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梅公子:黑白顛倒 歲月靜好

人氣: 105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9日訊】筆者很喜歡的一部美劇——《Desperate Housewives》,中文譯作絕望主婦。 裡頭講述了一群被生活折磨得披頭散髮的家庭主婦們,在經歷著令人傷透心的丈夫、婚姻、熊孩子的歲月裡,彼此攙扶,情義在各種風雨挫折中,歷久彌新。總之,這群婦女雖然也塗脂抹粉、插花帶朵、出入廚房和花園、時常被生活打擊得花容失色,其實,人家是一群梁山好漢。

裡頭有一個患完美癖的主婦Bree,以事事體面為生活第一宗旨,隔壁鄰居家發生了人命案,正在舉行讚禮,她烘烤了一籃餅乾送上門去,以示撫慰。還友情提示,食用完畢後,記得把籃子還回來哦。

筆者的觀劇記憶最深的一幕是,當生活像一艘破船哪兒哪兒都在漏水時,有一天Bree在家照例舉行宴會,就是那種燭台高照、檯布雪白、瓶插鮮花、冰桶浸香檳,賓朋們個個紳士淑女,女主人滿面笑容地,從廚房烤爐裡端出獨家配方的美食,獲得滿場讚美的家庭小宴會。這時候,Bree的敵人之一,她的前夫,好死不死地出現了,按門鈴後被驅,又在門前的綠草坪上滿地打滾一哭二鬧起來。賓朋們聽到門鈴和隨後的喧囂,在燭光之下面面相覷,不確定是不是還能繼續把假裝不知道給假裝不知道下去,眼看著一個美好的宴會就要被攪黃了。此時,女主人Bree悄沒聲息地出現在二樓的陽台上,手裡端了一把長柄獵槍,像一個熟練的獵人那樣眯起一隻眼睛,槍口對準草坪上的那個傢伙。這姐們口氣決絕地招呼前夫看過來,同時手法老練地拉起了槍栓,只差叩動板機,讓子彈射出去這一步了——前夫聞聲抬眼一看,嚇得魂飛魄散,麻利地從草坪上爬起來,一溜煙消失了。Bree放下獵槍,回到廚房,戴上隔熱手套從烤爐裡取出美食,笑容迷人地端上桌,隨即坐在主人席上,打開一個話題,開始宴會。是的,沒有什麼可以阻止Bree開party辦宴會!

像Bree這樣立志要體面生活的狠角兒,在我們生活裡是一個巨大的群體,有男有女,各行各業,為了得到看起來美好體面的人生,克服難題掃除不堪的勁頭,雖五湖四海卻萬眾一心。他們對待可能讓自己生活美好程度受損的事務,就像Bree會端起獵槍捍衛宴會一樣決然。

筆者自信,正在看文章的你,身邊一定也有這樣的人。譬如女性,她們一般都有一份優渥的日常生活,人看起來也挺好的,教養也不錯,富有人情味。朋友們聊天範圍大致圈定在情感(包括男女情感糾纏、智鬥小三、趕跑惡公婆小姑等);甜品;烘培;品酒;插花;讀書觀影劇場演出等等,購物呢,則從買菜買鞋買車到世界各地買房子買理財產品,全都能侃侃而談。出了這個圈,那就有危險了,友誼的小船可能說翻就翻。

筆者見識過一群婦女的下午茶聚,其間有一個見多識廣者說到國外教堂每年舉行的大義賣,然後話題扯到最近浙江一帶拆了很多教堂,很多基督徒被抓了。

「啊,真的嗎? 我周圍好多基督徒呀,都是從國外回來的那種啊,他們都很安全啊,定期去教堂禮拜啊。」

「他們去的是那種被共黨統戰了的教堂吧, 那種教堂都是跟馬克思走的。」

「哦?教堂就是教堂嘛。」

對方既然被圈定為見多識廣者,就只好費盡口舌,給她講了統戰之下的基督徒與民間自發信仰的基督徒這兩個群體的區別,就是拿工資的和尚和民間自發信神者的區別,終於口乾舌燥地停下來喝口茶,對方又繞回來了,嘟著嘴道,「 反正我周圍那些基督徒都挺好的。他們都是國外回來的,有的老公是外國人嘛,政府對他們挺客氣的。」

