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七夕——前世今生(上)

謹以此文送給我深愛的女孩
作者:M.Hy

七夕:牛郎織女的鵲橋故事郵票。(鍾元/大紀元)

    人氣: 236
【字號】    
   標籤: tags: ,

前世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歲的時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畫,笑語嫣然。她的抽屜裡有一個精緻的木盒子,裡面紅色絲絨,墊著一條細細的銀項鍊。那天七夕,我偷偷打開盒子,把項鍊掛在自己的脖子上,姐姐進來看見,一把就奪了去,叫我不要動,說是朋友送她的。什麼朋友送的,這麼稀罕,我都碰不得?姐姐只是抿嘴笑笑,臉上微微潮紅。

那時的姐姐,特別喜歡照鏡子,對著鏡子仔細梳理著及肩的長髮,對著鏡子細細端詳著華美的衣飾,對著鏡子亭亭而立,盈盈淺笑。我時常躲在一旁,悄悄地看著她,癡癡地想,到十八歲的時候,我也會像她那樣,時而喜悅,時而嬌羞嗎?

風一陣陣地吹,院子裡的玉蘭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如絲的長髮,也漸已過肩。每晚夢迴的時候,依然會想起姐姐看到我戴著她的項鍊的緊張的神情,以及她臉上的興奮和潮紅。

中學的時候,我在女子學堂寄宿,離開了家。同宿舍最要好的女友有陣子總是神不守舍,常常呆呆地看著窗外,眼神恍惚,有時又低頭微笑。問她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卻總是不言不語。後來有一天,有人給她寄了張卡片,我給她拿了進來,她卻一手搶了過去,連謝謝都忘了說。於是,我就知道,她的心裡,有了只屬於她和另一個人的祕密。

我鼓勵她鼓起勇氣去追求,然而她還是搖搖頭,無奈地說:有時真的很羡慕男人。雖然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可是男人大多願意為了幸福而攀山越嶺,而女子,有時連掀一層紗的力氣都沒有。

後來,他們還是走到了一起。她甜蜜地笑著,愛慕的目光追隨著他的身影。的確,沒有比他們更相稱的了。女孩嬌小玲瓏,溫柔可人。男孩高大帥氣,有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他對她很體貼,總說好男孩不該讓女孩流淚。

我為她歡喜,那個懂得珍惜自己的人,恰恰是自己愛著的,對於女孩子來說,無疑是一種幸福。

畢業後的一個月,那天下著大雨,我又遇到了她,她平靜地告訴我,他們分開了,因為男孩已經和別人訂了婚。男孩說,為了家族,他沒有選擇的餘地。那天,她沒有打傘,就這樣站在雨中,雨水濕透了她的臉,她的衣,雨聲掩蓋了她的話語,我知道,她那時在哭。

那天,也是七夕。傳說七夕那天,是一定會下雨的,卻不知那是有情人相逢的喜極而泣,還是癡情人永隔參商的斷腸珠淚。

我一定不要哭,我不要為了哪個男人而哭。

十八歲那年,我遇到了你。

周家在鎮上也算一大望族,周二公子更是人中龍鳳,然而在我眼裡,你是一個遊手好閒的公子,而我,只喜歡腳踏實地的人。是的,我不喜歡你,我討厭你。

那天,你對我說,今晚七夕,我哪裡都不去,晚上八點,我給你打電話,你在家等我,好嗎?我點點頭。

晚上,我靜靜地坐在房間裡,呆呆地看著牆上的掛鐘。七點五十了,我的心忽然一陣急速的跳動,口有點乾,倒了杯水,卻灑出了一半。

八點了,掛鐘「鐺鐺鐺」地敲著,我的心也隨著掛鐘的聲音撲通撲通地跳著。然後,四周一片寂靜,沒有電話鈴聲,也沒有阿媽叫我下去聽電話的聲音。

阿媽,有我的電話嗎?八點半了,我在樓梯上大聲地問道。

沒有沒有。丫頭今天怎麼了?都問三回了。

九點了,還是沒有電話。我忍不住了,要下樓給你打一個電話。不不,我才不是等你的電話不耐煩了焦躁不安,但你答應過給我電話,咱們也算相熟,我只是擔心你有什麼意外而已,嗯,沒錯,就是這樣。

