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遼寧本溪監獄「專項行動」的背後

遼寧省「610」、政法委等機構向全省各監獄下令進行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專項行動」,本溪監獄是執行這一指令的急先鋒。(明慧網)

人氣: 209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8月15日訊】本溪監獄是遼寧省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魔窟之一。多年來,監獄根據「上級」的指示,為實現百分之百「轉化率」,採用各種殘酷的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強迫其放棄信仰;在持續強化的迫害中,積累了邪惡的「經驗」。

2007年1月5日,本溪監獄被評為所謂的「省級文明監獄」,並被中共樹為「典型」。2010年9月,中共「610」(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在丹東開會提出:「全國看遼寧,遼寧看本溪。」

明慧網報導,遼寧省「610」、政法委、維穩辦、司法廳和省監管局,利用各市的維穩辦、司法局向全省的各監獄下令,搞一個所謂的「專項行動」,即針對那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強制他們「轉化」(放棄修煉)。本溪監獄是執行這一「專項行動」指令的急先鋒。

2014年10月末,本溪監獄監獄長參加全國監獄長會議回來後,就對所有非法關押在各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轉化」,叫囂著要有百分之百的轉化率。

下面列舉案例,揭露本溪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手段。

兩個月「抻床」折磨

2011年8月,監獄以梁運成不穿囚服、煉功等為藉口將他關進「小號」(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小屋)。七八個警察及三四個犯人強行給他剃光頭,套上囚服,把他仰面釘在鋪板上,兩臂抻直;兩隻手分別被兩個固定的手銬銬住;兩隻腳的腳腕被一條鐵鏈釘上,鐵鏈的中間鎖在一固定的鐵環上。

天花板上安有一盞不滅的強光燈和全省聯網的監視攝像頭。白天高音喇叭連續幾個小時播放誣衊法輪功的錄音。

中共酷刑示意圖:「抻床」──銬在床上並被強光照射。(明慧網)

梁運成曾是丹東鳳城市法院法官,2010年9月5日,被鳳城市白旗派出所多名持槍警察綁架,後被鳳城法院枉判3年;2011年4月下旬,被劫到本溪監獄迫害。

「他們想利用這種酷刑(「抻床」)逼我『轉化』。於是我就絕食絕水反迫害。獄醫就指使犯人從鼻子裡插管給我灌玉米麵粥。30天後,他們怕我死了,只扣一隻手,腳不變(戴腳鐐)。兩個月後,我生命垂危,他們把我關進監獄醫院。」

「由於他們不給我交申訴狀(註:梁運成到本溪監獄後向遼寧省檢察院寫了申訴狀交給了監獄,請監獄郵寄給省高檢),所以我還一直絕食。絕食絕水63天後,他們把我轉到大連市監獄。」

2015年7月10日,在中共最高法院於同年5月1日提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梁運成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上面是他在訴狀中陳述的一段遭抻床迫害的經歷。

在「死人床」上幾近憋死

本溪監獄為逼迫劉德服放棄信仰,採用不讓他睡覺、罰坐水泥地、群毆、用點燃的菸頭烤鼻子等酷刑折磨他。

一天晚上8、9點鐘,在獄警隊長宋群安的指使下,幾個犯人將床單撕成條狀,用布條繞著劉德服的胸部一圈一圈地勒緊後,把他的手腳綁在「死人床」上,開始抻他(把四肢拉到極點)。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圖:抻床。(明慧網)

劉德服被抻得渾身劇烈疼痛,胸部被勒得喘不上來氣,就在他快被憋死的時刻,喊了一聲:「放我下來。」

犯人們以為劉德服「轉化」了,把他從「死人床」上放下來,帶他到獄警宋群安那裡,讓他寫「轉化」書。走路時,劉德服的頭磕到暖氣片上,鮮血從頭上往下淌;40分鐘以後,他才被拉到監獄外醫院,縫了21針。

從醫院回來後,劉德服被直接關入「小號」、鎖地環連續20來天;從「小號」出來後,被直接轉到七監區。

劉德服是瀋陽市瀋河區的法輪功學員,2012年12月9日下午,被大東區公安分局大北派出所警察綁架,枉判3年,於2013年6月7日,61歲的劉德服被劫到本溪監獄老殘隊迫害。

劉德服(明慧網)

脖子被電出水泡

2011年11月20日,撫順市東洲區法輪功學員周波被綁架,當晚被劫到撫順市看守所迫害;37天後,被枉判4年;2012年3月18日,被劫到瀋陽監獄;同年4月18日,又被劫到本溪監獄。

5月10日開始,周波被24小時罰站,不允許睡覺。他被綁到暖氣上,稍有反抗,就被拳打腳踢,吃飯時只給他一點。犯人受指使「轉化」他,他不聽,犯人就用字典打他腦袋,迫害持續了四天。

