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為何將健康人摧殘致瘋(3)

被迫害致瘋前後的柳志梅。右圖被攝於2010年,當有人試圖接近她時,她就攥著雙手躲向自家牆角。(明慧網)

人氣: 44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1日訊】北京大學碩士徐化全第三次被綁架後,被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遭受慘烈的酷刑,50出頭,頭髮已全白,精神失常。

20出頭的清華才女柳志梅被非法判刑12年後,被押至山東女子監獄,遭受了難以想像的摧殘;出獄後,在家胡言亂語,手舞足蹈,精神失常,直到離開人世。

黑龍江省賓縣的譚廣慧被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警察投入男牢,被打毒針並施暴,導致精神分裂;回到家後,不認識親友,不分日夜,往外瘋跑。

只因他們信仰「真、善、忍」,中共將他們迫害致瘋

接上文:中共為何將健康人摧殘致瘋(2)

乳頭被打火機燒沒了

徐化全,1964年6月出生,原籍湖北,北京大學碩士畢業,外語翻譯,曾做過日企經理。

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徐化全開始修煉法輪功,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屢遭中共迫害;從2001年至2011年,兩次被非法勞教,共達3年6個月之久,曾被非法判刑8年。

2014年1月,徐化全因在地鐵裡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再度被警察綁架,被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半,至今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三分監區。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他殘遭酷刑折磨。

早在2001年他第一次被綁架時,海淀派出所五六個警察架住他的雙臂,抓住他的雙腿,用打火機在他的左胸部燒,燒出一塊巴掌大的疤,乳頭都已經燒沒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火燒炮烙。(明慧網)

在被非法關押在團河勞教所期間,徐化全曾被逼迫光著身子在烈日下曝曬,曬得渾身起泡。犯人在警察的指使下,對他「熬鷹」。為了不讓他閤眼,犯人用橡皮筋猛彈他的眼睛、面部,令他痛苦不堪。

2016年7月從前進監獄出獄的法輪功學員揭露,三分監區長劉光輝曾指使三個刑事犯人暴打徐化全一個多小時,導致他肋骨被打斷、牙被打掉、頭被打腫;頭被打得不停地搖動,兩手神經質地不停地轉動,落下了不可治癒的殘疾。

他的處境非常惡劣,身體很糟糕,精神已不正常。

「我沒有病!我不打針!」

柳志梅出生在山東省萊陽市團旺鎮三青村,1997年正當17歲時,以「山東省第一」的成績被保送北京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那時的清華園有近千名師生學煉法輪功,她也加入其中。

被迫害前的柳志梅。(明慧網)

因柳志梅堅持信仰,於2001年3月被學校開除;同年5月,在北京被劫持,被輾轉到幾個看守所,後被拘禁在北京公安局七所看守所。她的頭被打得變形,胸部被打傷,多個指甲被摧殘掉。

在一次提審時,獄警蒙住柳志梅的雙眼,押到一個祕密地點,關進一個長兩米、寬一米的牢房,對她開始了長達兩個月的令人發瘋的折磨,那時她才21歲。

2002年11月,22歲的柳志梅被扣上十幾項無須有的罪名,遭北京海淀區中共法院非法判刑12年,被轉至山東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清華大學以「復學」為藉口誘騙她「轉化」(放棄修煉)。獄警逼她動手打人,逼他人「轉化」。

三年過去了,根本沒有復學的消息,柳志梅知道上當受騙了,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沈默寡言。

從2002年底直到2008年柳志梅出獄前,山東省女子監獄獄警鄧濟霞,40多歲,副科級,常帶著她去監獄裡小醫院讓犯人給打針,幾乎天天打。從監獄教育科裡經常傳出柳志梅的哭喊聲:「我沒有病!我不打針!我不吃藥!」

柳志梅出獄的前三天又被打了一針,回家後,藥力發作,她變瘋了。其母再也無法承受這無情的打擊,於三個多月後淒慘離世。

幾位好心的法輪功學員冒險照顧柳志梅,從她的一些舉動可以判斷,她在監獄還遭受過性迫害。

柳志梅常伸出手擋在胸前,像朝外推著什麼似的,神情很緊張,她似乎在驚懼中努力保護自己。

一次,親友幫柳志梅換衣服,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部,她突然把親友的手按住在乳房上,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另一隻手朝著乳房擊打著,使勁揉搓著,說:「他們就這樣打我啊,就這樣打,就這樣打,我好疼啊……」

