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王全璋獲中國人權律師節頒獎

展示中國人權律師的勇氣風采 關注他們的困境危難 譴責中共迫害律師的暴行

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副主席蓋爾女士(Felice D. Gaer)以私人身份參加人權律師節,為王全璋律師頒發「709人權律師獎」,人權律師陳光誠代為領獎。 (王新一/大紀元)
人氣: 10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新一紐約報導)7月9日,第二屆「中國人權律師節」在美國紐約福德漢姆大學法學院(Fordham Law School )舉辦,以紀念在三年前的7月9日那天起,先後遭中共政府抓捕、軟禁或失聯的近三百名維權律師

「他們在過去都受過苦,他們也知道將來可能受更多的苦,但他們都抱有希望。」美國律師基金會代表哈利迪(Terence Halliday)說,他曾在北京的咖啡館裡與多位709事件中的律師深談,這些律師都有過理想,「他們希望(在中國)宗教人士能有自由,包括那些被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但是他們中卻沒人想到,自己頭頂上的風暴竟然來得這麼快。」

美國律師基金會代表哈利迪(Terence‧Halliday)說,他曾在北京的咖啡館裡與多位709中的律師深談,這些律師都有過理想,「他們希望(在中國)宗教人士能有自由,包括那些被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美國律師基金會代表哈利迪(Terence Halliday)說,他曾在北京的咖啡館裡與多位709事件中的律師深談,這些律師都有過理想,「他們希望(在中國)宗教人士能有自由,包括那些被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王新一/大紀元)

2015年7月9日凌晨起,從「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王宇及其家人突然失蹤開始,截止到當年8月21日,共有276名維權律師被抓捕、失蹤或軟禁等,這些律師大都是曾替包括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維權人士等受中共迫害的人士做無罪辯護的良心律師。

而直到目前,周世峰、江天勇等律師仍在監獄中,高智晟和王全璋依然失蹤,生死未卜,超過20名人權律師被吊銷或面臨吊銷執照。

哈利迪表示,迫害依然在繼續,「709不是一個已經過去的歷史事件,709是一個依舊在中國發生的現實。」

頒發首個「709人權律師獎」

活動中,首個「709人權律師獎」頒給了人權律師高智晟和王全璋,由於兩名律師或音信全無或遭中共抓捕,故由高智晟妻子耿和及維權律師陳光誠分別代為領獎。

當高智晟律師的音容出現在介紹短片中時,耿和在座位上用白色的紙巾摀住自己的臉,不住地抽泣。

「我和高智晟已經九年沒有見過面」,耿和在領獎後說,「這些年我就天天找、天天找⋯⋯」

美國律師基金會代表哈利迪(Terence‧Halliday)為高智晟頒發「709人權律師獎」,高智晟妻子耿和代為領獎。
美國律師基金會代表哈利迪(Terence Halliday)為高智晟頒發「709人權律師獎」,高智晟妻子耿和代為領獎。(王新一/大紀元)

高智晟因替法輪功學員、基督徒和底層農民等做無罪辯護,並從2004年底起多次上書中共高層,要求其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和活摘器官,而多次遭抓捕和酷刑毆打,2014年他刑滿出獄後被軟禁,於2017年8月再次「被失蹤」,至今已11個月。

耿和介紹說,自己非常擔心高智晟,因為他2014年出獄後身體狀況便很不好,「他的牙齒⋯⋯」耿和的聲音哽住,她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牙齒被折磨得幾乎沒剩下幾顆的時候,他還大量關注著中國的人權。」

耿和在台上流淚,聽眾們則在台下流淚。一位女士不得不將眼鏡摘下擦拭淚水,而一位男士則用手抵住紅紅的鼻子,看著前方。

但她說,「雖然高智晟再次被失蹤被噤聲了,這恰恰顯示出中共的虛弱」,她感謝主辦方為高律師頒獎,「這是對所有反抗中共暴政的勇士的鼓勵和嘉獎。」

大陸維權律師通過視頻向活動致詞。
大陸維權律師通過視頻向活動致詞。(王新一/大紀元)
大陸維權律師通過視頻向活動致詞。
大陸維權律師通過視頻向活動致詞。(王新一/大紀元)

第二位獲獎的律師是王全璋,活動的主持人、人權網站《改變中國》創辦人曹雅學女士介紹,1999年,王全璋還在山東大學念書時,便開始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是最早期開始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之一。王全璋在709中被抓捕,至今杳無音信已1096天。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通過視頻,感謝主辦方的獎項,並感謝在嚴峻形勢下沒有退縮、給予她們幫助的同行,「這不是客套話,這是我們三年來的真實經歷。」

致頒獎詞的曹雅學女士在場讀了一段王全璋在被捕幾天後寫的《致父母書》,「親愛的父親母親,請為我感到驕傲,並且無論周圍環境怎樣惡劣,一定要頑強地活下去,等待雲開日出的那一天。」

曹雅學說,「這是一個傳達希望的音符,來自於一個最沒有理由還抱有希望的人,所以我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堅強地前行呢?女士們先生們,現在有一隻惡魔需要我們去斬殺,如果不成功,我們的尊嚴、自由和人性將被置於危險之中。」◇#

嘉賓深度討論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嘉賓深度討論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王新一/大紀元)

責任編輯:家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