「2014年8月,在家人看望我時,我將遭受的迫害對家人說時,被監獄聽到。獄警馮志友請示監獄長潘東澤停止接見,潘東澤批准後,以我泄漏監獄祕密為由,三個月內禁止家人接見。

「我雙手被銬住,被吳黨和幾個警察帶到辦公室,進到辦公室後,吳黨帶頭對我拳打腳踢。呂軒、李福田、馮志友、郭濤一起拿電棍電我,共兩次,之後馮志友又扒光我的上衣,又電了兩次。呂軒還用長膠皮棒抽我的後背,我的脖子腫起,後背被電出很多水泡。」周波寫道。

中指皮膚被菸頭烤焦

2013年1月,47歲的丹東五龍背毛絹社區的周琳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枉判4年,後被劫到本溪監獄迫害。

2014年11月12日,周琳被二監區獄警大隊長高雲祥關「小號」整整10天。從11月24日開始,一直到26日,高雲祥指使犯人把周琳綁在老虎凳上,用膠帶把他的雙臂和雙腿纏在凳子上,周琳完全不能動,吃飯喝水讓人喂,大小便讓人接。

其中犯人石健在折磨周琳的過程中,用腿把他的小腿迎面骨磕破,還用燃燒的菸頭烤周琳的手指頭,周琳中指的皮膚被烤破、烤焦,很長時間才好,一直留有疤痕。

整整三天三夜,吃飯時只給周琳一丁點發糕,渴了用水給他沾沾嘴唇。他一動不動地被逼看誣衊法輪功的錄像洗腦,稍一打盹就被捅。

高雲祥多次對法輪功學員說:「我要是說了算,我就用槍都把你們『突突』了。」

酷刑圖:老虎凳。(明慧網)

前胸、兩肋的皮膚被一起撕掉

2015年2月,53歲的原中國農業銀行遼寧省分行科技處工程師陳秀被劫到本溪監獄。

2015年11月,本溪監獄開始所謂的「年終轉化」。11月23日早上,在出工路上,六監區獄警隊長陳耿指使幾個犯人把陳秀弄回獄警辦公室。辦公桌和牆壁都已蒙上了棉被,獄警將陳秀綁在椅子上,再用透明膠帶把其手腳都纏在椅子上。陳耿用電棍對陳秀全身電擊,從脖子到前胸、兩臂到雙腿,直到電棍沒電了才住手。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明慧網)

第二天,犯人用毛巾把陳秀嘴堵上、套上頭套,接著用電棍電他。下午,兩犯人打陳秀的前胸,用鞋跟用力輪番搓他的前胸、兩肋;搓了一段時間,犯人石健對另一犯人說:「現在皮膚已經搓冒油了,繼續把皮膚搓爛。」

兩人又輪番搓了有兩個多小時,直到陳秀的前胸、兩肋部位皮肉被搓爛,血肉和背心粘在一起。

陳秀被折磨得喘不過氣來,這時陳耿進屋又拿著電棍開始電,直到陳秀沒有任何反應了才停手。

大約晚上8點多,一犯人用剪子把粘在他身上的背心剪開、用力一揭,前胸、兩肋的皮膚也被一起撕掉了。

電線頭觸到身上 渾身劇烈抽搐

2014年3月26日,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孟憲光被綁架;後被和平區法院誣判3年半。2015年2月15日,孟憲光被劫到本溪監獄迫害。

2015年4月,遼寧省監獄管理局搞所謂「認罪伏法」行動(遼寧省政法委統一部署),要求所有在押人員,不管是有罪的還是被冤判的,不管是上訴的申訴的,一律被強制要求寫認罪伏法書。孟憲光認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罪,堅決不寫。

孟憲光(明慧網)

在獄警指使下,孟憲光被犯人楊忠華叫到一個沒人住的監舍裡(裡面沒有監控)。他們把他踹倒後,又用拳擊打他的頭部和胸部,把他一直打到牆角。

楊忠華持續打了他20多分鐘,直到打累了才停手讓孟憲光走。孟憲光被打得一瘸一拐、很吃力地扶著牆走回監舍。

中共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2015年10月18日,本溪監獄為「轉化」孟憲光,把他從八監區轉到六監區。當天下午,陳耿指使犯人把他弄到一間屋裡,用塑料袋套頭,用襪子堵住嘴,把他的胳膊、腿都用透明膠帶纏在椅子上。

獄警劉明浩撕開孟憲光的衣服,往他頭上澆涼水並毒打他,邊打邊說:「你不是煉嗎,讓你煉!」

第二天早8點,陳耿又指使犯人石健拿著電線的一端,把電線頭觸到孟憲光的身上,把電棍觸到電線另一端的電線頭上,通過電線傳導電擊孟憲光。石健還把電線頭觸到孟憲光的陰部,邊電邊說:「讓你斷子絕孫。」

