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念「709案」三周年 三位妻子寫信呼喊

7日,709案妻子們聚在一起,到最高檢遞訴狀。(李文足提供)
圖為「709案」妻子們聚在一起,到最高檢遞訴狀。(李文足提供)
人氣: 17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全璋,為了你,我什麽困難都不怕,你也要為了我,堅強地活下來啊!」這是李文足給結婚六年、分開三年的丈夫的叮囑。

但也不知身陷囹圄1095天的他能否聽到。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是一位出色的律師,只因堅持人間公道,為遭中共滅絕式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辯護,三年前被當局祕密抓捕,是「709案」中唯一一個至今生死未卜的律師。

「祝願你不要遭到酷刑、每天可以吃飽飯、身體不要生病,現在看守所裡的你學會自已照顧好自己,是我現在最想對你說的話。」原王全璋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寫下對丈夫的祝願。她的丈夫被當局抓捕近七個月。

「709案」另一位律師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回憶這三年,「三年了,膽戰心驚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難卓絕信念堅定」,又留下感嘆:「2018年的7月9號我又該搬家了。」

她們是幾位中國人權律師的妻子,在「709案」三周年之際,或為丈夫寫家書,或感念那些艱難的時光。這一天,除了她們,還有其他中國民眾、部分外國駐華使館用自己的方式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7月9日。美國駐華使館推特帳號連發兩條推特,稱向709律師這些英雄們致敬

一個溫柔有力的聲音

「這些年對於我們來說是一種煎熬。」李文足對大紀元記者說,「對孩子來講,也很痛苦……災難降臨了,困難就會有,但是是可以去克服的。」

三年來,從家庭主婦變成替夫維權的堅持者,李文足一直沒有經濟來源。於是,她不得不把家裡的車賣掉,依靠微薄的儲蓄、賣車款及一些債務還款過活。

「我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李文足感謝一直幫助她的朋友,但是在京的生活消費,維權路上的交通、吃住消費、兒子入園學費等,讓沒有工作的她越來越有壓力,「我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做多久,就是咬牙堅持吧。」

就像她在家書中寫的:「為了你,我什麽困難都不怕!你也要為了我,堅強地活下來!」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被抓捕至今,仍下落不明。圖為王全璋一家合影。(大紀元)

可是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等候,李文足連半點丈夫的消息都不知道,她很後悔最後一次見面時,自己沒有主動給丈夫一個熱烈的擁抱。不然,她或許「可以依靠這個擁抱減輕一絲痛苦」。

更讓她難受的是兒子泉泉的詢問:「我的爸爸是不是死了?」

剛滿5歲的泉泉,已經不再是「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想你了」,而是一個跟爸爸一樣的「小壯漢了」。

「我一直堅定地告訴泉泉:你爸爸去打怪獸了,打完怪獸就回家!泉泉就會邀請小朋友來家裡一起打怪獸,他們把沙發、桌子當成怪獸,拿著枕頭使勁砸,揮著拳頭拚命捶。泉泉跟小朋友說,咱們一起幫我爸爸打怪獸,怪獸打完爸爸就回來了。」李文足在三周年之際的家書中寫道。

「709案」最早被抓的女律師王宇在這個時刻表示:「王全璋是我的同事,我們一起合作過不少案件,他是一個善良正直的人,特別是從目前全璋的情況來看,他更加值得我及其他所有的朋友敬重,我想他會贏得這場戰爭的!在此我呼籲當局儘早釋放王全璋。」

一個質樸無華的聲音

今天不僅是李文足給丈夫寫了家書,余文生的妻子許豔也留下了思念的痕跡。開頭是「親愛的老公」,結尾是「永遠愛你的老婆」。

許豔述說著余文生被抓後,自己維權的種種遭遇。可是她也不忘給丈夫送上鼓勵:「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萬要學會照顧好自已。我也會在為你努力維權中,盡力去照顧好咱們的孩子、父母。」「雖然你現在聽不到我的祝願,但我相信你會感應到妻子的關愛、感應到大家對你的關注與幫助。」

