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苗受害兒五臟衰竭亡 家人18年艱辛維權路

河北唐山市的毛毛正常發育,但接種疫苗致腦殘,後期五臟衰竭瘦骨嶙峋。於2017年6月離世。(圖片家長提供)

人氣: 18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毛毛(小時候)發育很正常。2001年接種疫苗時有低燒,體溫37.3度。但醫生說不算燒,說『得打,以後不補』。就打了。第二天晚上去急救,醫院放棄了。母親走了;父親不工作,老是想不開,家敗人亡嘛!我是她姑姑。」

河北唐山市接種疫苗腦殘患兒毛毛的姑姑毛鈺淩向大紀元記者細訴,一針疫苗給一家三代人18年帶來的痛苦和艱辛維權的過程。

她說,瘦骨嶙峋的照片是2015年照的,當時毛毛已處於腦殘的臟器衰竭後期,這段期間約4年。「我們沒有錢做康復呀!如果做康復,如果我們當地政府稍微有作為一點,(醫院賠)這48萬塊錢早一點給我,孩子或許能生存、能自理。但拖了15年(2016年)才給解決。唉呀!我真是無語。」

河北唐山市接種疫苗致腦殘患兒毛毛,後期五臟衰竭瘦骨嶙峋。於2017年6月離世。(圖片家長提供)
河北唐山市接種疫苗致腦殘患兒毛毛,後期五臟衰竭瘦骨嶙峋。於2017年6月離世。(圖片家長提供)

「這十幾年,我們一直都在上訴、駁回;抗訴、駁回,發回重審、指令再審,就這樣一直審;我們就一直敗訴,孩子也病重。可能是在我一直維權的壓力下,到2016年河北法院強判。終審,就給我這樣假結案了。」

毛鈺淩回憶說,2001年毛毛7個月大,家裡收到指定的河北唐山市豐潤縣城關衛生院強制接種「A群腦流」疫苗通知。當時孩子身體狀況、表達能力及反應都很正常,會站立、扶著東西走了,發育很正常。

毛毛7個月大時,表達能力及反應都很正常,會站立、扶著東西走了。(圖片家長提供)
毛毛7個月大時,表達能力及反應都很正常,會站立、扶著東西走了。(圖片家長提供)

接種疫苗時,家屬告知發通知的村醫,孩子有點小感冒;體檢後村醫說低燒37.3度,要衛生院接種醫師決定打不打疫苗。

毛鈺淩說:「但醫生說37.5度以下都不算發燒;得打,以後不補。就打了。第二天晚上就開始抽搐,不行了,送去醫院急救。等孩子穩定之後,才找衛生局。但衛生局一直不承認是異常反應、也不承認是事故。」

「孩子打完疫苗我給她做了一個血像檢查,簡單的體檢;醫生說沒事,就放心回家了。後來證明是『血常規』,不知道是疫苗的反應還是孩子的問題,但他當時(醫生)是說沒問題。」

「剛從醫院回來是昏迷狀態,醫院放棄了,說你們回家吧,沒希望了!打著氧氣回來眼看就不行了;拿棉籤餵她一點水,慢慢有一點意識了,我們又捨不得了(沒拔氧氣);慢慢的眼睛會睜、手會動了,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恢復意識。」

但毛毛在醫院搶救確定是腦炎後,因傷到大腦在農村人看來是很嚴重的病,她的母親沒法接受這個現實,走了;她的父親也受不了這種打擊情緒低落,不再出去工作。所以,毛鈺淩跟母親從此扶養弟弟這孩子。

河北唐山市接種疫苗致腦殘患兒毛毛,於2017年6月離世。(圖片家長提供)

一開始,毛毛由奶奶照顧,爺爺四處奔走追責,還曾多次被關押;毛鈺淩打工賺錢養一家人。她說:「有時打兩份工、三份工。後來孩子病重需要2個人護理,我就接過來了。我們等於三代人,打了這一針疫苗,都毀了;為了這孩子我沒結婚。」

毛鈺淩說,她無法工作後,家裡的生活費靠跟親友借。

「我們沒有地,所以我母親很不容易,她天天去市場撿菜,我父母親就吃撿來的菜,買一點米、麵,把能借來的錢都給孩子買奶粉,買藥。」

後幾年,孩子總也不正常進食,毛鈺淩曾抱著孩子去醫院請求救治。這期間,中國慈善基金答應了她申請的救助;但只能是找醫療機構,往公眾帳號裡打醫療費。但是,沒有醫院願意收治。

她哽咽地說:「在醫院大廳裡,我說,有人給你們出錢你們還不收?讓孩子最後的日子裡少受一點罪,我們當家長的就這麼點希望了!但是沒有醫院收我們。我就抱著孩子在大廳裡哭。」

「我們全程都在家裡頭。到最後五臟衰竭了。醫生朋友,看孩子可憐免費幫忙,給孩子扎套管針,我們在家裡給她輸液。到最後都沒有扎針的地方了。孩子2017年6月走了。她也不受罪了。想起這些我就是不服,憑什麼(法院判)讓我負責?只要我活著就會討公道。」

河北唐山市接種疫苗致腦殘患兒毛毛,後期五臟衰竭瘦骨嶙峋。於2017年6月離世。(圖片家長提供)
河北唐山市接種疫苗致腦殘患兒毛毛,後期五臟衰竭瘦骨嶙峋。於2017年6月離世。(圖片家長提供)

由於衛生局不承認事故與疫苗有關,一直不給做鑑定。直到2007年2月,法院啟動第一次診斷鑑定;判決提出4點原因稱與疫苗無關。但毛鈺淩說,2006年11月,由律所單方委託北京華夏物證鑑定做的司法鑑定,說與疫苗有關聯性。

「這鑑定中心是相當有權威的,且司法鑑定中心人員和主任都明確表示,願意為這份司法鑑定負責任,什麼時候開庭都可派專家去以鑑定人的身分出庭。但是,河北唐山法院就是不認可。他們在串聯推諉。」

事實上,河北省唐山市豐潤縣城關衛生院於庭上沒提供任何有效的書面證據,如接種記錄、體檢記錄等等,均憑口述,三次到庭說的內容都不相同。但法院強判事故由家長負責,醫藥、看照自負;醫院賠48萬。

毛鈺淩說,當初檢查時醫生未告知孩子有問題,延誤醫治;不考慮低燒冒風險給孩子打疫苗;法院不作為,審理有偏離;歷經16個年頭強制做出判決。

毛毛苦了17年離世,家庭破碎了;一家三代人為此付出痛苦的代價,艱辛的借錢打官司維權,至今負債。她不服判決,目前在北京上訪,要求重新鑑定。

「不能為了結案而結案,不能強判。現在你給我多少錢,我有用嗎?孩子都沒了;我可以吃饅頭鹹菜。其實就算努力不到結果,自己盡力了、也覺得對得起孩子就行了。我現在一閉上眼就想這個孩子。接種人你必須給我承擔這個過錯責任。」#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8-17 10: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