孟憲光被電得渾身劇烈抽搐,而石健等卻在孟憲光痛苦的抽搐中哈哈大笑,以此取樂。

被迫害得嚴重脫肛

2015年11月4日上午,61歲的原空軍訓練部教官劉家澤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在瀋陽市瀋河區望遠小區的家中被騙到派出所,當晚被劫到瀋河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劉家澤(明慧網)

被非法關押期間,劉家澤大量便血,被看守所拉到瀋陽市肛腸醫院做手術;手術做完後,就被拉到瀋陽242醫院非法關押,四肢被綁在病床上。這次手術造成劉家澤直腸粘膜脫垂(俗稱脫肛)。

2016年12月27日,劉家澤被瀋河區法院枉判3年;2017年4月25日,被劫到本溪監獄二監區迫害。劉家澤身體狀況很差,經常脫肛;排便時,直腸粘膜脫出到肛門外,便後得自己用手把脫出的腫物托回肛門內。即便這樣,他還被電棍電擊,被強迫幹活。

被折磨致癱瘓 回家21天離世

2014年11月1日,瀋陽市于洪區大興朝鮮族鄉大興村法輪功學員路遠峰被大東分局東山派出所警察綁架;2015年6月6日,被大東區法院枉判3年,後被劫到本溪監獄迫害。

路遠峰生前照片。(明慧網)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點,二監區獄警大隊長賈長海指使犯人王克斌,把正在車間做奴工的路遠峰叫到二監區車間管教辦公室(沒有監控)。進屋後,賈長海問路遠峰:「還信仰法輪功嗎?」路遠峰說:「信!」

賈長海隨後就夥同獄警牛岱用手銬把路遠峰背銬起來,將他按倒在地;然後又指使犯人把路遠峰摁住。一人踩著路遠峰的頭,另兩人對路遠峰邊踹邊罵。

賈長海拿起高壓電棍在路遠峰前胸、後背、頭、手等處電擊,十多分鐘後,電棍沒電了,賈長海又換了一根電棍繼續電擊;共用了三根電棍,持續電擊了40多分鐘。

路遠峰被電得渾身抽搐、在地上翻滾,發出痛苦的慘叫聲,在二、三監區車間都能聽到。犯人牛岱在整個過程中一直踩著路遠峰的頭;路遠峰的前胸、後背、頭、手等處被電的部位皮膚燒焦。

由於殘酷的摧殘,路遠峰的身體每況愈下;2017年11月1日,冤獄期滿,他已被摧殘得身體消瘦、目光呆滯、口齒不清、股骨頭斷裂、錯位、身體癱瘓。2017年12月9日,他回家後僅21天就含冤離世,時年63歲。

被迫害致腦出血 成植物人離世

2000年12月16日,家住撫順市順城區輝南路40-1號樓的法輪功學員胡國艦被撫順市公安一處綁架,次日被劫到撫順市看守所迫害;2001年11月,被順城區法院枉判10年;後被劫到瀋陽大北監獄繼續迫害。

2010年12月16日,胡國艦出獄時,已被迫害得說話吐字不清、記憶減退、多次暈倒;後經撫順市中心醫院診斷為「多發性腦梗和腦萎縮」。

胡國艦生前照片。(明慧網)

2015年7月7日,胡國艦在撫順市東洲區好運角小區發放真相資料時,遭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東洲區公安分局東洲派出所綁架;2015年11月12日,被東洲區法院枉判4年;2016年5月4日,被劫到本溪監獄。

當時胡國艦身體狀況很差,右側半邊身子不好使、走路困難、言語含糊不清,身上帶有一份「腦血栓後遺症」的書面證明。本溪監獄強迫他到工作強度極大的八監區。

2016年5月26日晚上,管事犯人把胡國艦弄到洗漱間,扒光衣服,往他的頭上持續澆冷水、拽頭往牆上撞。當晚8點多鐘,胡國艦跌倒在地;犯人見狀,用腳踢他的頭,邊踢邊說:「你別裝了。」見他不省人事,就報告給值班獄警。

120救護車把胡國艦拉到本溪中心醫院搶救,經頭部CT檢查提示:大面積腦出血,腦室積血,中線結構移位。手術之後,胡國艦再也沒有醒過來,成了植物人。

胡國艦在本溪市中心醫院。(明慧網)
病床上的胡國艦還戴著腳銬。(明慧網)

2018年5月14日早7點30分左右,胡國艦的妻子接到本溪監獄的電話,說胡國艦病危,讓她速來本溪市中心醫院。當她趕到醫院時,胡國艦已經在監護室中。15日零點剛過,胡國艦含冤離世,年僅48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8-27 7: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