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傳美要將人民幣匯率拉回4月水平 中共焦慮

人氣: 793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傳下週進行的中美貿易談判,美方將提議把人民幣匯率拉回貿易戰之前的水平。若屬實,這意味著進一步收窄中共斡旋人民幣匯率的餘地。

人民幣近期貶值的原因可大致歸納為三個:中國經濟放緩、當局重啟貨幣寬鬆政策以及中美貿易戰壓力。財經通訊社「彭博社」發文說,人民幣匯率長期走勢仍有賴於貿易談判進展以及土耳其里拉走勢。

《華爾街日報》週四(8月16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中美經貿談判將於8月22至23日舉行,談判內容除之前的強制技術轉讓等議題外,還有一項——讓人民幣匯率拉回貿易爭端之前的水平。

自4月中美貿易爭端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積貶值已接近10%,而美元指數同期累計上漲約2%。外界認為,若人民幣匯率真拉回4月的水平,會讓中共經貿壓力巨增。

據悉,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將與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進行試探性會談,如進展不明朗,雙方亦可保留顏面。

多年來,美國一直抱怨中共政府操縱人民幣匯率。外傳人民幣貶值也是讓川普(特朗普)政府提高第二輪對華關稅稅率的原因,川普政府已將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之前的15%提至25%。

不過,在全球資金縮緊的背景下,中共面臨外來資金減少的壓力;而用基建和放貸刺激中國經濟的做法,會進一步壓低人民幣匯率,誘發全球緊張。現在中共當局就是兩頭為難,繼續貶值有美國的壓力,如過快會遭到等待做空的空軍蠶食,而升值恐進一步損害中國出口、傷及經濟。

全球流動性下降 繼續對新興市場貨幣施壓

第一,全球流動性下降將持續對新興市場貨幣施壓,土耳其里拉大跌已凸顯這一點。

路透社週五(8月17日)報導說,2018年全球經濟出現通縮,流動性大潮也即將轉向。全球四大央行(美國、歐盟、日本和英國)2019年計劃從市場撤出的資金規模將超過注資規模,這將是2011年以來首次出現這種情況。

報導說,在持續了近10年的印鈔和零利率後,這對於市場來說是巨大轉變。

中國作為依賴外國投資的國家,跟土耳其一樣,對流動性更為依賴。一旦流動性減少,國內資產價格,包括債券、房地產等會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

中共用基建和放貸刺激經濟 誘發全球緊張

第二,通過基建和放貸提振經濟,會誘發全球緊張,因為這意味著全球陷入「美國緊縮銀根、中國大印鈔票」的雙反政策。

中共國家統計局發言人本週已釋放信息說,當局將通過加大基礎設施投資以及鼓勵銀行加強放貸力度提振經濟。

在中國經濟企業以及家庭債務比重較高的情況下,外界認為,中共當局再度加大放水,恐傷及自身及誤傷他國。

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區研究部董事總經理謝國忠警告說,過去的寬鬆貨幣政策已造成中國經濟的最薄弱部分,如再放水催生房地產泡沫,將拖累百姓,讓中國經濟陷入崩潰。他說,這種做法其實是「在不斷積累經濟扭曲的惡果」。

英國《金融時報》日前發表社評文章指,「從長遠來說,對貸款閘門的放開只要稍稍超出理智的限度,就可能對中國和世界其它國家造成反作用。」

一旦市場認為中共政策超出限度,可能進一步惡化經濟局勢。謝國忠說,如果投資者認為中共當局的穩定措施最終會使問題惡化,就不會在意短期穩定影響,如操縱人民幣貶值,雖可能暫時帶來甜頭,但以後情況會惡化。

「投資者或買家也並非傻子。」他說。

境內外購匯行為升溫 空軍已等候狩獵

第三,雖然中國尚未出現資本外逃跡象,但境內外的購匯行為已經升溫。後者被視為資本外逃前的必經之路。

華東地區一家大銀行的客戶經理表示,「最近來營業部購匯的人明顯多了。」還有中國某大銀行的海外分部人士指,開始換美元的客戶也越來越多,不過做空人民幣還是不多。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外匯儲備規模減少不到1%,表面上沒有出現2015年的資金外逃。但是今年的趨勢是做空人民幣,國際投資者今年開始追加籌碼,做空中國股市和人民幣。

投資公司景順(Invesco)的高級宏觀分析師James Ong在8月初告訴《華爾街日報》,若下一輪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生效,將帶來比2015年、2016年更大的經濟衝擊。Ong並說,他正準備押注做空人民幣。

S3 Partners分析師Ihor Dusaniwsky表示,到目前為止,投資人從做空香港、中國大陸的股票中,已淨賺71億美元。

中共當局顯然已經察覺到這種趨勢,並加強了資本管控力度,隨時警惕做空人民幣的空軍。雖然目前沒有出現2015年危機前的明顯徵兆,但上述提到的三個問題,任何一個都足令中共當局不敢大意。

貿易戰壓力讓中國經濟增長放緩

第四,中國經濟增長已經放緩,7月的經濟數據全面走弱,工業、消費均低於預期,投資增速更創出歷史新低,這都讓中共決策層如履薄冰。

到目前為止,美國對華加徵關稅還處於早期階段,對中國貿易和通貨膨脹的影響有限。但是,商業調查已顯示出口訂單萎縮,市場亦擔心持久貿易戰會讓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而這種預期比幾個月前更為強烈。

華日引述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駐香港經濟學家丁爽的話說,中國7月統計數據已反映出中國(中共)在反制美國關稅上無法做到旗鼓相當。

丁爽表示,在中美貿易爭端中,中國應避免直接對抗,應把注意力放在加強國內經濟上。

美元指數走強 人民幣貶值壓力料長期緊隨

近日人民幣離在岸再次跌破6.9,直逼7元心理大關,匯率貶值憂慮也一直在升溫。

路透社週五引述市場人士的分析說,外圍市場的不確定性仍在增加,新興經濟體的動盪可能會繼續擴散傳染,助推美元指數繼續走強,人民幣匯率將繼續承壓。

市場人士認為,美元指數繼續上揚的話,不排除人民幣匯率市場出現一定的貶值恐慌。所以,外界預測中共當局可能會進一步出台加強跨境資本流動的管控政策,謹防資本外流、重現2015年的金融危機。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美國經濟增長強勁,歐洲經濟雖放緩腳步、但仍保持穩健,全球經濟當下已能更好地經受住人民幣貶值的衝擊。

2015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不到3%,就引發全球投資者恐慌,造成大量資金外逃以及全球股市大幅下挫;這波資本外流造成中國的外匯儲備縮水1萬億美元,直到去年年初才觸底回升。

至少2018年,到目前為止,全球股市尤其是美國股市對人民幣接近10%的貶值都表現得無動於衷。有人說,至少這是一個好徵兆。#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08-18 3: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