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貿易戰恐升級 在華美商擬撤回美國或東南亞

受美中貿易戰關稅的影響,中國國內勞動力、能源和租金的成本升高,以及明年個稅上漲等因素衝擊,成千上萬中國小型出口型企業生存艱難。(Getty Images)

人氣: 2368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許禎祺綜合報導)近年來,中國勞動力成本提高和中共政府監管等因素給外企帶來壓力。而美、中貿易戰中的互徵關稅,更是促使在華外企做出撤離大陸決定的最後一根稻草。有在中國設廠的美商表示,如最新關稅祭出,考慮將60%的中國製造業轉移到美國。

美中雙方在7月6日開始對340億美元商品徵收25%關稅,8月23日開始對另外160億美元商品徵稅;另外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也即將展開公眾資訊,全球製造商們開始改變他們的供應鏈。

繼台灣電子大廠、港商、日韓企業開始考慮將工廠從中國大陸遷移到東南亞或歐美等地外,美國在華企業也因關稅戰,開始考慮將工廠轉移出大陸的計劃,回到美國或遷到東南亞。

路透社8月19日報導,拉里‧斯洛文(Larry Sloven)三十年前看中中國製造業的低成本,來到中國南方建廠,從那時起,他已經出口了數百萬美元商品給美國一些最大的零售商。

現在,這個局面可能即將結束。

多年來,斯洛文已經看到中國生產成本上升,政府監管更嚴格,以及中共希望建立可持續和服務性經濟、擠壓低端製造商政策等因素,造成利潤下滑。

但最後一根稻草可能是美中之間貿易戰促發的關稅。

「在中國生產的產品成本越來越高」

「這是一步一步的步驟。而且,在中國生產的產品成本越來越高,」總部位於佛羅里達州迪爾菲爾德海灘的消費電子產品製造商Capstone Companies分公司Capstone International HK Ltd總裁斯洛文說。

隨著中共優先考慮高科技產業,製造商一直感受到壓力。但隨著關稅臨近,斯洛文說:「每個人終於醒悟到『也許我應該面對現實』。」

斯洛文正在加緊減少對中國的投資,將資金轉移到其它發展多樣化製造業的中心地區,如泰國等。

他說:「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和柬埔寨是有潛力的國家。」並表示,你不知道中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繼台灣電子大廠、港商、日韓企業開始考慮將工廠從中國大陸遷移到東南亞或歐美等地外,美國在華企業也因關稅戰,開始考慮將工廠轉移出大陸的計劃,回到美國或遷到東南亞。圖為中國晉江的一間製鞋廠。(AFP)

對醫療設備製造商和農業設備公司等十幾家製造商的採訪表明,出口到美國的公司現在正在重新考慮他們在中國製造商品的經營方式。

「關稅升級之前,我們希望將約30%的產品(生產)從中國轉移到美國,」醫療產品製造商Premier Guard的歐洲主管亨波斯(Charles M. Hubbs)表示,理由是工資上漲等原因,包括勞動力萎縮和成本飆升。

「隨著最新關稅發展,假設這些關稅將生效,我們可能會將約60%的中國製造業轉移到美國。」 亨波斯說。

「在目前的關稅環境下,像我們這樣的公司和其它公司在內部重新評估影響,並採取措施來緩解影響是很自然的。」一位美國主要製造商的駐中國高管表示。

這些措施可能包括「限制從中國進行額外採購,將採購轉移到其它國家,或將工作帶回美國」。

彭博社8月17日報導,根據沃爾瑪採購部門8月7日向其部分化妝品供應商發送的電子郵件,化妝品類別中的「大量」商品名列美國對中國商品徵稅清單。可能受到額外關稅打擊的中國商品包括口紅、眼妝、粉末、洗髮水和其它護髮產品。

該信件詢問供應商是否在中國境外設有設施;如果沒有,是否會考慮投資一些設施以擴大其採購能力。

對全球化供應鏈產生巨大影響

路透社報導,美國和中國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可能對高度一體化和全球化的供應鏈產生巨大影響。

總部位於喬治亞州的AGCO公司告訴美國貿易代表,關稅將使其在中國江蘇省常州市生產的農場設備在美國「價格缺乏競爭力」。

來自北美的化學品製造商Maroon Group表示,它將「退出(中國)市場」。這也是Goodman Global所關注的一個問題,該公司利用中國製造的零部件,在休斯頓組裝空調。

一些公司已經採取了行動。家居製造商At Home Group Inc和RH表示,他們將削減在中國的生產。

專注於生命科學和性能材料的跨國公司DSM中國全球戰略營銷總監Bernard Cheung表示,貿易緊張局勢帶來風險的上升,「給了我們很好的動力,讓我們審視對整個業務的想法」。

對於一些商家來說,他們將根據在供應鏈中的位置做出決定。總部位於美國的GMM不粘塗料公司已經將部分產品轉移到印度。此前,該公司客戶美國家用廚具品牌(如George Foreman和Baker’s Secret)將中國的高檔化學品訂單減少了30%-40%。

GMM首席執行官拉文‧甘地(Ravin Gandhi)說,關稅對中國的生產帶來了額外的摩擦,並正在讓美國採購部門做出「轉移生產」的決定。

轉變是不可避免的

報導說,中國製造業不會在一夜之間消失,但轉變是不可避免的。ProconPacific亞洲業務總監Dan Krassenstein表示,該公司生產約300萬個專業工業運輸袋。

他表示,製造業正在向南亞和東南亞轉移,以尋求更低廉勞動力成本。

關稅升級「只會加速(這種轉移)」,他說。

五年前,他的公司在中國生產所有產品。現在,四分之一在印度生產,5%-10%在越南生產。

在中國南方的珠江三角洲,過去八年租用工業和商業空間的成本飆升約80%,公司則抱怨勞動力成本飆升。

「美國的生產成本比中國便宜,」陶瓷製造商Wonderful Group的營銷副主管袁菊友(Yuan Juyou,音譯)表示。

「儘管勞動力成本更高,但我們已經實現了許多流程的自動化。再加上電力,土地,這些成本比中國便宜。」他說。

亞洲地區其它競爭對手也開始抓住機會和中國競爭市場。

泰國正積極推動自身作為區域製造業中心,該國提供激勵措施,例如對某些行業免徵企業所得稅最多八年,以及對某些原材料的進口免徵關稅等。

根據泰國投資委員會的數據,該國20%的企業所得稅稅率是東南亞國家聯盟中第二低。

泰國已成為一些電子和零部件的主要製造中心,該國政府計劃推出一系列工業區,以推動目標行業的發展。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在香港媒體「東網」刊文說,假設川普政府9月初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徵收高關稅,中國南方出口加工重鎮的深圳必然首當其衝,進而衝擊香港、珠江三角洲,乃至全中國經濟,可能使中國經濟失去增長的動力與泉源。

劉開明表示,如果未來中國的貿易環境不穩定,越南、印度、印尼等國家合力從中國挖走訂單和生產線並非危言聳聽。#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8-08-20 6: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