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遭中共迫害」系列報導之連坐篇

連坐——中共迫害支持法輪功律師的另一手段

山東漢子王全璋一直忙於維權工作,被抓前與兒子也聚少離多。(大紀元)

人氣: 8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讓我最震撼的是和法輪功相關的人權案件⋯⋯我的一個當事人,大連的,好好的一個家庭,生活非常幸福的一個家庭⋯⋯但十多年前丈夫被迫害成植物人⋯⋯後來這妻子又被抓,給判了四年,在辦案中丈夫去世了,極其悲慘的……」曾代理過不少法輪功學員案件的北京人權律師陳建剛在回憶自己的辦案經歷時說道。

然而,中共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延伸至這些為法輪功辯護的人權律師,不惜用連坐的方式,威脅甚至直接迫害他們的家人。陳建剛的小兒子,就曾被限制出境。

2017年4月,陳建剛在自己的推特上寫道:「在殘暴專制無恥的國度裡,連我6歲的兒子也被連坐,被禁止出境。」「我的孩子,我多麼愛你!6歲,就跟著爸爸做政治犯!」

北京人權律師陳建剛資料照(大紀元)

陳建剛曾告訴大紀元記者,「在中國,只要你心裡有民主、自由、法制的要求並表達出來了,你就成了政治犯,並且政治犯會株連家人,會世襲,是終身制。」

類似的情況,在曾替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北京人權律師王宇、李和平、王全璋身上都有發生;甚至發生上海律師彭永和的妻子被迫辭職、山東祝聖武律師的兒子被當作人質的例子。可能還有一些未被公開的、中共用連坐的手段迫害為法輪功學員發聲或者辯護的律師個案。

不允許出境

2015年7月9日,王宇被抓的同時,她的丈夫和16歲的兒子包卓軒也被當局非法抓捕。隨後,包卓軒被軟禁在內蒙老家。一直到2018年1月16日,包卓軒才順利抵達澳洲就讀。在這期間,包卓軒曾三次被限制出境,一次護照被剪。至今,王宇無法自由出境,無法前往澳洲看望兒子。

5月7日,「709案」律師謝燕益、李和平收到相應通知書;「709案」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到最高檢察院遞交材料被拒;維權律師江天勇被確認送往河南省第二監獄。圖為許艷(右二)與王宇律師(左一)等人到最高檢察院遞交信件。(維權網)
5月7日,「709案」律師謝燕益、李和平收到相應通知書;「709案」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到最高檢察院遞交材料被拒;維權律師江天勇被確認送往河南省第二監獄。圖為許豔(右二)與王宇律師(左一)等人到最高檢察院遞交信件。(維權網)

「在內蒙的時候,進出都是他自己,上學、放學都是有警察『護送』,學校有國保來回轉。一出門就有警察跟著。」王宇說,「在國內被軟禁的兩年半時間裡,他哪兒都不去。回家就把門一鎖,窗簾一拉,憋在屋子裡,以至於後來體質很弱⋯⋯」

2017年11月,北京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看到包卓軒被限制出境的消息後,在推特上表示,她的兒子李澤遠連續兩次(2015年8月17日和2017年10月初)辦護照時均被當局拒絕。王峭嶺當時還貼出已經寄往北京市東城法院的起訴書,並表示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了他們的合法權益。

 李和平兒子李澤遠辦理護照第二次被拒絕。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向北京東城法院寄出起訴北京市公安局違法的訴狀。(王峭嶺推特/大紀元合成)
李和平的兒子李澤遠辦理護照第二次被拒絕。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向北京東城法院寄出起訴北京市公安局違法的訴狀。(王峭嶺推特/大紀元合成)

有網民說:「一個十七八歲的孩子也能危害國家(某襠)(註:某黨)安全,請問這個偉大的襠是紙糊的還是泥捏的?這樣弱不禁風的尾光鎮(偉光正)遲早破碎完蛋。」

不許上學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在山東的姐姐家被中共當局綁架的時候,耿和及女兒耿格在北京的一個理髮店被搜身,隨後母子三人(還有高智晟兒子高天宇)被軟禁在只剩下300元生活費的家中,遭到多個國保人員24小時監控,連上廁所也要被監控。

高智晟與妻子耿和及兩個孩子(大紀元)

2008年奧運前,北京公安逼迫高智晟一家去新疆。8月20日,耿和帶著孩子回到北京,準備女兒耿格上高中,但遭到所在報名學校的婉拒。耿格因不能上學,情緒波動很大,甚至有一次拿著利器在劃自己的胳膊,準備自殺。

2003年通過司法考試,2007年成為一名律師的王全璋,一直到2015年7月10日被中共當局祕密抓捕,他一直代理諸多法輪功學員案件,也因此成為中共當局的眼中釘肉中刺。他的妻兒更是被中共使用連坐手段迫害的對象。

2016年8月30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為兒子泉泉辦理幼兒園入學報名手續,乘坐出租車時,轄區國保強行跟著上車。隨後,國保們同該幼兒園園長談話,於是接待的老師表示害怕並告知李文足:「我們不能收你的孩子。」

「我現在覺得我可以做一個有用的人了」,李文足說,「『709』改變了我。」 (大紀元)

之後,李文足在一家距離自己家10站地的早教中心為兒子報了名。泉泉上學才剛一週的時間,警方就找到早教中心的老師,老師當時拒收她的兒子。從此,王全璋的兒子被失學。

李和平律師的女兒上學也同樣受到中共當局干預,最後被迫只能在家自學。陳建剛也曾披露,2017年8月2日下午接到學校電話,北京通州教委致電學校,要求該校不要接收他的兒子陳小樹上學。

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右)在推特上發文,說母女倆坐車在高速公路遭到追撞。(擷自王峭嶺推特)

網民們曾對中共的此類做法表示不滿。

「這個國家的政府快完蛋了,連這麼小的孩子它們都恐懼。」「這麼強大的政府怕什麼呀?」「難道『依法治國』是從禁止『反革命』的子弟上學開始?株連九族那一套還在現代社會繼續進行嗎?」

不許工作

曾以跳江抗議、提出無罪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等要求的上海律師彭永和,他的妻子也受到株連:2018年4月份連遭三家公司解聘,甚至被國保威脅,想要工作就和丈夫離婚。

經濟上被中共當局封殺,導致彭永和妻子對未來的生活充滿絕望,一度擔憂未來生活致精神處於崩潰邊緣,躲在洗手間嚎啕大哭,並多次向丈夫表達想自殺的念頭。

彭永和2017年5月公開聲明退出上海律協後打壓接踵而至。(彭永和提供)

彭永和曾說,「作為堂堂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享有東方巴黎美譽的大上海還竟然沿襲兩千多年前的連坐法暴政,這是上海的恥辱!是國家的恥辱!」

作為人質

2017年,山東人權律師祝聖武成為首位因言論被吊銷律師執照的律師。然而,今年4月,就在他同待產妻子抵達加拿大後,家中的岳母及兒子遭到中共當局的騷擾和恐嚇。

甚至當局以要求把他3歲的兒子留在國內作為「人質」,還附加其它諸多限制條件,比如不可以處理國內資產、不可以到加拿大以外的其它國家、不許接觸「境外敵對勢力」、在妻子生產後必須回國⋯⋯

人權律師祝聖武(祝聖武提供)

時評人士唐靖遠曾表示,中共對律師的打壓,又採取變相株連手段,是其已到末日的瘋狂表現。「對維權律師家屬的恐懼,只能說明中共虛弱,連婦孺都害怕,折射出中共對自己的政權不信任到什麼程度了!」#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8-21 3: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