2010年4月16日,萊陽公安局的一群警察突然野蠻地翻牆進屋,把柳志梅和照顧她的四位女法輪功學員抓走。柳志梅遭到審訊,之後她的精神受到嚴重的刺激,再次發病。

迫害致瘋的柳志梅。此照片被攝於2010年,當有人試圖接近她時,她就攥著雙手躲向自家牆角。(明慧網)

柳志梅在淒苦中煎熬了數年後,身體日漸消瘦,最終在2015年2月含冤離世。

被三個警察輪姦

譚廣慧,黑龍江省賓縣的松江鎮人,當年43歲,原為一名供銷社營業員,有一個溫馨的四口之家,是一個賢妻良母。

1998年3月,譚廣慧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發生巨大變化,特別是視力明顯變好。

2000年6月,她進京為法輪功鳴不平,被抓並遭非法勞教一年,被關進臭名昭著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譚廣慧以絕食反迫害,八天九宿沒吃沒喝。

萬家勞教所為了迫使法輪功學員「轉化」,2001年5月24日,獄警將五六十名拒絕放棄信仰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強行投到男勞教隊摧殘折磨。

譚廣慧被劫到男隊並與二十幾個男犯人關在一個屋子裡,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夜半時分,男警察把她單獨帶到一個屋子裡,當時屋裡有好幾個警察。譚廣慧警告他們說:「你們這是在犯罪,會遭報的。」這些警察卻說他們不怕。

警察用薰香熏譚廣慧,她的頭被熏得昏昏沉沉的,警察又往她腦袋裡打「乙醚」。

譚廣慧在藥物的作用下昏昏欲睡,說不出來話,知道警察在強暴自己,卻無法也無力反抗。在那個黑夜裡,她被萬家勞教所三個警察輪流姦污。

2001年7月15日,譚廣慧的丈夫接到賓縣「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通知,說譚廣慧得了精神病,讓去接人。

警察強暴譚廣慧後,一直用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給她注射。被強暴後精神遭到了刺激,再加上藥物的作用,導致她精神失常。

回到家的譚廣慧,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沒有家的概念,沒有時間的概念,病情越來越嚴重。

有一次,她跑出去後,家人一天一夜找不到她;找到時,她臉上磕出了好幾個雞蛋大的包、臀部脫掉好大一塊皮⋯⋯

踐踏人最基本尊嚴

在對法輪功學員滅絕人性的迫害中,中共徹底踐踏了人倫、人最基本的尊嚴。

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曾三次致信時任中共領導人,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在《致胡景濤溫家寶的第三封公開信》中寫道:

「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2000年6月,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學員扒光衣服,丟進關有凶殘男犯的牢房中,並唆使男囚們強暴、凌虐她們。

勞教所還扒光女學員衣物強迫其赤身裸體站在錄像機前遭受羞辱,或長時間站在雪地中挨凍,或用電棍電擊陰部……這一切都是為了逼迫她們放棄信仰「真、善、忍」。

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姦、輪姦、虐殺等各種嚴重的違法犯罪行為,中共沒有進行任何法律懲處,罪犯逍遙法外。

然而,人不治天治。

2005年11月25日,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強姦相當於其母親年齡的兩名女法輪功學員後,患陰莖癌,動了兩次手術,為保命被割去陰莖和睪丸;三次自殺未遂,痛得生不如死。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何雪健獲刑八年,最終死於陰莖癌。

河北保定蠡縣看守所警察李國昌虐待女法輪功學員,動手侮辱她們;2000年冬,突然癱瘓,雖久經治療,仍離不開拐棍。

黑龍江撫遠縣供電所所長任強,曾經調戲法輪功女學員,五天後突然病死。

山東沂水縣沂水鎮鎮政府工作的蔡偉借酒對被關押在城郊派出所的女法輪功學員施暴、耍流氓;2007年4月14日晚,遇車禍身亡,年僅36歲。

⋯⋯

資料來源:明慧網 #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08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