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馬三家酷刑受害者:我要站出來說話(4)

劉華自述;鄭容記錄整理

劉華的丈夫申請了國家賠償,但目前沒有任何回應。(劉華提供)

人氣: 13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6日訊】編者按:劉華,一個普通中國農民,曾因上訪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中,期間想盡辦法偷偷記下《勞教日記》,後用各種方式包括用女性身體將日記祕密帶出,這些高牆內原生態的散亂信息,拼湊出來的內容震驚中外,揭開了勞教所的黑幕一角,成為當年推動勞教制度廢除的關鍵案例之一。

(接前文)

八、我是人哪,我長嘴就是說話的,我就是要說

上訪熬了我十六年,太累了,熬你、玩你、耍你!信訪口就是哄你、騙你!你去天安門、中南海、久敬莊、馬家樓,一圈進去你就出不來,截訪的抓你、關你,拿你做生意,倒來倒去的,向地方政府要錢。老百姓就是案板上的一塊肉,想剁哪塊是哪塊,你怎麼告哇?最後告的是自己,越告越坐牢,越告越坐牢!

信訪局養很多人,省委給他們錢,讓他們把上訪人申訴登記的材料從網絡刪光了,刪東西不白刪,不給他們錢能刪嗎?他們都肥透了!

現在,截訪的也開始賄賂訪民了。只要你去上訪,他就悄悄塞給你五百塊,甚至一千塊,讓你趕緊回家,給你點小錢兒,就是不讓你上訪。他給我錢我就攘大道上,我說這點錢你們就想收買我,權利是靠錢能買的嗎?剝奪我的權利,還要賄賂我!

他要繼續截訪,我就打110報警,截訪就是犯罪,哪條法律允許截訪?打110,我先問是哪個派出所的,再問接警是多少號?他不出警,我就去派出所找,問他:「為什麼不出警?截訪有理,還是我上訪有理?」我把這個過程寫下來,然後打公安部紀委電話投訴他。

上訪的現在不許進天安門,身分證都被當地公安部記錄了信息,被刑拘過的,包括信訪的、法輪功、吸毒的,你過去一刷身分證,信息就出來了,不許進!他們說:「你是怎麼回事你自己不知道?你是沒犯法!但你上訪就不讓你來這個地方!」

那回我走到天安門,兩個武警堵住我,「查證件」。我說:「我也不是罪犯,腦門上也沒寫我犯法,憑什麼查我身分證?你拿出法律依據!」他們說,「那你走吧。」

就這一毛錢的權利,你自己都要去爭取,爭不爭出來是另外一回事,但一定要爭取!

有一次我上公安部,警察說上邊有「精神」,不讓進。我說:「你的『精神』大,還是《憲法》大?你給我寫上,你要說你的『精神』大,《憲法》咱不要了。」他說:「你們搞串聯。」我說:「嗨!文革詞上來了,你還想當紅衛兵造反派?誰串聯?俺手裡拿著訴狀,有理有據,你那小嘴一張就『串聯』哪?你嘴大還是法大呀?」他說,你不要參與政治。我說:「老百姓不存在政治,老百姓就是要公民的權利,獨裁國家才說老百姓參與政治,說真話,要公民的權利,就是參與政治了?有這說法嗎?你翻翻《憲法》,有沒有這條。」他說:「那你不能說政府壞話啊!」我說:「你們80後的小孩,你懂歷史嗎?你知道共產黨都幹了什麼?你腦袋進水了?人家把你賣了你還幫人家數錢!」他不吱聲了。

我上大連參加兒子的婚禮,地方政府把我綁架了,還造成我心臟病突發,躺在瀋陽火車站站台上,躺了兩個半小時,然後一幫人不穿警服不帶警官證的,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就強行抬著我送進了蘇家屯辦案中心。

警察說:「兩個月你不參加集體上訪行嗎?」我說:「我憑什麼呀?」他說,「你要是不上訪,我們陸續給你錢。」我說:「我不要錢,我就讓他們都進監獄。」他說:「你配合點,然後我們動車給你送回去。」我說:「我為什麼要配合你?我配合你就是縱容你,我願意跟你走,是我願意,我不願意跟你走,就是你綁架!」