電話響了,是你的聲音。我問,為什麼你現在才打電話過來?電話那邊傳來你的聲音,帶著幾分慵懶,是不是心神不寧?我說,你怎麼這樣說?你說,因為我說了要八點給你打電話的。我氣得一下掛了電話,不爭氣的眼淚奪眶而出,捂著臉跑了上樓。你是故意的,而我,就那麼失態。

我恨你我恨你。只是我沒有留意,外面忽然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

那晚你過來找我,鄉下來的表哥剛好也在,我正坐著打毛衣,你進來了,見到了他。我看到,你的眼神有點尷尬。

表哥和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後來我離開了村子,隨父母來到了這個鎮上。多年不見,我和表哥有說不完的話,於是,你呆呆地坐在一旁,話插不進,卻也似乎不願走。我回頭看了你一眼,然後拿起打了一半的毛衣,對表哥說,表哥,你先試試,看看合不合身?

表哥的臉上洋溢著笑意,說道,好像小了點,不過穿在裡面應該挺合身了。

我笑了笑,坐下來繼續手上的活兒。你站了起來,和我們道別,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我追到了樓下,外面下著小雨,你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黑暗中。

秋風陣陣,我忽然覺得有點發抖,頭也隱隱作痛,表哥的手輕輕地搭在我的肩上,我卻順勢一側,讓開了他的懷抱。

「雨兒,你打的毛衣,又暖和又好看……我,希望這輩子,都能穿著你打的毛衣……」

我輕輕地「嗯」了一聲,鬢髮上的兩滴雨水,劃過了我的臉龐,悄悄地滴在我雙手緊抱的那件還未打完的毛衣上。

我知道,我是一個性格彆扭的女孩。

小時候,阿媽替我縫了一條白裙,裙擺是荷葉花邊。我很喜歡,可是卻莫名其妙地挑剔著。越是心裡喜歡的東西,就越是要苛求完美。我不知道為什麼。

那個七夕的晚上,我正要睡覺,忽然聽到有人彈著我窗戶的格子,我吃了一驚,推開窗戶,發現是你。你對我說,雨兒,我明天要到南方去了,你跟我走,好嗎?

為什麼?這邊有你的家業,還有溫柔的未婚妻,你為什麼要放棄這一切,和我遠走?

雨兒,相信我,沒有什麼比你更重要。只要你答應我,我就放棄這一切,帶著你一起走,去南方,永遠離開這裡。

為什麼?如果你覺得我們是堂堂正正的話,為什麼要離開。難道我們一輩子都得偷偷摸摸嗎?你是堂堂的周二公子,家資殷實,前程似錦,而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兒,我不能耽誤了你的前程,這樣的我們,在一起也不會幸福的。

雨兒,你答應我。

不。

為什麼?

因為我要嫁給我表哥。

我看到你絕望的眼神,我看到你的扶著欄杆的手在微微發抖。我看到你的眼睛裡流出了兩行淚水,可是我忍著,一句話也沒再說。終於,你慢慢回過身,扶著欄杆爬了下去。

我依然呆呆地站在窗前,一動也沒有動。你知道嗎?要是你剛才不顧一切地翻進來,拉著我的手,抱著我,我就會跟你走,無論到哪裡,我都會跟你去。你知道嗎?要是你回過頭來,你就會看到我此刻滿臉都是淚水。電閃雷鳴,忽然之間大雨傾盆而下,你沒有帶傘,飛奔著消失在雨中。猛然,我彷彿在夢中驚醒,拿了把傘,瘋了似的衝了出去,大聲地喊著,文哥,你回來,回來啊!你知道嗎?如果你剛才沒有走,一直都站在樓下,我一定會衝出去,撲到你懷裡……

傘掉落在地上,我一直伏在滂沱大雨的泥濘裡,不知過了多久,直到阿媽把我抱了進屋,然後,我病了。

再也沒有你的音信,他們說你去了廣州,放棄了這裡的一切。

我不顧女孩的矜持,經常跑到你們家,打聽你的近況,他們總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我,可我不管,我什麼都不怕。

又到了七夕。這一天,風和日麗,沒有半滴雨。我呆呆地站在門前,手裡拿著一個小盆子,等待著七夕的雨水。

那一天,周家的人給我帶來了一封信,是你的親筆,還有一個木盒子。我雙手顫抖著拆開了信,那是我熟悉的筆跡:

