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波士頓中國城見證大法徒的堅守

在波士頓中國城建立法輪功煉功點,不論寒暑風霜,始終堅持的張阿姨(右二)與其他學員在煉功。(劉景燁/大紀元)

人氣: 40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8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景燁波士頓報導)一只蟲子沿著樹爬下來,爬到一位華人老婦的腿上,但她渾然不覺。在陽光的照射下,她保持著打坐姿勢紋絲不動。

她是波士頓中國城法輪功煉功點的聯繫人,學員們親切地稱呼她為「張阿姨」。

那是2017年的夏天,張阿姨和其他學員一如既往地來到「天下為公」牌樓外的公園一起煉功。他們有時六七個人,有時十多個人,在公園裡的樹下,立起「法輪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的金黃色牌子。

陽光斑駁,微風習習,樹上數不清的麻雀不停地嘰嘰喳喳,有時甚至投下一團青白帶黑的黏稠物,沾到胳膊上、腿上,甚至頭上——這也是張阿姨和其他學員總是戴著個圓檐帽的原因所在。

白色帽下的張阿姨身材不高,留著短髮。77歲的她神色總是非常堅定,眼神明亮,以致讓人難以注意到她臉上的皺紋和黑中帶白的頭髮。

每天上午不到十點半,張阿姨與其他學員就開始在樹下鋪墊子了。在攝氏三十度的烈日下,她總把自己的墊子放在最前方樹蔭暫時罩不到的地方,將其他人的墊子放在濃密的樹蔭下。有人請她坐到後排,她卻說,沒關係,就曬半個小時,等太陽角度變了,樹蔭就過來了。

學員們常常在這棵樹下坐到十二點,然後站起來煉功。旁邊的樹上有時會爬來紅色的小蟲。前方寬敞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有時还會傳來「咔、咔」相機的聲音;有時身後突然響起倒車警報;有時是一群孩子的跑步和歡笑聲……

但張阿姨總是端坐不動。到2017年為止,她已經在這裡堅持四年了,除了雨雪天氣(地上潮濕無法打坐)外,不論多熱或多冷,她幾乎每天都會準時來到這棵樹下。

她常常想起李洪志先生在《瑞士法會講法》中的一句話:「我給你們留下的最好的洪法形式就是集體煉功和法會。」她說,李洪志大師的功法幫她煉好了一身疑難雜症;出於感恩與對有緣世人的責任感,她不願錯過任何一個能夠向人們展示功法的日子。

即便是華氏零下的低溫,張阿姨(左一)仍領著法輪功學員在波士頓中國城煉功。(馮文鸞/大紀元)

「速效救心丸」失效後

那是1996年5月22日早上,當時56歲的張阿姨心臟病再次發作了。學太極拳38年的她,那天卻連一套拳也打不動。她記得往常含三到四片「速效救心丸」就能好轉,可那一次,十多片藥丸竟也毫無作用。

「我感到很絕望。我想我死在家裡,一週都不會有人知道。」在位於波士頓附近郊區的家中,張阿姨一邊包餡餅一邊說。當時她丈夫在外地出差,孩子們在外上大學。她想到自己從1993年退休以來,為了不讓孩子們擔心,曾嘗試過許多健身氣功,太極拳、劍、刀、棍都學了個遍。那時她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練功,漸漸身邊聚集了四十多個氣功愛好者。儘管如此,她的身體依然逐漸惡化。

「我突然想起一個禮拜之前,一位跟我練劍的朋友告訴我,她先生癱瘓在床上,在床上煉法輪功,能下床了。這個法輪功我還沒有煉,為什麼不去嘗試一下呢?」張阿姨說。

神奇的是,她前一刻還因為打不動拳而躺在床上,在想到法輪功的時候,卻爬了起來,還走了500多米路到朋友家裡。

這位元姓朋友的先生曾是張阿姨單位裡的副科長。張阿姨從他那裡得到了法輪功煉功圖和一本書《法輪功(修訂本)》。

「讀到第四講的時候,我就叫起來了:『我找的就是這個呀!』我覺得我有希望了。自己當時腦袋裡想法很簡單,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張阿姨感慨道。

第二天,張阿姨帶著信任她的一些人,在她家辦起了煉功點

一週之後,張阿姨的身體就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在過去30多年的石油技術工作中,在所謂「要油不要命」的口號指導下,她曾一週七天投入工作。在60年代一次清理油庫積水的過程中,她先是因為氣體中毒而昏倒,而後又被醫院誤診為大腦發炎,還因錯誤治療而癱瘓了兩年。「嚴重的時候,吃飯連筷子都拿不起來。」張阿姨說。隨著年歲增大,她漸漸患上了心臟病、胃下垂、骨質增生等多種慢性疑難病。

但在煉功一個月之後,她就感到身體從未有過的輕鬆,「沒有痛苦的感覺了」。直到現在,她每天早上六點半與丈夫出發,趕到波士頓中國城,跟其它法輪功學員一起讀書、煉功,走路健步如飛,沒有病痛與不適的感覺。

張阿姨(中)和法輪功學員在波士頓中國城煉功。(馮文鸞/大紀元)

滿地白頭皮

張阿姨說,法輪功的神奇還體現在方方面面。她說,在她開始煉功十多天後,一次洗澡時,由於不知道暫停供水,她照常打開加熱器。在她打開水龍頭的瞬間,「蒸汽『嘩』一下噴出來,嚇壞我了,立刻從浴缸裡跳出來。把頭皮燙的啊……嚇壞了!」張阿姨說。