他們把我抬到車上,我就站起來,跟周圍旅客講,講馬三家勞教所的邪惡,怎麼樣抓女人白幹活,而且還做武警服裝!跟著我的所長不讓我說:「你嘴上積點德好不好啊!」我大聲說:「哎!所有的旅客大家聽著,他還叫我積德,上國家信訪局綁架回去就勞教,勞教出來還不讓告,告了還要強行配合他,所謂的積德就是配合你,讓你隨便強姦我的權利唄?這就是積德唄?你家女人是女人,別人家女人就隨便綁架去當勞工,這就是你們共產主義的積德?」我告訴大家:「你們把手機打開,百度搜:馬三家劉華,你們看看我講的勞教所是不是人間地獄?那《新聞聯播》都是假的,天天說共產黨好,全是假的,咱就是最好的一個見證,這個國家是靠欺騙來維持的!」我問車上的旅客:你們誰是公民?你們誰有選票?從國家領導人到一個村的村長,誰選過?你們告訴我!」

有幾個女的說,「哎呀媽呀!大姐,我真愛聽你講,講得真是太好了,可是我到站了。」車上的小孩也都拿手機給我拍照!

警察抓我時還說,「你給國家造成負面影響,你向著法輪功說話。」我不怕,在微信群裡我講馬三家、講良心犯,他們就問我是不是法輪功?我就說,「法輪功確實不錯,只是我沒學進去。但在馬三家我和她們一起生活,我知道。」他們說,「哎呦!以前就說法輪功是瞎說,現在你一講,真有這麼一個鬼地方!」我的微信號被封了好幾個了。我老上外媒,天天轉發,我不怕,我是人哪,我長嘴就是說話的,我就是要說。

九、因為我們上訪,他們剝奪我們在北京的生存權

就因為我們上訪,他們剝奪我們在北京的生存權。2013年到2015年,我們在北京買過六輛電動車想拉腳謀生,都被豐台警察帶著交警搶走了,他們以各種理由搶,我丈夫是殘疾人,殘聯下函讓他們還車都不還!

2016年他們還把我身分證扣了,狗有狗證,貓有貓證,死人有死人證,就我沒證?!這是什麼國家呀?你所有的權利,包括你從生到死,包括你住到吃,都是掌握在它的手心裡,它想怎麼攥你就怎麼攥你,活在中國真是一種悲哀。這十幾年來,我們夫妻連個低保都沒有,我們得活下去啊。

上次我和我丈夫給北京大興百榮的一個飯館做早點,就因為我們是上訪的,警察讓老闆辭退我們。老闆30多歲,他說:「我是老闆,我讓你走你就得走。」他手指著我:「你去告去!」我說:「好,衝你這句話,我就得去告你。你缺乏教養,做人都不會,你跟誰比比劃劃的?」完事我丈夫就給監察大隊寫信,舉報他「三證」無有,占地證沒有,工商、稅務、衛生、食品證全都沒有,不光他沒有,整個百榮那地方都沒有。

兩個月後,這老闆開車找到俺家,說:「百榮歷來就是這麼幹的,十年沒人敢告,昨天監察大隊來查證,你把百榮整的震動了。」他就問我要賠多少錢,我讓他按照《勞動法》給,他不同意,威脅我:「你家老人要注意安全!」我說,「你幹啥?要恐嚇我呀?你剛才說百榮這麼幹了十幾年,從來就是這樣幹的,我全做錄音了,這就是律師取證的證據!我也沒有犯錯,你說解僱我就解僱我,那還要《勞動法》幹嘛?你沒有『三證』,我要求你停業整頓怎麼了?」他傻了:「啊,我在百榮幹了十多年,在北京還沒遇到過你這樣式的。」我告訴他:「我講的是道理,你不懂法,你是法盲,我不是法盲,我要維護我的合法權利!」

我說,你別看我窮,給人打工,但是我有良知、有尊嚴!後來那個小孩就差給我下跪了:「大姨,我錯了,您說的對,應該提前一個月告訴您。」接著他們就給了我補償。

後來我在一個養老院又找了個活,開「十九」大,老闆又辭退了我,說我幹活不好。我讓他把我不好的證據拿出來,他拿不出,說:「公安局說讓你走,你要是不走,他們就過來治安整治就把你請走。」「那我就等著,等著他們來抓我。」他說,「別呀大姐,您不怕,我怕呀!我挺佩服您,我就僱一個做飯的,哪知道還有案底。」「是誰的案底?是共產黨的案底,不是我的案底,你聽明白,我沒有錯!」我就講馬三家、講法輪功。我說,「我一個家庭主婦、一個農村老太太,我有什麼錯?一抓就抓多少年,我在馬三家吃不上喝不上,連衛生紙都沒有,就搞布當衛生巾,搞布擦屁股,我過的什麼生活呀?我不說給你聽,你知道人間還有這麼個地獄嗎?」他掉眼淚了,「哎呀媽呀!我就找個做飯的,沒想到找了您這麼個大人物來!」我告訴他,別覺著掙錢了,你就有安全感了,在中國沒有法治誰也沒有安全感,掙錢多共產黨說搶就搶了你。

