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娛樂筆記:《老娘也要當間諜》趣味呈現女性友誼

蔡宜霖

《老娘也要當間諜》電影劇照。(龍祥電影提供)
人氣: 36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蔡宜霖報導)諜報片並非總是拍得正經八百,也不乏十分強調娛樂性甚至融入喜劇風格的作品,今年的新片《老娘也要當間諜》(The Spy Who Dumped Me,陸譯:我的間諜前男友)即是一部成功結合喜劇元素的諜報作品,且還將女性間的友誼發揚光大,以同類作品而言,可說是相當有新意。

女主角奧黛莉剛被男友德魯以一封簡訊分手,鬱悶之餘,卻意外得知德魯的真實工作是中情局探員,就在前男友上門解釋時,他們卻突然遭到襲擊,奧黛莉也因此被德魯趕鴨子上架,被迫攜手閨蜜摩根一起遠赴歐洲,執行一項間諜任務,一場平民客串專業特工的冒險由此拉開序幕。

老娘也要當間諜》電影劇照。(龍祥電影提供)

結合喜劇特色 笑點眾多

《老娘也要當間諜》既然是部結合喜劇特色的諜報片,片中自然不乏各種歡樂、爆笑的情節,導演蘇珊娜‧佛格(Susanna Fogel)對此可說是毫無保留,運用了不少一般的諜報片不會採用的浮誇手法,但劇情的合理性與基本邏輯仍不會太過出格,不至於因為喜劇風格的加持,就喪失了諜報片該有的底線。

片中對於歡樂元素的運用也相當傑出,能與諜報任務情節恰到好處的結合在一起,絲毫不會有違和感。笑點的形式也富有創意,絕不老套,即使是喜劇片的死忠粉絲,相信也能充分享受本片的趣味。導演的一些點子更頗令人讚許,如將奧黛莉與摩根遭刑求逼供的情節,呈現的詼諧與嚴肅兼具;以及對於口紅這項物品的另類運用等。

《老娘也要當間諜》電影劇照。(龍祥電影提供)

以敘事手法來說,《老娘也要當間諜》也有著上乘的質感,例如電影一開始透過刺激的特工任務場景,與女主角的生活化情節不斷交替,在兩種場景氣氛南轅北轍的情況下,強烈的反差感也帶來了另類的趣味。此外,在兩個舞台進行轉場時,呈現方式也下了番功夫,創造了額外的戲劇效果。

全無冷場 發揮商業片本色

奧黛莉與摩根的歐洲之旅是場跨國大冒險,電影對此的呈現也相當有水準,發揮了商業大片該有的本色,近兩小時的片長裡稱得上毫無冷場,娛樂性相當夠。兩位要角的歷險可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路上均有不同的挑戰在等著她們,雖然電影刻意融入喜劇的風格,但絕不會因此缺少該有的緊張刺激。

由於《老娘也要當間諜》本質上仍是部諜報片,因此自然不能缺少懸疑的元素,不過若與坊間其他的諜報電影相比,這方面的水準則略為遜色,此乃稍嫌可惜之處。不過本片既然較強調喜劇的特色,諜對諜的內容有所減弱也在情理中,是個可以接受的不足。

《老娘也要當間諜》電影劇照。(龍祥電影提供)

另外,《老娘也要當間諜》雖然受限於僅4千萬美元的製作成本,在場面的宏大上難以跟諸多諜報大片相比,但就視覺效果而言,可說是發揮了花小錢辦大事的精神。片中對於飛車追逐、各路人馬的激烈交火等,均呈現的相當有可看性,該有的氣魄絕對不缺。片尾時,摩根與一位反派的交手更是極富創意,將一場生死戰以馬戲團的元素來加以呈現,相當不落俗套,成為難得的亮點。

任何一部諜報片都不能缺少反派,《老娘也要當間諜》則有一個名為「高地」的神祕組織。不過與同類作品不同的是,本片雖有反派勢力,但缺少「大BOSS」類型的角色,片中藉著三位配角來共同扛起反派勢力,就故事的呈現而言,稱得上是較具特色的方式。雖然正邪對抗的直接感,可能不如有核心反派角色的電影,但對決的力度其實未減弱多少,因此仍是個成功的創舉。

《老娘也要當間諜》電影劇照。(龍祥電影提供)

女性友誼 成本片金字招牌

《老娘也要當間諜》表面上闡述的雖然是奧黛莉與摩根的精采冒險,但故事的本質則是她們的友誼。兩人一路上肝膽相照、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須透過太浮誇、刻意的台詞,就能讓觀眾對她們的友情有著深切體會,且部分情節頗具創意,為電影增添額外的趣味。目前的諜報片中,幾乎沒有以女人間的友情為主軸的作品,因此這也成了《老娘也要當間諜》的金字招牌。

除了彰顯友誼外,本片也透過了劇情的發展,呈現了兩位要角的成長與潛力。奧黛莉與摩根都缺少一技之長,因此原本均為在平凡不過的上班族,如今又在未受過任何訓練下,去執行高危險性的特工任務,雖然過程不乏好運,但也證明了兩人的暗藏天分。以結局的安排而言,也是對兩人成長的肯定。

《老娘也要當間諜》電影劇照。(龍祥電影提供)

分別飾演奧黛莉與摩根的蜜拉‧庫妮絲(Mila Kunis)、凱特‧麥金儂(Kate McKinnon),自然是本片成功的功臣,兩位演員火花極佳,用扎實的演技將對手戲呈現的相當有水準。兩位主角的友誼能有說服力,背後也代表著她們的專業。雖然兩位主演憑藉本片得到演技獎提名的機率不高,但至少足以保證《老娘也要當間諜》的觀賞性。◇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