當時她第一反應是找燙傷藥,在家裡找不到,便立即打電話找到一位醫生朋友。奇怪的是,那天醫生找遍了急診室也沒找到燙傷藥,無奈之下,只好先到張阿姨家看看。

醫生進來後,張阿姨卻給他講起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身體變化,兩人在不知不覺中竟都忘記了燙傷的事情。

「從8點講到12點,大鐘『噹、噹』地響。他才說:『怎麼樣了,我看看你的頭啊!』一看,哎呀,嚇他一跳,頭皮都燙白了。他說:『阿姨呀,你這頭髮肯定都要全掉。』」張阿姨說。神奇的是,在這一刻,她卻感覺不到疼痛了。

張阿姨說,大約一週後,「用手『噗啦、噗啦』,掉了一地的白皮,可頭髮並未受損。」

神奇的親身體會,讓張阿姨漸漸明白了法輪功是高德大法。原來的慢性病消失後,二十多年來全未復發;而她也再沒用過藥物。到了1999年中共的迫害開始後,面對單位和公安的壓力,以及鋪天蓋地的針對法輪功的誣陷報導,張阿姨也從未動搖對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功的信念。

張阿姨(左三)和法輪功學員在波士頓中國城煉功。(馮文鸞/大紀元)

「鐵打的」煉功點

「我是來(美國)探親的,到這裡和大家一起煉功。因為我覺得在這裡煉功對自己的身體特別好,還能弘揚大法。在中國大陸不能這樣公開。張阿姨在這個點上做得很好。她在這個點上,好像是鐵打的。這是個鐵打的煉功點。」夏天在中國城外公園的樹蔭下,法輪功學員羅阿姨說。

到了冬天,零下十度的寒風常常吹得人雙手冰冷。這裡的學員們便挪到了公園裡一處井蓋周圍打坐、煉功,井裡會溢出來帶有一絲絲煤氣味的暖氣。張阿姨說,夏天有樹蔭,冬天有暖氣,這樣的煉功條件「太好了」。

2013年10月26日,張阿姨志願成為中國城煉功點的聯繫人。從此以後,除了雨雪天氣外,不管氣溫高低,她每天早上來到這裡,與其他學員一起閱讀《轉法輪》,而後11點左右開始打坐、煉功。

不多時便到了午休時間,外出吃午餐的人們有的西裝革履,有的戴著墨鏡,來來往往,談笑風生,對在旁邊打坐的煉功人似已習以為常。

但也有對學員們特別關注的:一天,一名穿著短衣短褲的健壯白人青年笑盈盈地與學員們打招呼,愉快地說:「真好,每天都能在這裡看到你們!」

張阿姨說,這位先生有時來這附近辦事,也曾來煉功點學過功法。

還有一次,一名亞洲人面孔的高瘦男生快步趕到煉功點前面,彎腰從傳單盒裡抽出一張介紹法輪功的傳單,而後面無表情地匆匆離去……。

最令張阿姨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那位畢業於波士頓大學音樂專業的男生。2014年,他的右手無名指神經壞死,被三個醫院判為不治之症。他苦於無法完成音樂專業的畢業演奏,卻因為記憶中「有困難就找法輪功」這樣一句話而來到了中國城煉功點。

張阿姨說,他第一次煉功便打坐了一個小時。可憑著這種勤苦的精神,這位學生一週後便能活動手指,一個月後便完全恢復,能夠演奏,能夠畢業了。現在,那位男生加入了神韻藝術團,每年巡迴演出。

「公共汽車上有好多人都認識我們。有一次我們聽他們對話,說你認識這老兩口嗎,他們是專門弘揚法輪功的,你想煉法輪功就找他們。」張阿姨說。

她說,以前剛來到這裡的時候,也不乏來找麻煩的人。有時有人來問:你們每天來這裡,美國政府給你們多少工資?她則笑著告訴對方,她年輕時拼命工作,得了一身病,卻因學了這個功法而身心健康。她不拿工資,但如果她不出來,那很多想修煉,想要健康身體的人便找不到地方,所以她必須出來。

張阿姨說,以前這附近還遊蕩著一伙從軍隊退伍的無業遊民,經常酗酒,吵吵嚷嚷。「第一年,他們問我們一個會英語的學員,問我先生是不是老闆,僱我們來這裡煉功。我說不是,我們是夫妻。半年來,他們天天看我們煉功。後來,等我們來到這裡,他們就雙手合十,說Good morning,good morning。」張阿姨說。

她說,這些退伍軍人漸漸成了這個煉功點的「保安」,當有不懷好意的人來騷擾時,他們便過去趕人,對騷擾的人說「Go, Go, Go」。2016年,他們得到了政府的幫助,便離開了中國城。臨行前,他們還送了張阿姨一袋法國大米。

那時,張阿姨每天早上乘公共汽車到地鐵站,再轉地鐵到波士頓中國城,每天來回路上共約四個小時。有時天氣預報不準。她看到要下雨,沒有出門,等到中午,仍未見滴雨落地。後來她決定不再看天氣預報了。只要早上不下雨,她便出門煉功,能煉多久,就煉多久——要讓來往的有緣人常常看到「法輪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

責任編輯:馮文鸞

評論
2018-08-23 9: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