我沒有為難他,如果我不離開,他就要受影響,他也不容易,惡是惡在這個邪黨,也不是惡在人家身上。

我上兒媳婦家,親家母和我說:「俺閨女競報喜不報憂,哪知道你家還有這麼大事呀?要是知道有這麼大的事,俺閨女就不能給你家。」我說,「怎的?我也沒有偷、沒有搶,也沒接客,憑什麼不給俺家呀?還是我兒子好,我兒子不好你閨女也不幹。」我那親家母就掉眼淚了,「我閨女多虧呀!連正經的婚禮都沒有,婚紗都沒有穿。」我說,「你不能那麼自私,我救人了,你們幹啥了?你還信耶穌呢!你是真正修煉嗎?耶穌為了救人,拿身體去救人,最後他成了神,你們是沒有寄託,把希望和寄託都給神,讓神來承受,替你們承擔,你如果真心信神,就要改變你的性格,積德做好事啊!」讓我這一說,親家母又掉眼淚了,「我知道了,我得好好禱告,讓我下邊的姐妹都禱告,在困難面前讓主來恩賜你。」

十、我為自己維權,老天就不會餓死我

作為一個中國農民,土地被搶了,如果不像我這樣堅持,也許命運不會像我這樣吧,但你搶我地,你憑什麼搶我地?你是人,我也是人,憑什麼你享受人的待遇,對我像對動物一樣?

我上訪十六年,就感覺對著一群流氓講道理。做夢都沒想到,我們夫妻為整個村老百姓爭取合法權利,為這點土地,去維權、去舉報、去上訪,卻一直遭受打擊報復!我就告一個大隊書記,讓他別賣地,他就故意陷害我丈夫,還把我打了兩次,派出所不依法辦案,還把法醫鑑定給改了!而且,我和我丈夫八次被刑拘,我自己三次勞教四年,我丈夫兩次勞教三年。我們的身體都被他們整垮了,現在一身病。

我們這一左一右的地方,都沒土地了,唯一就我們張良堡有,就因為我們上訪維權,土地都給老百姓保護下來了。現在別人家都裝修得亮堂的,跟樓房一樣,我們家就剩個空殼,房頂上的棚都掉下來了,地讓老鼠鑽的都是洞,老不在家住哇。

但是,2012年7月,後來經過我們告,張良堡村委會的17個幹部終於都被罷免,整個村委會解散了。

我想,我兒子、兒媳婦都很好,這就是神給的。我為自己維權,老天就不會餓死我。我就是過窮日子,我也不怕,我沒錢,一年到頭我都不買菜,我可以去揀菜,一到新發地(菜市場),眼睛就像賊似的,專找倒垃圾的地方,揀,土豆、白菜、豆角、倭瓜,還有西瓜,都揀過,撿回來我削吧削吧,一樣吃。我穿著別人給的衣服,人家不要的鞋,我也撿來穿,都挺好的。

誰都不站出來,這國家還有正義嗎?我要站出來說話,人人都起來抗爭,那這體制就完蛋了,就會解體。

我也很慶幸能到北京來,要不是上訪我怎麼能認識這麼多的人,我認識的很多都是精英。2005年我見過高智晟,他為我呼籲過,那人才好哇。王宇律師我挺熟的,一起吃過飯,她人特樸素、特實在,在維權律師裡面,王宇出類拔萃。王全璋也跟我認識,王全璋厚道、耿直,說話直截了當,沒有廢話。我和他們學到了堅強,聽他們說話,就像一個指明燈一樣,照亮了路程。

我丈夫還老是抱著希望,有一段時間天天出去郵信,告公務員違法程序,要求信息公開。2016年2月,公安部給了他回覆,確定了他投訴上告的十幾家單位,包括遼寧省公安廳、司法廳、馬三家勞教所等,對我們有侵權違法行為,依照國家法律,他申請了對我們夫婦倆人的國家賠償,但目前沒有任何回應。(全文完)

責任編輯:李天琦

評論
2018-08-27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