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

貿易戰加重糧危機 中國糧食走私越演越烈

剛剛閉幕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中共當局提出明年經濟工作六項主要任務,其中包括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和防控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中國大陸糧食危機,在今年天災人禍不斷情況下,更為凸顯,成引爆社會危機的一個定時炸彈;而地方政府性債務巨額數字,當局至今未敢公開,專家預警是引爆大陸金融危機的定時炸彈之一。(Jeff Nenarella/ 大紀元)

【大紀元2018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中國今年夏糧減產,中共稱這不會改變糧食持續豐收的態勢。但根據分析,中國糧食危機日趨嚴峻,糧食走私亦越演越烈。

中國人糧食需求缺口逾億噸

中共黨媒8月16日解釋說夏糧減產2.2%,不會改變糧食持續豐收的趨勢,尤其是從2004年起,中國糧食生產創下十四連豐的增長「奇蹟」。

黨媒結論是,中國人的飯碗「端得牢」,且「主要裝的是中國糧」。

不過,中共糧食安全的說辭,經常遭到外界的質疑。

中國的糧食現象很奇怪,多年來一直存在中共所宣稱的「三高」,即產量高、進口高、庫存高。

大紀元記者通過對中共數據多方分析後,發現中共糧食產量中水分驚人

中國真實的糧食年產量,大約在5億~5.2億噸左右。

中國的糧食「三高」之怪狀,或可歸因於「高產量」中的水分太高。

與此同時,中國人對糧食的需求量,一直是穩定增長。

去年中國人消耗了6.2億噸糧食。預計2025年中國人口達峰值時,糧食需求量將達6.4億噸。

這意味著,從目前到2025年期間,中國人的糧食需求與生產之間,每年至少存在1.2億~1.4億噸的巨大缺口。

中國人偏愛質量更好的進口稻米和小麥,口糧實際供需缺口更大,對進口依賴度也更高。

例如去年稻米進口403萬噸,一半來自越南,三分之一來自泰國。而且還有數量驚人的走私糧食,主要也是經過越南、泰國,從廣西、雲南邊境流入中國大陸。

如果貿易戰或地區衝突未來升級,導致稻米和小麥進口被掐斷,深圳學者劉開明博士認為可能造成1個多月的糧食缺口。

中國糧食危機的嚴重程度,可見一斑。

中國人為口糧每年多付3000億

中國人可能不會知道,自己為吃到口的稻米和小麥,每年多付出了至少3000億元。

因為中國主要糧食的價格比國際高得多。2017年國內50個城市大米平均價約為6.4元/公斤,是進口稻米價格的2倍左右。

美國農業部資深經濟學家Fred Gale撰寫的中國小麥特刊報告認為,2017/18年度中國小麥收購價格為每噸2360元,比美國冬小麥價格高出一倍多。

據財新網報導,2015年中國國產糧每噸比進口糧貴近千元。

中國人的口糧在國內外存在如此大的價格差,中共卻用配額限制進口,於是糧食走私在陰影中增長。

中國糧食走私或數量驚人

中國的糧食走私,大部分是走泰國、越南,然後從廣西入境,在南寧分銷。南寧是糧食走私最大的集散地。

有趣的是,10年前,中國的糧食走私是向外國出口。

2008年國內外大米價格相差4倍,國內大米每斤1.50元,國際大米每斤超過6元。2008年1月份至8月份,中共海關共查獲糧食走私案件314起,涉案貨物1.89萬噸。

2011年起,中國變成了糧食淨進口國。2002-2015年期間,中國糧食進口量增長了780%。

美國農業部指出,2013年以來中國就是最大的糧食進口國。中國的大米進口在過去十年間增長了9倍。

不過,中共對主要糧食設定了進口配額:

小麥963.6萬噸,國營貿易比例90%;玉米720萬噸,國營貿易比例60%;大米532萬噸,國營貿易比例50%。

2017年度中國的小麥進口量連一半配額都沒用到。

中國人對進口糧食的需求量日益見漲,但進口配額被中共卡死,於是糧食走私長盛不衰。

2016年中共海關查獲走私大米等糧食36.6萬噸。更多的走私糧食源源不斷地流入中國。

中國每年走私進口了多少糧食?

具體數量無法統計,但可以從糧食走私集散地的貨物運輸量上,來窺豹一斑。

一個城市的貨物運輸量,是當地經濟的風向標,代表著當地經濟活動的活躍程度。

下面將疑似糧食走私集散地的廣西南寧市,與中國內陸的武漢和沿海的寧波等產業結構類似的城市進行對比。

項目/城市 貨物運輸量(億噸) 進出口總額(億元) GDP(億元) 貨運承載經濟量:(進出口+GDP)/貨運量
南寧 3.5 600 4180 1365/
武漢 5.7 1936 1.34萬 2700元/噸
寧波 5.7 7600 9900 3070元/噸

(大紀元製表:中國疑似糧食走私集散地與其它城市貨運/經濟對比)

產業結構相近的城市,貨運量與經濟規模相關,單位貨運承載的經濟當量應當相差不大。而疑似糧食走私集散地的南寧市,其貨運承載的經濟當量明顯少於其它城市,折射出貨運數量與經濟活動的不匹配。

除非南寧市每年3.5億噸的運量,主要都是泥沙或煤等低價值貨物;否則,其中相當大的一部分,就是未被納入正常經濟活動統計中的大宗走私貿易。

例如,同為邊境城市的雲南昆明市,產業結構和經濟總量與南寧相似。昆明去年貨運量2.83億噸,進出口500億元,GDP4856億元。其貨運承載經濟量約為1900元/噸。

用昆明的情形來推算的話,南寧的經濟大致應該對應2.5億噸的貨運量,而非現在的3.5億噸。

多出來的1億噸貨運量,其中很大部分可能就是進口的走私糧食。

中國糧食危機未來更危險

中國的糧食危機,不僅現狀嚴重,更糟糕的還在未來。

中共大力推動的城鎮化,對現在的糧食危機而言,是雪上加霜。

城市的擴張使得中國的耕地面積持續減少。

中國的耕地面積從1991年開始便逐步減少,年均減少433萬畝。2016年下降至1.3億公頃,人均耕地面積更是減少到1.4畝,只有美國的1/7、俄羅斯的1/8。

中國去年城鎮化率已達58%,計劃2020年提高至60%。

然而中國的城鎮化率每增加一個百分點,將導致農業用水量所占比重下降0.47個百分點。而中國耕地畝均水資源占有量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中共的城鎮化進程,不僅奪去了糧食生產的土地和水資源,還搶走了最重要的資源──農業人口。

2004—2015年,中國外出農民工數量呈直線上升,10年來增長48%,務農人口劇減。

農業人口到城市就業和生活,每天直接和間接消費的糧食比在農村增加了20%。

一增一減,加劇了糧食供需的不平衡。

中國糧食供需失衡的風險,未來會更大。#

責任編輯:張憲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