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三周年 李文足發表給王全璋的家書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遭抓捕前與妻子李文足和兩歲兒子合影。 (李文足推特)
人氣: 9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綜合報導)「如果我知道那個上午的匆匆一別,再見卻是遙遙無期,我一定會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動給你一個熱烈的擁抱,不去管蘇州火車站那洶湧的人潮。那樣的話,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等候,我是不是可以依靠這個擁抱減輕一絲痛苦?」

709三週年之際,李文足深情地寫下了這份給丈夫王全璋的家書。

2015年6月初,王全璋去蘇州辦案,而李文足正好帶著孩子去蘇州找朋友玩,一塊兒去了蘇州。9日的那個上午,他們一家三口在蘇州火車站「一個再見、一個擁抱」都沒有,匆匆一別。

7月10日,李文足給王全璋打了一上午的電話,電話一直打不通,「那個時候,我就知道是出事了。」

王全璋曾因代理多起法輪功學員等維權案件,遭到中共當局多次暴力迫害。就在失蹤前的6月18日,他在山東聊城為法輪功學員楊玉喜做無罪辯護時,遭到審判長王英軍指使的法警野蠻毆打。

王全璋之後表示:那是他執業生涯中遭遇最黑暗的時刻,「曾經接到過電話威脅,要我的胳膊要我的腿,曾經遭遇上門抓捕,汽車碰撞,跟蹤,曾經被法官搧耳光,曾經被司法拘留,被扣押電腦手機,這些曾經遭遇的一切,在這一次法院法警們密集的拳頭猛烈暴打頭部之中,盡顯蒼白。」

維權律師梁小軍曾披露王全璋要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的原因,「他說過,他之所以後來不再做那些普通刑事案件和土地拆遷案件的原因,是他認為法輪功修煉者更需要法律幫助,而受助者群體的善良和誠信則讓他更專注於案件的代理。」

在一別三年、1095天裡,兒子泉泉是李文足的開心果。李文足在家書中給丈夫王全璋分享道,「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兒子泉泉長成一個小壯漢了,跟你一模一樣。泉泉上幼兒園兩個月了,至今還沒有被警察破壞,他很開心。」

而2015年王全璋被抓的時候,泉泉才2歲半。文足說,那時她都不知道如何向孩子解釋,警察為什麼要抓走他的爸爸王全璋。

而泉泉卻在和媽媽一起被逼遷、被軟禁、被幼稚園退學、媽媽徒步千里尋找爸爸王全璋的日日夜夜中長大懂事了,5歲多的他都能辨別「後面那個是不是國保啊!」

李文足自言以前自己是一個不愛說話,不愛拋頭露面、非常矜持的人,「709一下子打破了我平靜幸福的生活。那前六個月,我每天都會哭。一個國家怎麼可以這樣,把一個人突然就給你失蹤了,不給你任何交代。你知道這個人失蹤了,對於他的老婆孩子,對他的父母,對他的親戚朋友,是多大的傷害嗎?」

李文足說,王全璋是她最親的人,是孩子泉泉的爸爸,她的丈夫,「在他遇到這樣的事的時候,我要站出來,尋找一個我們應有的對待,我們要一個說法。」

「709」案三週年了,而王全璋目前是唯一一位中共「不審、不判、不准家屬和律師會見的律師」。

王全璋的辯護律師藺其磊說,對王全璋一千多天的違法關押和拒絕律師會見,這在中國司法史上是罕見的,會留下荒唐的一筆。

而對於兒子泉泉擔心「我的爸爸是不是死了?」李文足在家書中寫道:「我一直堅定的告訴泉泉:你爸爸去打怪獸了,打完怪獸就回家!」

7月3日,鑒於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被中共當局綁架、強迫失蹤至今已超過1090天仍下落不明,以及家屬和律師遭受威脅、打擊等迫害的事實,「追查國際」再次發布對迫害王全璋律師和家屬的責任人的追查公告,對參與迫害的相關單位和責任人進行全面追查。#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8-07-09 12: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