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米粥情

《本草綱目》說,小米煮粥食,益丹田,補虛損,開腸胃。(Fotolia)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作者 | 博浪

許多年前,朋友媽在電話裡問她在美國的兒子:

「美國有小米嗎?」

「沒見賣的。」

老人聽了兒子這話,哀歎說:「沒有小米,那咋過呀?」

上小學時,國語《鄉土教材》有一課書:

小米飯,黃又黃,人吃了,充飢腸。種穀子,收小米,人吃米,豬吃糠。

中國南、北方的分界線在淮河與秦嶺。我家在黃河北岸,我是北方人。吃小米飯,喝小米粥也成了我的生活習慣。「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是說米是人的主食。南方人愛吃大米,北方人愛吃小米是中國人的生活習慣。

來到加拿大,我見唐人街中國超市有賣小米的。小黃米、黃小米、沁州黃小米等品牌賣相不錯。磨好的小米麵粉也有賣的。我經常買小米熬粥喝,也買小米面蒸饃吃或自製油茶。大米、白面吃多了,吃小米粥能調節口味。人吃五穀雜糧,身體營養均衡,這是老中醫說的。

我曾讀到李紳《憫農》詩: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籽。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死。

「粟」即「谷(子)」。《辭海》註:粟是一年生草本植物,葉條狀批針形,穗狀圓錐花序。籽實圓形或橢圓形。籽未去殼時也叫穀子,去殼後叫小米。

童年時,我家年年種穀子。穀子苗長得越好,結出的谷穗也越飽滿,谷穗飽滿越往下低頭,因此有人寫文章讚揚穀子越豐滿越低頭的謙遜品德。我四五歲時,家人天天吃小米粥。早飯吃加紅薯熬出來的小米粥,人說是「紅薯米飯」。午飯吃小米撈飯或小米蒸飯也不少。小米飯吃膩了,我想換口味吃別的多不能實現,因家窮缺糧媽無法調節生活。

一次我在自家小桃園吃小米粥,剩下半碗我吃不下去了。想到過年吃臘八粥時媽讓我撒些米粥在樹幹上餵小鳥,媽說讓小鳥也過個年。想到這事,我把碗裡的小米粥都抹在了樹幹上。很快招來許多鳥來吃,很多喜鵲和麻雀飛來飛去啄吃樹幹上的小米飯,我在一旁看得熱鬧。這事被我媽知道了,媽埋怨我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我兒子一歲多送到農村由姥姥撫養。回家看孩子,我見孩子的小臉蛋上還黏著米粒。我問孩子啥最好吃?孩子說:「(綠)豆米飯(小米粥)最好吃。」看來,孩子沒吃過更好的。

我媽熬小米粥絕對是行家裏手。把水燒開,媽用杓挖些小米加入水中,改用文火慢慢熬,總能熬出不稀不稠恰到好處的小米粥飯。小米粥熬開鍋,滿鍋的米油漂浮在粥的表面,香氣四溢,那層米油想必是小米的精華。我很想單盛那些小米油吃個香媽不讓。媽用杓子把米油攪開在大鍋裡,讓一家人都能吃上米油。

「粥」字裡有個「米」字,說明米是熬粥的主要食材。小米磨成面加油炒熟,再加鹽、芝麻、花生、杏仁等粉狀,當地人稱「油茶」。油茶是精製的高等粥。據說,慈禧太后吃了我家鄉的油茶很是讚賞。油茶的聲名隨之大振。

由於地少家窮,我家小米常不夠吃。為節省小米,媽熬小米粥常往鍋裡加紅薯或南瓜,有時還加入胡蘿蔔。冬春季節幾個月總吃紅薯米飯我有怨聲。媽說,有米下鍋咱日子就不錯了,吃小米不比吃糠咽菜強嗎?媽常說,窩窩米飯,吃得長遠。

我姐工作時,月薪水是一斗小米(25斤)。姐有這收入我媽高興得合不攏嘴。媽說:「妮啊,好好幹吧,人家給的不少啦。要知道,你是旱澇保收呀。」

今在網上我看到:小米粥是健康食品。小米可單獨熬粥,亦可加入大棗、豇豆、蓮子、百合、龍眼等熬成風味各異的營養品,人稱八寶粥。小米磨成粉,可以製作糕點。《本草綱目》說,小米煮粥食,益丹田,補虛損,開腸胃,是補品。

按李時珍說的,小米粥我算吃對了。不知不覺中,家窮我也算養生了。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