雨兒:

別來無恙?這兩年頗為忙碌,我不想依靠祖宗產業,盼能在廣州開闢天地,以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最近生意尚可,我亦購置了房產,且算是有了安身之所,但若未能與你相守,所謂房屋,亦只徒然四壁,而非心所嚮往之家園。或許再過些時日,待事業根基穩固,我會返鄉一趟,倘若緣分未盡,我將攜你同赴廣州。這裡有許多你從未見過的花草,香甜的水果,精緻的點心,還有我出海時尋到的許多漂亮貝殼,想必你會喜歡。

雨兒,我想送你一份禮物。從前我送你若干飾物,你總不要,說是花了家裡的錢,你不能收。可是,此次的花費,盡是我近幾月的積儲,拳拳此心,望能中你之意。

兄文手書

我打開木盒子,裡面是一條鑲著鑽石的細細的銀鏈,閃著晶瑩的亮光。

我戴上了銀鏈,跑到周家。文哥,我想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

周家的門前掛著白色的綢緞,僕人告訴我,你再也不會回來了。在最後一次出海的時候,遇到了颱風,你們的船,永遠消失在大海裡面……

剎時間,我只覺得一陣眩暈……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時,她急巴巴地從茶几上的一個牛皮紙袋裡掏出一杯星巴克咖啡的星冰樂,交給警察遞給她,「朱錦呀,這是咱們辦公樓下咖啡廳的星冰樂,我知道你最喜歡喝的了,我呀,特意給你買了帶來的。」
  • 暴虐紛沓的腳步順著樓梯跑下去,消防門開著,那足音發出巨大的迴響,聽得出人不少。耳邊的那個聲音依然在怒罵她,有人出手,一下一下地,用巴掌和拳頭打她,都是壯年暴徒,使出的都是十足的力氣,朱錦被打得睜不開眼睛,雙眸閉緊,依然感覺視網膜上一片血光。
  • 這是我第三次來美國了,辦的是定居,算是美國的永久居民,但仍持中國護照,不是何包蛋諷刺我的成了老美了。
  • 「三毫子小說」意指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版的通俗小說,是當時的流行文化,因售價三毫子而得名,七十年代後便已消失,新一代未必聽過。昨日,作家沈西城與資深傳媒人鄭明仁出席香港書展講座時為三毫子小說「平反」,指這些作品的題材不限於愛情,也曾誕生一些知名作家。
  • 他們又回院裡坐。劉媽給他們換了根蠟,又擺了兩盤蚊香,添了冰塊。馬大夫說沒事了,叫他們休息。李天然乘這個機會起身回屋,取來麗莎給馬大夫的一架新Leica(萊卡相機)、女兒送爸爸的一本皮封日記,還有他選的一支黑色鑲銀的鋼筆。
  • 本來應該下午三點到站的班車,現在都快六點了,還沒一點兒影子。前門外東火車站裡面等著去天津、等著接親戚朋友的人群,灰灰黑黑一片,也早都認了。
  • 八歲的薩米亞喜歡跑步,她和鄰居阿里在沙灘練習、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當她的「專業教練」,為她計時,鞭策她達到目標。對他們來說,在多災多難的索馬利亞,薩米亞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決心要參加奧運,就像她的英雄——偉大的索馬利亞跑步選手莫・法拉。
  • 柏利安大喊,同時三步併作兩步往艙裡去。一盞昏暗的燈左搖右晃,微光中看得出裡頭約有十幾個孩子因為害怕而緊縮在沙發或小床上。
  • 晚間十一點,時值三月上旬,以船隻所處的緯度來看,黑夜才剛開始,第一道曙光最快要在清晨五點才會展露。但黎明能否為獵犬號驅走威脅呢?風浪是否放過這艘羸弱的小船?
  • 大學四年,他穩坐學校代表隊當家捕手位置,雖然學校出外比賽成績一直不理想,但他個人表現始終得到所有人肯定。他的無私及樂於助人,為他贏得最佳人緣,而永不放棄的奮鬥精神,也使他眾望所歸地在大學最後兩年都得到擔任隊長的榮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