昨天,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社交媒體上披露,自己外出時,遭到所在地派出所和社區人員跟蹤,且被限制人身自由。(許艷推特)
余文生和許豔。(許豔推特)

其實,這一路維權,許豔已備感艱難,不禁心有疑問:「到達各個部門維權,卻沒人管、維權無門的時候,我也會想,你都在為誰承受這些苦難?你為什麽在承受這些苦難?」

不過,幸運的是許豔看到了丈夫的善心:「你在善良、公益、法治與博愛的工作與幫助別人,你是好人。所以,維權路再艱難我也會為你繼續努力。」

余文生被抓之前曾多次聲援的王宇律師,在今天這個特殊日子裡,專門寫了一篇文章《我所認識的許豔》來講述她眼中的家庭主婦許豔:「在余律師被抓後半年多的時間裡,原本是完全依靠余律師生活的全職太太許豔用她那柔嫩的小手撐起了她和她丈夫的一片天空!她用她那羸弱的肩膀扛起了她的家庭和為她丈夫不懈維權的重擔!」

她相信有一天會看到一幕溫馨的畫面:余文生律師和他同樣歷盡滄桑的妻子許豔及剛上初中的小兒子,一家人又親親熱熱地在一起,文生依然豪氣干雲地對我們說:「嗨,沒事!」

一個剛毅決絕的聲音

「709案」律師謝燕益曾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歷經各種酷刑監禁553天後出獄。在這期間,他的妻兒也遭受非人對待,而為尋找謝燕益四處奔忙的母親在他被抓後的第40天突發疾病去世。

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在「709案」三周年之際回憶信中寫道:「老人屍骨未寒我就被天津市越秀路派出所關押三天,其中有一天不讓吃飯喝水、不讓上廁所,婆婆火化後我才走出派出所。」

當時,原珊珊還是一個剛懷孕三個月的孕婦、三個孩子的母親。在生下孩子後,原珊珊又不斷地被當局逼遷、監控,甚至被抓進派出所。

如今,謝燕益被抓後第1100天,原珊珊一家又得搬家,因為高額的房租。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其實被關押的那段時間裡,謝燕益不僅被酷刑,還被改名字、吃藥:「只有十幾平米到處是軟包不能開窗看不見外面的房間裡,被兩個小時一班的武警24小時看守,連大便都要前面站一個後面站一個,規定的坐姿、睡姿不能動,酷刑到不能自主排尿,一頓飯就是金銀饅頭一個大小的量。」「在天津第二看守所官方給謝燕益改名叫謝正東,不讓謝燕益告訴別人自己的真實姓名,別人不能跟他說話,他也不能跟別人說話。與死刑犯同睡,謝燕益沒有任何病症,但要吃藥,吃藥時要用手電筒檢查是否吃下去了。」

即便如此,中共當局還「明示、暗示謝燕益如果不配合即使自己有命活著出去,老婆孩子也不一定有命能看見他」。

不過,慶幸的是,歷經三年苦難,原珊珊對丈夫支持的信念更加堅定,字裡行間中流露出對丈夫的敬佩:「謝燕益作為律師就是有為弱勢群體發聲的使命感⋯⋯不管違法的是哪個天王老子他都義無反顧地依法控告。」

而謝燕益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表示,「709案」是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的較量,也大大加速了眾人的覺醒;集權專制到了最後階段,隨時都可能崩盤;讓和平民主成為共識,心念造物,只要堅持,國家和社會就會有光明的前景。

此外,今天,美國、英國、歐盟的駐華機構,分別通過推特、微博等平台,對「709案」渉事律師及家人表達了關切,同時敦促中共政府尊重公民權利,釋放「709案」在關押人員。

美國駐華使館推特帳號留言。(網絡圖片)
美國駐華使館推特帳號留言。(網絡圖片)
湖南長沙,株洲,湘潭三地公民公開紀念「709」三周年。(歐彪峰推特)
湖南長沙、株洲、湘潭三地公民公開紀念「709」三周年。(歐彪峰推特)

湖南長沙、株洲、湘潭三地公民公開紀念「709」三周年,呼籲中共當局釋放王全璋律師,釋放所有在押良心犯。#

責任編輯:高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