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學加拿大 有哪些獎學金可申請?

加拿大留學生獎學金,到底有哪些?申請從何著手呢?(Fotolia)

人氣: 6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編譯報導)留學加拿大學費和生活成本高昂,普通家庭一般負擔不起。但這並不是說,只有有錢人家的孩子才能留學。加拿大和許多其它國家一樣,歡迎不同背景的留學生,政府或學院本身都設置各類國際學生獎學金

不同學院獎學金申請要求不同,有些要求提供論文,有些可能只需提供推薦信;有些獎學金完全看申請人的學習成績是否優異,有些獎學金看申請人是否有體育或其它才藝特長。申請獎學金時,多查看多比較,根據自身的學習成績和才能進行有針對性的申請。

獎學金的最大好處是,不用像學貸畢業後必須償還,學習期間經濟壓力能減輕不少。加拿大留學生獎學金,到底有哪些?申請從何著手呢?Canada Study News國際留學網站整理以下五大類最強留學生獎學金及申請要求,一起來看看。

政府類

1. 國際事務部外國留學生獎學金(Global Affairs International Scholarship for Non-Canadians)

加拿大政府和全球許多國際學生促進組織和機構合作,為外國學生提供科研機會,提供許多科研類獎學金。根據申請人的學習水平和在加拿大留學時間長短,獎學金金額也不同,一般在7200~1.47萬加元之間(相當於5600~1.14萬美元)。

2. 加拿大研究生獎學金(Canada Graduate Scholarships-Master’s Program,CGS-M)

全國許多大學都設置有CGS-M獎學金,對國際留學生開放,為學生在醫療、自然科學、工程、社會科學及人文科學等領域的科研提供獎學金支持。一旦申請成功,12個月以內的學習可拿到1.7萬加元(相當於1.31萬美元)獎學金,加拿大每年有2000名碩士研究生申請成功。

申請CGS-M獎學金,有幾大要求,如已經註冊攻讀或成功申請提供CGS-M獎學金院校的全日制碩士或博士研究生課程,平均成績優異,同時還得是已經在加拿大生活或學習的永久居民。更多相關細節和申請要求,可登陸CGS-M獎學金院校分配網頁查看。

3. 安省研究生獎學金(Ontario Graduate Scholarship,OGS)

OGS是安省政府和大學共同提供的一份研究生留學生獎學金,根據課程學期長短,獎學金金額為1萬加元(7750美元)或1.5萬加元(1.165萬美元)。安省政府每年OGS撥款總計近3000萬加元(2300萬美元)。獎學金頒發評審標準包括學習成績、科研能力、義工經驗和領導才能和經驗等。申請人必須持有效學簽,並在OGS參與院校註冊至少兩個全日制學期的研究生或博士生課程。

4. 安省延齡草獎學金(Ontario Trillium Scholarship,OTS)

為吸引國際頂尖人才來安省攻讀博士研究生,安省政府在2010年推出OTS獎學金,獎學金金額高達4萬加元(3.1萬美元),最長四年更新一次。可上網查詢安省哪些院校提供OTS及更多申請細節。

5. 凡尼爾獎學金(Vanier Canada Graduate Scholarship)

堪稱加拿大最強獎學金,凡尼爾研究生獎學金,三年制博士研究生每年獎學金金額高達5萬加元(3.9萬美元),每年獎學金名額167個。條件是學習成績優異、科研領導能力強,並由院校推薦。可上網查詢更多細節和申請截至日期。

學院類

加拿大許多大專院校也提供各類留學生獎學金,前五大獎學金分別是:漢伯學院International Entrance Scholarships獎學金,獎學金金額在1000~1500加元(780~1170美元)之間;曼尼托巴大學Graduate Fellowships研究生獎學金,獎學金金額在1.4萬~1.8萬加元(1.09萬~1.4萬美元)之間;卡爾加里大學Graduate Awards研究生獎學金,獎學金金額在1000~4萬加元(780~3.11萬美元)之間;卑詩大學UBC Graduate Global Leadership Fellowships研究生獎學金,針對發展中國家博士留學生,獎學金金額每年高達1.82萬加元(1.41萬美元),總共發四年;達爾豪斯大學Scholarships獎學金,獎學金金額4萬加元(3.11萬美元)。

加拿大簽證學習中心500元獎學金抽獎賽(The CanadaVisa Study Hub $500 Scholarship Contest)

加拿大簽證學習中心(CanadaVisa Study Hub)在線門戶網站每個月都舉辦500元獎學金隨機抽獎賽,每月所有參與抽獎的人都有機會贏得500元獎學金。#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