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P2P受害人:欲躲房地產泡沫卻掉金融陷阱

。(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467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周慧心採訪報導)7月16日星期一下午四五點時,正在上班的李先生接到太太的電話:「老公,我們的錢可能沒了,全部沒了。」電話裡傳來太太的哭聲。

李先生是湖北武漢人,今年32歲,目前在杭州一間遊戲設計公司工作。在家全職帶孩子的太太,從2015年起陸續將錢投到永利寶和火理財兩個P2P網貸平台。隨著大陸眾多P2P平台「爆雷」,這兩個平台也沒能倖免。

接到太太電話的李先生急忙跟公司請假,回家安撫妻子。

「回家開門時,老婆就抱著我哭,因為我們倆個人的四個帳號,所有的錢都沒了,總共130多萬。」

李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她只是希望手上的錢能抵過通貨膨脹,抵過人民幣貶值,其實她想的就是投些可靠的理財產品。」

事情發生後,他太太一直精神恍惚,總是哭著重複:「我把你的錢全部砸進去了,我把你這幾年所有的血汗錢全部賠進去,我好笨,我好傻,你不應該遇到我。」

聽到妻子自責的話,李先生特別心痛,他不得不堅強起來安撫妻子:「我沒有錢了,只有你跟孩子,如果這個時候你和孩子有什麼事,我真的一無所有了,我希望你能為孩子堅強一點。」

但妻子一直無法走出陰影,甚至開始變得精神恍惚,走路忘記看紅綠燈,李先生非常擔心說:「那時她處於崩潰的狀態。」

報案

接到太太電話後,李先生馬上在第一時間電話報案,但是卻遇到阻力。「我首先給永利寶上海嘉定公司所在地的派出所報案,沒有用,然後又給上海經偵浦東區的派出所打電話報案,也是各種推脫,最後告訴我必須得本人來上海報案。」

「我們自發組織上海本地的受害者報案,然後各種限制說要超過30人才能報案,後來又說要超過3千萬的總金額才能立案。」

李先生7月18日去了上海,他說:「只是做了一個統計把材料提交上去,也沒告訴具體的信息。我們問為什麼別的案子都提出協查通知書,為什麼我們這個不立案,他們只是搪塞,說什麼要做一些信息處理,保密工作,我們都不信任。他不發全國協查,其它地方是不能報案不能受理材料的。」

他介紹說,永利寶有一個客戶群,群裡面的人自發地組織起來去報案。「他們不去凍結帳號,不去抓老闆,中間耗了近一個月的時間,給老闆轉移資金和逃跑的機會,我不知道這中間和政府有沒有利益關係,但是在我們受害者看來是絕對有的。」

拚命賺錢為買房

李先生說,這筆錢是他們買房子的錢,「我們從結婚到現在,都沒有買房,就是想躲過這個房地產泡沫,沒有躲過,又遇到了這個金融詐騙。」

他介紹說,他們夫婦在廣州打拚時,本打算買房。「當時在廣州有一個限制,國家政策有一個三年社保轉為五年社保,當時我在廣州還不到三年,所以沒有資格買房。」

這個制度和城市讓李先生失去了信心,為了孩子將來的教育,他們決定到杭州。「因為中國所有的教育資源戶口跟房子掛勾,強制你要買這個房子。杭州這邊有一個引進人才的政策,也要住一年才能買房子,辦這邊的戶口才能買房。我今年5月份才過來,還沒資格買房。」

由於這些限制,李先生近期無法買房,因此希望攢多點錢,有資格後可以買房。

李先生表示自己是單親家庭,母親含辛茹苦把他養大,家裡很困難,通過自己多年在外打拚,從每月三四千元工資到年薪數十萬元。

這130萬是他們夫婦倆慢慢積累起來的。「大部分是在這三年攢的,因為這三年工作強度特別大,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2個小時,遊戲行業工作特別地瘋狂,有時候週六要加班,說白了是血汗錢堆出來,賺回來的。」

他說:「但是這事爆發以後,所有的錢都沒了,沒有任何可支配的資金,那種特別的無奈、無助,還有一個不到一歲的孩子,突然感覺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相信政府反被騙

李先生說,他們在2015年開始做的是永利寶,後來是火理財,最近才發現兩個平台是一個老闆。

他回憶說,當時永利寶是在央視做過廣告的,「有江西銀行、平安銀行的擔保,還說銀行會幫忙處理各種手續。」

李先生說,當時投理財產品是國家支持的一個創新,而且當地市級政府還頒發了各種獎項,還有各種監管部門,有銀行擔保,大家都很信任,不會虧到本金都沒有。大家都認為,在國家的保護下,肯定不會像賭博、炒股一樣那麼大風險。所以他和太太把兩人所有的積蓄都投在了裡面。

「他們跟我們承諾是一個借貸平台,那邊借貸的人有房產抵押,我們出借人還有合同。可是等到(出事後)處理的時候,發現那些東西都是假的,甚至出借人的名字、身分證號碼都被竄改了,就這樣正常運行了幾年。」

他說:「說白了P2P就是詐騙,他們好多東西都是自融,撈過來的錢投到另外一個空殼公司,然後自己又成立一些不存在的項目,就這樣套錢。」

維權

處於崩潰邊緣的太太,讓李先生非常揪心,「作為她的老公,我很害怕,我只有去維權,去報案,去向政府討說法。」

7月23日,李先生到市政府集合,遇到另外一個平台(普資金服)的維權者,他們大概有二百多人。「我們被關在一個很大的信訪通道裡面,門不給開,我們抗議放我們出去。」

「後來派了大巴車,把我們一部分接到區信訪辦,另外一部分人被接到了上海市公安局那個地方,把這幫人分開了,不讓我們在市政府前鬧。有的人被拖上車,有的被拖在地上。」

由於受害者的施壓,最近終於立案了。

李先生表示,「希望給我們解決問題,不應該挖了一個大坑,就不管了。後面不知有多少人會因為這個事情自殺,或者更大的反抗。」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8-12 10: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