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貿易戰的虛與實 及下一步會如何

現在中方已在WTO對美國的301關稅提告,事實上才邁出60天「諮商」的第一步,實施上要走完全過程需要好幾年時間。圖為中國山東青島港口。(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9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專家指,加徵關稅負面影響有些被誇大,其實,迄今為止,中美貿易戰的經濟影響有限且目前風險可控。

理論上講,貿易戰的定義是: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國家對彼此的進口商品施加限制,以獲得競爭優勢。

上週五(7月6日),中美雙方開始正式啟動互徵關稅措施,發起貿易戰。「從技術上講,我們處於『貿易戰』,因為我們現在在實施關稅,同時也有報復性回應。」Action Economics投資公司首席經濟學家英格蘭德(Michael Englund)告訴美國財經電視頻道CNBC。

假把式:加徵500億美元關稅的影響被誇大

英格蘭德表示,到目前為止,徵收關稅的影響有些被(媒體)誇大。

CNBC《瘋狂金錢》節目主持人克雷默(Jim Cramer)和投資顧問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首席執行官布魯莫(Ian Bremmer)近期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絕對有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就像是1929年、1930年。」克雷默週五在做客CNBC另一檔節目《華爾街直播室》(Squawk on the Street)時說,「(事實上)它沒有那麼糟糕。」

富國銀行投資戰略分析師多尼薩努(Peter Donisanu)在週五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雖然美中貿易戰的前景有增加,但我們仍相信風險可控。」報告並沒有把這場爭端描繪成會升級為全面戰爭。

英格蘭德也表示,中美衝突對兩大經濟體造成的影響並不顯著。跟兩國的經濟總體來比,這次的關稅影響份額非常小。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曾算過一筆帳:500億美元對美國18萬億美元的經濟影響不到0.3%,而且部分可通過美國對中國徵收的25%關稅來抵銷,還有一部分會在美國國內生產來進行補給。

假設美國找不到替代產品,必須承擔中方徵收的全部25%的關稅成本——總額約125億美元,這一數字約美國GDP的0.071%,屬於經濟預測的誤差範圍。

這筆帳也同樣適用於中國。

真處境:中美加徵關稅的現實表現

英格蘭德分析說,因關稅會使供應鏈成本增加,一些公司需要承擔成本,可能會讓這些公司在中美衝突解決期間會虧本運營一段時間。

第一,雙方依賴海外市場的出口商或製造商將被迫提價,並可能面臨損失。

對雙方的出口商來說,這段時間的日子都不好過,一方面加徵關稅會衝擊企業利潤,另一方面出口商品價格升高,也可能會降低產品的競爭力。

以美國汽車製造商福特和特斯拉為例。幾週前,因中方宣布降低進口車關稅至15%時,宣布在中國市場降價。但從7月6日開始,美國製造的車輛將被中方徵收40%的關稅,特斯拉只好將Model S和Model X售價提高了15萬元至26萬元不等。

除了美國製造商,德國系統寶馬(BMW)和戴姆勒公司也面臨更高的成本,因為他們從美國的裝配廠向中國出口豪華車型。

第二,雙方國內對接的進口商也成為連帶受害者。蘇州華東公司美國企業沃爾瑪的中國山姆會員商店等超市供貨,其總經理彭功(音譯,Gong Peng)表示,在7月6日關稅生效前已加快進口三個集裝箱的美國牛肉;關稅生效後,每個集裝箱的關稅額將高達50萬元;若再進口,他們將不得不承擔關稅或將其轉嫁給客戶。

第三,更多依賴美國市場的在華外企在計劃遷出。在青島設廠的漢泰紡織Hemp Fortex公司,因一半以上的營業收入來自美國,已計劃把製造基地轉移中國境外以避開關稅問題。

為迪士尼、公主等知名品牌玩具製造商代工的Just Play公司,其聯合創辦人格林伯格(Geoffrey Greenberg)也表示,該公司正在嘗試將生產基地轉移到中國境外。

但是總的來說,中國現在沒有出現2015年時的大量外資流出,美國也沒有經濟蕭條的任何跡象,剛剛公布的美國6月非農就業數據也很健康,甚至加徵關稅當日,兩國的股市和匯市都展現了利空出盡後的理性。

假把式:貿易戰政策面上究竟走到哪一步

中美雙方在上週五分別對各自的340億美元出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接下來還有160億美元的出口商品在第二波中被加徵關稅。

而川普之前表示,可能將關稅加碼到5,000億美元;中共發言人稱,中共會奉陪到底。

中國去年進口了1,3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不到美國從中國進口的三分之一價值。外界理解,中方言論暗示,可能採取關稅以外的措施進行報復。

不過,業界普遍認為,中美貿易戰目前並沒有升級到全面戰爭。

「最新的關稅威脅表明,川普對與中方談判取得的現狀感到沮喪,這大大增加了川普尋求利用投資限制、試圖將中方帶入談判桌的可能性。」財富管理集團詹姆斯(Raymond James)6月時在發給客戶的報告中寫道。

富國銀行的多尼薩努則預計,如果徵收關稅是美國用來談判的工具,而不是直接保護主義行為,那麼風險將繼續受到抑制。

下面簡單回顧這段時間的衝突過程。川普總統在3月發出的一條推文中說,貿易戰「(很)好,而且容易取勝」。

白宮首席經濟學家庫德洛(Larry Kudlow)4月曾表示,總統是「自由貿易者」,在談判中使用關稅作為槓桿,並不是實施保護主義政策。

此後,白宮與中國、歐盟、加拿大以及墨西哥在貿易問題上的衝擊升級。

自5月開始,北京和華盛頓舉行了三輪高層會談,並在第二輪中達成非常空洞的共識。顯然,這些並未達到川普的預期,此後白宮宣布繼續推行貿易日程——301關稅繼續往前推進。

真處境:貿易戰的下一步會是什麼

多尼薩努表示,現在的情況仍然是以談判為中心,而不是全面貿易戰。但雙方要達成最終決議,或不太可能快速或順利進行。

他說,面對美國在貿易問題上的高調言論,中方寄望保持強勢回應的姿態,「這可能會阻止在目前情況下迅速解決問題」。

投資銀行B. Riley上週發出的報告也指,儘管最近出現了衝突升級的「鼓譟聲」,但這種情況不太可能導致「相互破壞性的貿易戰」情景出現。

報告認為,目前最大的懸而未決問題是世界貿易組織(WTO)在解決中美知識產權糾紛中的進程,WTO體制仲裁通常需要很長時間,這意味著糾紛「不會很快得到解決」。

現在中方已在WTO對美國的301關稅提告,事實上才邁出60天「諮商」的第一步(見下圖第一個框)。若雙方無法解決,才能進入下一步、成立爭端解決小組。從WTO爭端解決流程上看,要走完全過程需要好幾年時間。#

黃立(2003年),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暨研究所,「WTO爭端解決機制簡介」。(來源:理律文教基金會)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07-10 5: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