「我不是藥神」的國產電影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引起熱議。(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343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近日,一部名為「我不是藥神」的國產電影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引起熱議。

影片引熱議

影片是根據曾引發廣泛討論的真實新聞事件改編。片中男主角程勇的「原型」陸勇本是江蘇無錫一家針織品企業老闆,在現實生活中是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不過,影片主角程勇並非白血病患者,只是一個油膩、落魄、潦倒的中年男,生活差點把他逼到走投無路。

「神吐槽」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介紹,一個偶然的機會,白血病人呂受益(王傳君飾)上門求助,程勇才發現了一個足以改變命運的巨大商機——普通白血病人吃不起正版的天價藥,急需價格便宜、療效差不多的印度仿製藥。

程勇順利打通了印度仿製藥在中國的售賣渠道,賺取了巨額利潤,還成為白血病人眼裡的「英雄」。然而,好景不長。警察開始查封仿製藥。這生意,做還是不做?

對程勇來說,最大的壓力不是牢獄之災,而是呂受益的自殺,以及他身後千千萬萬因買不起正版藥而絕望到想死的白血病人。程勇從來不想當什麼救世主,但他再也無法拒絕那些饑渴求生的目光。

儘管後續的考驗一波接一波——正版藥商的打擊,假藥騙子的騷擾,公安機關對仿製藥的圍追堵截,印度藥廠因為官司被限令停產……但程勇還是選擇做下去。

男主角有一個信念就是:一個人想活下去,有錯嗎?這不是什麼神聖的理念,只是社會中一個人的人之常情。

有讀者覺得,《我不是藥神》因為敢於直面這一社會現實。電影中的很多片段,都在猛戳現實——

實際在大陸,大部分白血病家庭,因病致貧,只能帶著重重的口罩,住在環境惡劣的小閣樓裡;

生病已經夠慘了,還要被假藥販子欺騙;

成千上萬的呂受益們,因為買不起正版的天價藥,眼睜睜地等死,絕望自殺;

這部電影中經典的一句話也點出了中國當下一個殘酷現實:「老哥我賣了這麼多年藥,發現其實這天底下只有一種病是沒法治的。」「窮病。」

天價藥誰的錯?

誰製造了中國高昂的藥價?《我不是藥神》影片裡,把高昂的藥價歸結於國外製藥公司的黑心。比如片中最大反派應該就是李乃文飾演的瑞士諾華製藥公司代表。把幾塊錢成本的藥,賣出幾萬塊,還振振有詞。

但虎嗅網一篇文章則表示,電影很感人,但批判的矛頭卻指錯了方向。

文章稱,諾華公司研製格列寧藥品,花了超過50億美元的成本,從1997年到2011年,諾華公司一共在研發新藥上投入了836億美元的成本,其中只有21種藥成功獲批上市。

對於製藥公司來說,製藥確實只是一門生意,如果藥品定價太低,他們會虧損,會倒閉,到時候沒公司研發新藥,只會讓誰都沒有新藥用。

但一個事實是,在國內被看作天價藥的「格列寧」,在全世界範圍內賣得並不是那麼貴。但在中國這個人均收入尤為落後的國家,卻是賣得最貴的幾個國家之一。

目前,「格列寧」在中國的藥價是23,500元,而在美國的售價僅為中國的一半,在澳洲、韓國、日本也都比中國低很多。而這些發達國家的居民收入卻是中國國民收入的多倍。

香港醫務行政學院理事莊一強博士早前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時談到這個問題時說,同為專利保護,為何人家的定價卻便宜一半?就是說,即便給了專利保護的特權,也應當根據市場環境定價。「格列寧」的天價,恰恰是中國定價機制出了問題,是藥價虛高的體現。

莊一強表示,中國申報藥價成本時,在各國只含製造成本和研發成本之外,又單獨加上一個中國特色的成本——制度成本。藥品回扣,關稅,一、二、三級經銷商,甚至灰色尋租的錢全部算入……必須得承認,從藥物出廠定價,走到醫院藥房,中間的環節渠道存在太多的灰色空間,層層拔毛導致最終藥價高得離譜。

事實上,「格列寧」在中國的專利早在2013年就已到期,可以製作仿製藥了,但奇怪的是,仿製藥依然很貴,價錢也在4,000元左右。這說明中國現有的單獨定價權,對已過專利期的藥品定價機制不合理。

除了上述質疑,也有評論認為,整個片子把人性都拔得高了,過於美化,現實中感恩和追逐私利的糾結遠遠大得多。

也有網民說,從批判性說,一切還是淺薄,光怪罪藥廠和結尾那段,感覺不到真心的希望。但拍成這樣能過審,也不覺得意外。

有網民對電影中反映出的社會問題的根源提出質疑。(網絡截圖)

影片主角原型--陸勇

陸勇2002年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吃了兩年的瑞士抗癌藥格列寧,花了56.4萬元。儘管曾經是個收入不菲的私營企業主,但面臨高昂藥價所帶來的經濟壓力,不得不選擇來自印度的仿製藥。

不堪重負的他改用印度仿製藥,而這種藥的價格只要瑞士藥的二十分之一。2004年8月,陸勇在病友群分享了這種仿製藥,隨後便有越來越多的病友讓他幫忙代購,人數一度達到了數千人。

2014年3月,陸勇因使用網購的信用卡,幫助上千名病友購買印度仿製藥,結果因「涉嫌妨礙信用卡管理罪和銷售假藥罪」被捕。戲劇性的是,當陸勇被抓後,1002名癌症患者在聯名信上簽字為他聲援。他們中既有大學教授,也有普通市民。

一年後,檢方決定對陸勇不予起訴。陸勇在看守所一共待了135天。

但也有媒體對陸勇提出質疑。微信公眾號「智族GQ」講述了關於陸勇的另一個故事:在推廣某印仿藥7年之後,陸勇轉而推廣另外一種「藥」——印度Cyno公司生產的Imacy。他曾為Imacy在中國的推廣會站台、在媒體上宣傳,並牽線Cyno公司與雲南藥企合作辦廠。

去年3月,「智族GQ」編輯與陸勇同赴印度。經實地採訪發現,Cyno公司有以下疑點:1. 藥廠售藥不要求出示處方,價格是同類產品的四分之一;2. 收款銀行信息一週一變;3. 印度本土藥房中買不到Imacy,中央藥監局查不到,90%的Imacy通過郵寄方式銷往中、日;4. 截止結稿時(2017年5月初),生產許可不合規且過期。經中科院檢測發現,Imacy的有效成分遠小於原研藥。

陸勇最早創建的慢粒QQ群中的慢粒患者李毅達(化名)推測陸勇對Cyno的宣傳,其中有經濟原因,「一句很中肯的評價,就是他是一個商人。」但也有病患認為,陸勇把這個疾病公諸於媒體、公諸於社會,也是一個很大的推動。

背景

電影裡所描寫的這種病症,臨床上稱之為「慢性粒細胞白血病」。影片中的藥物「格列寧」,通用名叫「甲磺酸伊馬替尼片」,一種由瑞士某製藥公司生產的進口藥,藥效顯著,對患者而言如同「救命藥」,但對中國病患來說就像天文數字。

而印度1970年的《專利法》放棄了對藥品化合物的知識產權保護,本國企業開始大量生產仿製藥,並迅速發展成為支柱產業。#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7-06 7: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