又一回,她們集體到香港購物,在半島酒店下午茶時,談起採購斬獲以及見聞時,自然滑向了好多法輪功修煉者在街頭發真相資料這一幕。

「 哎呀最煩這群人了,香港也有巴黎也有,哪都有。他們在街頭擺的那些圖片,開膛破肚的,血淋淋的,嚇死人了呀。」

「 你只是看一看就嚇死了,那要是有人正在活生生經歷這些事呢?」

「 不要講了呀,你沒看見人家在吃東西呀?」

「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 可我生活裡沒聽到過唉,我鄰居呀、我朋友呀,我從小到大都沒看見過誰經歷這些事。應該不是真的。是他們編出來的吧。 」

看,對話大抵如此循環,出不了這個圈。她們的思維邏輯,猶如神龍一樣在雲霧裡出沒,見首不見尾,雲遮霧繞,全無連貫性。在這樣的談話對手面前,任你飛跑著多麼想跟上她的邏輯、多麼想尋覓其思維的連貫有序性,也是枉然。她在天上飛,你在地上跑,東邊一句西邊一句,把你跑得汗流成河披頭散髮也跟不上。面對這穿雲吐霧的無章可循的思維,你再堅持人應該尋求真相,不就是存了心,堅持要把她嚇死嗎?且,她們自有一套消弭不愉快的本領——生活如此美好,這件可怕的事一定是不存在的好嗎!

與這類養尊處優的女性比肩而行的,是群體更加龐大的男性同胞們,他們大多是所謂的社會精英,具有高學歷、高收入,在社會分層中屬於較高地位。這一類人邏輯清晰、思維理性,對待婦孺彬彬有禮,還難得的鬚眉修潔、教養得體。他們所獲得的資訊,包括被稱之為禁聞的那一類思潮,自然也有所了解。但是,這不是他們要支持的。因為,真相和鐵幕後受害者死傷無聲的痛苦,這太勢單力薄了,太沒有勝算了,總之,相當非主流。

主流是什麼,自然是大多數人在一起的地方,民族主義向來是最安全的護身符。我愛我的國,我們是共產主義的接班人這麽大個任務不能隨便張揚,但心裡明白著呢。對對對,你說得都有道理,可是,你還不允許國家走點彎路嗎?你沒看我們的經濟形勢多好,天天馬路上堵車堵得燈火通明的,這表示經濟大好,錢財滾滾。毒疫苗毒奶粉以及一壓就垮的樓盤橋梁的確存在,活摘器官也可能是事實,然而,so what?水漲船高賺大錢才是主流,你支持真相就會被國保找過去喝茶,打得鼻青臉腫斯文掃地,又能改變什麼呢?生活嘛,就看你自己想要什麼了。人家要信仰要真相讓他們要去。總之,我選擇老婆孩子熱炕頭,你總不能說我連過好自己的小日子也錯了吧,我愛我的家人總沒錯吧?中國強大,我們走遍全世界都有面子,與有榮焉,挺好。別的,都太不現實了。

這男男女女分門別類無窮多種,然而殊途同歸,一個共同心聲就是——過好自己的日子。做好自己的工作,管理好自己的帳戶、身材以及食譜,伺候好自己的家人孩子和頂頭上司。那些會妨礙自己過愉快生活的、關於天問的、天理良知的拷問,這都不屬於愉快生活的一部分,理應被屏蔽。那些鐵幕背後被打得面目全非、失去人身自由失去財產失去身體器官的人——我真的是看不見你們,因為看不見嘛,你們也就不存在了,你們到底有多冤屈,就跟我們正常人類沒關係了。

這是一個龐大的、神經堅韌得令人不得不肅然起敬的群體。他們要過好日子,要在鮮花盛開的大房子裡舉行宴會的心力勁兒,完全就像美劇裡的那個絕望主婦Bree,隨時提著一桿獵槍衝出來,一切不符合宴會氣氛、不符合美好生活規則的、讓人心裡添堵的,都會被他們用意念射殺。他們不敬天地、不畏鬼神,因為科學證實了這些都不存在,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真理呀、正義呀,都是些形而上的修飾詞而已。他們的意志就像花崗岩鑄就的城堡,裡頭保護著他們歲月靜好的好日子,任城堡外被枉殺者的鮮血比葡萄酒更濃。#

責任編輯:李天琦

評論
2018-08-19 7: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