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媒:再次任命大法官 民主黨只能怨奧巴馬

人氣: 227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沙莉編譯報導)福克斯新聞評論員比克(Liz Peek)寫道,自由主義者對川普(特朗普)總統再次有機會為最高法院任命大法官感到惱怒,因為可預見未來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數已經毫無疑問。但他們不願承認的是,民主黨仍在遭受奧巴馬政府的餘波影響。

自由主義者抱怨說,川普政府可能說服了肯尼迪法官在最近宣布退休。但81歲的肯尼迪是不會讓人說服的,也不太可能被操縱。

左派們真正應該感到不滿的對象應該是奧巴馬總統,他在民主黨控制參議院的多年裡沒有說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退休。

金斯堡現年85歲。在未來幾年她肯定會離開高院,開啟了最高法院出現更大保守派陣容的可能性,而且繼任的大法官會履職十年以上。

為什麼奧巴馬沒有做出這種計劃,保證在最高法院出現四名自由派大法官?顯而易見的答案是他從未預料到這種時機有一天會失去。

即使奧巴馬在2010年中期選舉「慘敗」,即使共和黨在任職期間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碩果,但奧巴馬一廂情願地以為這個國家仍然支持他。

正如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記者利亞森(Mara Liasson)在2016年寫的那樣:「在奧巴馬執政八年期間,民主黨比其他總統執政時期失去了更多的眾議院、參議院、州議員和州長席位。」她說奧巴馬的遺產中包括「一個巨大的失敗:削弱的民主黨。」

在2013年,參議院多數黨即民主黨領袖里德(Harry Reid)批准了一項規則改變,終結了少數黨運用拖延戰術來阻撓大部分總統提名人選通過的權力。規則變化之後,參議院無需獲得60票的絕對多數票,只需獲得簡單多數票,就可以中止關於行政和司法部門提名的辯論。

第二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將奧巴馬描述為「不受歡迎的總統在第二任期內跛行」,因為共和黨人重新控制了參議院。由於這一成功,奧巴馬在高等法院安插自由派多數席位的機會幾乎消失了。

2016年春天,參議院共和黨人阻止了對奧巴馬提名的加蘭(Judge Merrick Garland)法官進行投票。共和黨人表示,即將舉行的選舉將允許美國人決定哪一黨的總統可以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

去年,共和黨在參議院中占據了多數席位,參議院將里德的簡單多數票規則擴大到包括最高法院大法官,從而為確認戈薩奇(Neil Gorsuch)法官成為最高法院法官掃清了道路。川普總統挑選接替肯尼迪大法官的人選必須贏得參議院多數選票,這並不容易。共和黨在參議院中僅僅擁有兩席優勢。

現在,自由派們對於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可能發生逆轉感到不安,1973年最高法院對該案的判決使得美國全國範圍內墮胎合法化。新任大法官可能推翻先前判決。

川普總統表示他將於9日宣布他的最高法院提名。總統表示,在選擇被大法官提名人之前,他將會與兩到三名候選人見面。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已經明確表示他希望在今年秋天對新提名人進行投票。毫無疑問,最高法院可能很快就會向右移動,並且民主黨無力阻擋。

正是奧巴馬使他的政黨陷入這一境地。他的反商政策不受歡迎,但從未矯正過。工資停滯不前,就業增長緩慢以及資本投資滯後並沒有督促奧巴馬總統去接觸商界或與商界合作以振興經濟。

過去十年民主黨受到削弱,在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咎於從未獲得動力因此增長緩慢的經濟。而川普總統當選後經濟爆發出了新的動力。

川普總統降低企業公司稅稅率和放鬆監管的措施是奧巴馬白宮無法想到的。即使經歷了八年令人失望和代價高昂的經濟低迷,奧巴馬似乎也從未懷疑過他的政策。

在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羅德(Ben Rhode)的《世界就是這樣:奧巴馬白宮回憶錄(The World as It Is: a Memoir of the Obama White House)》一書中,在川普當選後,奧巴馬問他的助手:「如果我們真的錯了呢?」就像《紐約時報》指出,這是「罕見的自我懷疑」的時刻。

最高法院最近出台一系列裁決,對民主黨來說並不是好消息。其中包括伊利諾州政府雇員詹尼斯(Mark Janus)訴「美國各級政府員工聯盟」(AFSCME)案,這可能會降低支持民主黨選舉的公職人員工會的影響力;維持川普對造成國家安全風險國家的旅行禁令;以及拒絕為同性伴侶製作結婚蛋糕的麵包師勝訴的裁決。

這些裁決和其它裁決顯示了新的保守派最高法院的影響,以及對自由派的遏制。而金斯堡法官的退休可能是另一個機會。#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7-06 11: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