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甘肅政府扶貧造假 搬遷新村竟是豆腐渣工程

甘肅省定西市政府建設的「扶貧」新村竟是豆腐渣工程。圖為2013年9月定西市岷縣遭遇暴雨和冰雹襲擊。(Getty Images)
人氣: 33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1日訊】近年來,中共官方的所謂「扶貧」項目爆出不少荒誕事。甘肅省定西市是大陸最貧困的地區之一,當地有不少農民為躲避災害從窯洞搬出來,住進了官方建設的「扶貧」新村,但是這些新建房屋竟是豆腐渣工程,有的房屋已經垮塌,當地村民人人自危。

《新京報》8月10日報導,定西市安定區新集鄉田坪新村的村民們是為躲避災害,才從山上搬到新村的。田坪新村緊貼山坡,是2012年建成的,占地52畝,分上下兩排,總共住了48戶,每家都是13米×13米的院落,包含房屋三間,廚房和羊圈各一個。

住在下面一排的住戶陳彥,就是從新村對面山上的土房子裡搬下來的。他指著自家新屋子大門左側的南牆說,「搬來第一年,牆基就塌了10厘米左右,過路的人趴在地上就能看到我家裡的複合地板。我把洞子整個扒開,用土填上,用石灰抹了,現在又裂開了。」

「第二年整個牆體開裂了四五處,都是六七厘米寬的口子,冬天風大,開裂的地方就灌進風來,耳朵裡都是呼呼風聲,人就凍著。」搬進新居的第三年,大門口的地面裂開了個大口子,門使勁刮著地面也關不上。大門右側南面的牆也在開裂,陳彥用三四根樹幹倚牆槓上,並且用墜石加大力量,防止牆體向前撲倒。

陳彥說,新村的房屋50%以上都開了大口子,住人的屋子裂開7厘米的多得是。還有已經坍塌的,跟他家相隔三四戶的陳德明家,人還沒搬進去,一間客廳、兩間臥室就徹底塌沒了。

田坪村中川社中灣社新村所在的山叫陽窪山,對面的山叫馬蹄灣梁。新村的48戶就是從馬蹄灣梁的老房子(窯洞)裡搬下來的。

新村住戶康學清說,2008年6月突然下了一場大暴雨,馬蹄灣梁的山頂開了一個口子,衝出一條大溝,可能會造成山體滑坡,於是上面就給了易地搬遷的項目。來自村委會的說法是,易地搬遷項目總資金386萬元,包括國家撥款110萬、其它項目整合的資金,還有農戶每戶掏的1.5萬。

從新村開始建設,村民就發現是豆腐渣工程,沒有人願意搬,村裡就動員加承諾,先來的每個人都給低保。這樣,2012年到2013年有七八戶帶頭搬進去。到2014年上半年,餘下有三十多戶才集中搬進去,之後低保就沒了。

新村用地,占了六七戶人家的地,鄉裡不給補償款,而是讓沒有被占地的每戶出1畝,補償給被占地的農戶。新村住戶周瑜抱怨,這樣補來的地,分散在好幾個山頭,東一塊西一塊,離得老遠,根本沒法種。

新屋子傾塌的那家,房主叫陳德明。陳德明家原來在馬蹄灣梁的老房子是窯洞,下雨塌得沒辦法住。當時聽說要建新村易地搬遷,特別激動。他自己在新村花1.5萬買了一套,因為有兩個兒子,又買下了三叔陳天海的那套。

還沒住進去,其中一套新房子就要塌了。一家人特別害怕下雨,遇到下雨就跑出來;聽到什麼地方發生地震,也很害怕,新房子估計連很小的地震都頂不住。

新村的問題越積越多,幾年來村民們不斷反映,上訪了很多次,都沒有得到解決。陳彥說,48戶人家,90%的人都加入了聯名上訪,把名字寫上,把指印拓上。如今,組織聯名上訪的人已經過世了。

根據甘肅省易地扶貧搬遷試點工程竣工驗收辦法,從村委書記、縣市區委書記到市州委書記,從駐村幫扶工作隊、搬遷戶到縣市區發展改革部門、縣市區扶貧辦,都要在項目竣工驗收結論上共同簽字,以確保完成搬遷任務。

但新集鄉田坪村新村的情況是,村民們對新村是否經過驗收毫不知情。當地政府明知工程質量有問題,卻以承諾先來的給低保、降低房價來催促村民搬進危房。

村民們聯名上訪後,當地媒體曾做過報導,當地紀委也介入調查,並處理了一批人。從2009年到現在,不到十年間,新集鄉黨委換了4屆班子,但危房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甘肅省定西市是大陸最貧困的地區之一,全市所有區縣均為國家級貧困縣。

康樂縣,是甘肅省下轄43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去年8月,該縣曾發生一起震驚社會的人倫慘案,一位年輕的母親楊改蘭因貧困殺死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

事發後,大陸資深媒體人郭睿在網上發文披露,經實地調查發現,楊改蘭一家的低保名額被村官分給了該村村書記的親哥哥和侄子等人。#

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8-08-11 7: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