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七夕——前世今生(下)

謹以此文送給我深愛的女孩
作者:M.Hy

七夕:牛郎織女的鵲橋故事郵票。(鍾元/大紀元)

    人氣: 110
【字號】    
   標籤: tags: ,

輪迴

我絕對不喝!對著面目猙獰的孟婆,我堅決地說道。

牛頭和馬面把我按倒在地上,撬開我的嘴巴,把孟婆湯灌進我的胃裡。我拚命地扭動著身體,一次又一次把孟婆湯從胃裡吐出來。

牛頭和馬面沒有辦法,看著孟婆。

「到底是因為什麼,讓你不肯割捨前生的記憶,不喝我這碗湯呢?」孟婆盯著我的臉。然而我也不示弱,緊閉雙唇,直直地看著她的眼睛。

一個僕役打扮的人走到孟婆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孟婆點了點頭,又盛滿了一碗湯,拿著送到我的嘴邊,目光也彷彿變得柔和起來。

「我這碗湯,並不是為了抹掉你的過去,而是為了讓你的新生,不受過去的約束」,孟婆溫言道:「一生的記憶,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無比珍貴,但也無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猶如負重攀爬,只有不斷減輕負擔,才能一路前進,因此,人總會不斷忘卻。然而,假若你帶著前生的記憶投胎,帶著這些比你的生命更沉重的記憶開始你的新生,你的人生還會快樂嗎?」

「可是,他對我的溫柔,還有我對他的愛戀,就算再過一千年,一萬年,我都不願忘記,也不會忘記!」

「傻瓜,那個男子已經喝下孟婆湯,投胎去了,他早已把你忘記,你這樣又是何苦呢?」

「啊,婆婆,那你行行好,告訴我他在哪裡,我要去找他。他記不記得我沒有關係,下輩子不管他怎麼對我,我都要好好對他。因為,這輩子我欠他的,實在太多太多……」

「你的這份悔恨,只能讓你置身地獄」,孟婆抬起頭,眼睛似乎凝望著遠方:「所以,如果不能將這份悔恨拋卻,你是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只要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他啊,下輩子變了個女孩,輪迴在五十多年後……」

「好,那我就要變成男孩,我要用一生的時間去疼他愛他。下輩子,他的一切傷心,一切苦痛,我都願意為他承受……婆婆,你能告訴我他在什麼地方出生嗎?」

「你們能否相遇,但憑緣分。」

「那麼,我要在廣州出生,五十年後。」

牛頭馬面把我押了下去。身後的孟婆似乎輕輕嘆了一口氣,耳邊隱隱傳來她的聲音:為情所困,卻不知情為何物,唉……

 

今生

從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覺得我認識你,你我是截然不同的人,可是,我們卻總有說不完的話。

於是,從那一刻,我就開始關注你,悄悄地替你撿起散落在地面的資料,默默地替你收起忘記在課桌上的手飾。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想告訴你,因為我知道,你早已忘記了:你忘記了七十年前的那個雨夜,你忘記了我脖子上的銀鏈,你也忘記了我對你的種種冷漠和無情。你燦爛地笑著,在每一個人面前。

我默默地付出著,也默默地承受著一切。我藏起了自己的光彩,也隱沒了自己的思念,甚至不敢正視你的雙目。你對我很好,一如你對其他人那般。大家都喜歡你,都願意和你做朋友。心裡間或閃過一絲惆悵,但又覺得,其實這樣真的很好,因為,我欠你的實在太多太多,我真的無法再承受你對我的情意了。

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你笑著問道。

因為上輩子我欠你的實在太多了。

是呢,真是奇怪,我覺得我們真的好像曾經相識啊。

可不是嗎?

對於曾經深愛的人,我無法自拔,對於深愛著的人,我更難以自已。我漸漸發覺,我們之間有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壕塹,就像天上的牛郎織女,永遠隔著一道銀河。我愈是不顧一切地付出,我們之間的距離就愈是遙遠。

也許這一切都是註定的,無論前世,還是今生。

「其實我並不想你每天晚上都陪我回去的」,你淡淡地對我說。

「為什麼呢?」

「你送我回去,我很感激,可是,也就僅此而已了。我覺得,你所存在的世界,好像很遙遠,我甚至無法接近半步。然而,我害怕,這樣走下去,我會依賴你,接受你,然後,因為我們之間的無法逾越的距離,我就會傷害你。所以,我們還是遠離一點吧,我需要自己的空間和時間,我想,你也是一樣的。」

心中酸苦,我的腳步有些踉蹌。遙不可及的距離,可不是嗎?因為那從前的一切,那些你已經徹底拋卻的記憶,依然深深印在我的腦海。可是,也正是從前的一切,一直支撐著我的靈魂,讓我走到了此時此刻——我的心意,或許你永遠不會明白,可是,我不需要你的溫柔,我只要看到你幸福。

文哥,當初我拒絕你的時候,你的心,是不是和我現在一樣的疼痛?

