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佛州新聞簡訊(8月10日-8月16日)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蔚溪邁阿密編譯報導)

「我們相信上帝」標牌在各校展示

從本週開始,佛州要求所有公立學校展示佛州官方座右銘 「我們相信上帝」(In God We Trust),並且應在「顯眼的地方」張貼。這是由州民主黨眾議員Kimberly Daniels提議的,州長斯科特於3月份簽署了這項法案,要求「每個學區董事會」將其展示在「學區所有的學校和學區董事會使用的每棟建築內」。雖然「我們相信上帝」自1868年以來就一直是佛州印章的一部分,自1900年以來也一直在州旗上,但只有自2006年以來才成為佛州的座右銘。之前的座右銘是「我們信賴的是上帝」(In God is our Trust)。丹尼爾斯在推動該法案時告訴眾議院委員會的議員們:「這個座右銘展示在這個宏偉的議會大廈的大廳裡,印在我們的貨幣上,它是這個偉大國家基礎的構成部分,它應該被展示以便讓我們的孩子接觸到和接受這個偉大座右銘。」

州長宣布佛州進入緊急狀態

週一(8月13日),針對今年超強的赤潮和有毒藻類在佛州的西海岸蔓延,留下了成堆的死亡野生海洋生物,佛州州長斯科特宣布從坦帕灣南部延伸到大沼澤地邊緣的七個郡縣進入緊急狀態。斯科特承諾提供150萬美元的緊急資金援助,他在週一的一份聲明中說。 「我發布緊急聲明是為經歷紅潮的社區提供大量資金和資源,以便我們能夠對抗其可怕的效應。」斯科特發布的行政命令將使更多生物學家和科學家協助清理和救援動物。在坦帕以南兩小時的Lee郡,在170多個海灘入海口放置了紅潮標誌,州政府將撥出額外資金清理海灘。斯科特說,他將為Lee郡再提供90萬美元補助金以清理與紅潮有關的影響,使Lee郡的紅潮補助金總額超過130萬美元。

倚持不退讓自衛殺人的佛州男被控

佛州檢察官8月13日對一名白人男子提出過失殺人罪指控。該白人男子Michael Drejka三週前,在停車位爭議中槍殺了一名手無寸鐵的黑人男子Markeis McGlockton。但是,因為佛州的「不退讓自衛法」(stand your ground),當地治安官沒有逮捕他。週一德雷卡被拘留,保釋金為100,000美元。 他可能面臨的最高刑期是30年監禁。他的第一次出庭在週二,8月14日通過郡監獄的視頻出現在法庭上。 Pinellas郡法院的Joseph Bulone法官週二表示,如果Drejka被保釋,他必須將所有槍枝交給治安官,戴上腳踝監視器,並且不能離開美國。 這次由監視攝像機拍攝到的槍擊事件,重新引發了關於不退讓自衛法的全國辯論,並導致抗議者示威,他們批評警長沒有逮捕Drejka。

科學家緊急拯救佛州最大珊瑚群

位於南佛州的最大珊瑚群被一種來歷不明的疾病困擾 – 有時稱為白瘟或白斑病 – 在2014年首次從弗吉尼亞礁島發現。在過去四年中,它已成為流行病並蔓延到不同種類的珊瑚中,從馬丁郡一直到佛羅里達礁島中部。2015年諾瓦東南大學(Nova Southeastern University)確定的115個大型珊瑚中,到2018年有9個徹底死亡。許多其它珊瑚已經從大多數是活的變為大部分已經死亡。該大學進行的一項綜合調查發現,從比斯坎灣北部到馬丁郡的海岸295個寬度至少為6.5英尺的大型珊瑚,其中幾乎有一半已經死亡,在153個活著的珊瑚中,有41個死亡率超過95%。這是對南佛羅里達珊瑚礁的最新威脅。科學家、研究人員、研究機構和地方政府正在與佛州合作,以確定疾病的原因以及如何阻止它。

佛州女網上約會被騙100萬美元

薩拉索塔69歲的女子Pamela Viles認為她在網上遇到了好男人,但最終發現被騙了。她說她在網上遇到一名男子,冒充他在澳大利亞出生,是加拿大公民、是一位企業主。這名男子向她求婚,她說他每天給她發短信,每週打兩次電話。韋爾斯說:「我感受到親密、愛情、周到和夢想,如此深刻,我覺得我真的比他認識的任何人更了解他。」從2016這名男子開始要求Viles借錢給他開展業務。她從銀行帳戶中提取資金,並通過信用卡預付現金。到今年,估計她給他約100萬美元。她現在的債務約為35萬美元。聯邦調查局說,浪漫騙局已存在多年,導致盜竊數百萬美元。騙局中個人的照片「是虛假的」,個人資料也是假的,通常是為了迎合他們所針對的個人而設計的。

候選人被指假文憑後退出選舉

Melissa Howard在共和黨初選中競選佛羅里達州眾議院的一個席位,她在臉書上發布了一張照片,她自己坐在沙發上,拿著一張大證書,似乎是她的學位。雖然Howard確實在1990-1994年上過俄亥俄州的邁阿密大學,但她只是註冊上學,從未獲得畢業文憑,也沒有獲得學位。週一,她道歉並表示她打算繼續參加競選,但到週二,Howard退出了。她說:「我能為我的社區做的正確的事,就是退出競選。今天我會這樣做,我犯了一個可怕的判斷錯誤,我深深地抱歉。」佛羅里達州眾議員、Howard的競選財務主管Joe Gruters說:「她做出了正確的決定,並為社區和共和黨挽回了任何額外的損失。」

責任編輯:黃雲天

評論
2018-08-17 4: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