於是,我的聲音更溫柔了:「可是,小晴,其實你真的不需要想那麼多。我可以為你付出一切,但從來沒有想過需要你的回報。不管你怎麼對我,我都不會介意的,所以,你永遠也不會傷害我,真的。」

「你只需要好好做好你自己,在我需要的時候,如果你會幫助我,那我就很高興也很感激了。你很好很好,只是,我喜歡的,不能有一點瑕疵,可是,你做不到。」

我呆呆地看著你,彷彿看到當年的我。文哥,告訴我,你恨我嗎?如果沒有我,你的一生,會是多麼的幸福。

也許,牽牛和織女是永遠不會相逢的,那麼,我就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忘記你。用這輩子的付出,償還前生欠你的一切。無論有多苦,有多痛,我都願意。這樣,我所種下的惡業,就能淨除了吧?

又到了七夕,潑瓢的大雨不停地下,直如七十年前的那個夜晚。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情人的眼淚,我只知道,晚上的冷風,吹得我一陣陣的顫抖。今夜七夕,小晴,此時此刻,身在遠方的你,還好嗎?

夢醒了,雨也停了,一彎弦月掛在天邊。月是一張弓,那弦卻是夢。我悄悄地把夢告訴了微風,讓它把祝福帶到你的窗前,撩動你的鬢髮。希望此刻的你,幸福,安寧。(全文完)@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歲的時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畫,笑語嫣然。她的抽屜裡有一個精緻的木盒子,裡面紅色絲絨,墊著一條細細的銀項鍊。那天七夕,我偷偷打開盒子,把項鍊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 此時,她急巴巴地從茶几上的一個牛皮紙袋裡掏出一杯星巴克咖啡的星冰樂,交給警察遞給她,「朱錦呀,這是咱們辦公樓下咖啡廳的星冰樂,我知道你最喜歡喝的了,我呀,特意給你買了帶來的。」
  • 暴虐紛沓的腳步順著樓梯跑下去,消防門開著,那足音發出巨大的迴響,聽得出人不少。耳邊的那個聲音依然在怒罵她,有人出手,一下一下地,用巴掌和拳頭打她,都是壯年暴徒,使出的都是十足的力氣,朱錦被打得睜不開眼睛,雙眸閉緊,依然感覺視網膜上一片血光。
  • 這是我第三次來美國了,辦的是定居,算是美國的永久居民,但仍持中國護照,不是何包蛋諷刺我的成了老美了。
  • 「三毫子小說」意指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版的通俗小說,是當時的流行文化,因售價三毫子而得名,七十年代後便已消失,新一代未必聽過。昨日,作家沈西城與資深傳媒人鄭明仁出席香港書展講座時為三毫子小說「平反」,指這些作品的題材不限於愛情,也曾誕生一些知名作家。
  • 他們又回院裡坐。劉媽給他們換了根蠟,又擺了兩盤蚊香,添了冰塊。馬大夫說沒事了,叫他們休息。李天然乘這個機會起身回屋,取來麗莎給馬大夫的一架新Leica(萊卡相機)、女兒送爸爸的一本皮封日記,還有他選的一支黑色鑲銀的鋼筆。
  • 本來應該下午三點到站的班車,現在都快六點了,還沒一點兒影子。前門外東火車站裡面等著去天津、等著接親戚朋友的人群,灰灰黑黑一片,也早都認了。
  • 我的養生,沒什麼特別,更談不上有什麼養生之道和保健的理論,只不過是東鱗西爪從報上,電視上,親友們的經驗介紹中,吸取適合自己的一條養生之路跟 著這條路不斷走下去,有時不通,及時換另一條路,有時感到這條路難走,也會放棄而捨難求易,一切聽其自然。我願介紹我的養生之路與同學們探討。
  • 八歲的薩米亞喜歡跑步,她和鄰居阿里在沙灘練習、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當她的「專業教練」,為她計時,鞭策她達到目標。對他們來說,在多災多難的索馬利亞,薩米亞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決心要參加奧運,就像她的英雄——偉大的索馬利亞跑步選手莫・法拉。
  • 柏利安大喊,同時三步併作兩步往艙裡去。一盞昏暗的燈左搖右晃,微光中看得出裡頭約有十幾個孩子因為害怕而緊縮在沙發或小床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