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曝光華為在西澳政商界建龐大關係網

華為拿下西澳鐵路網通訊設施的合同後,西澳政商界人物與華為的關係網被媒體曝光。(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華為拿下西澳鐵路網通訊設施的合同後,西澳政商界人物與華為的關係網被媒體曝光。(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綜合報導)在英國、美國等政府,包括澳洲聯邦政府都認為華為存在安全風險的背景下,上月初,西澳的州政府卻與華為簽訂合同,讓其承建1.36億澳元的公共交通移動信號網絡工程,這在澳洲引起廣泛關注和質疑。隨後,華為在澳洲建立的關係網絡被媒體挖了出來。

華為西澳政商圈關係網被曝光

華為在澳洲的公司2004年開始運營,花費數年時間在西澳的政商界建立關係、施加影響力。費爾法克斯的調查顯示,這個網絡涉及多位重量級政要。

在調查記者Nathan Hondros勾勒的關係圖中,前外交部長唐納(Alexander Downer)和前維州州長都曾任或仍是華為的董事會成員,前西澳的財政廳長受僱於華為為其做政府的遊說工作,甚至商界的媒體業巨頭董事長也是華為全球國際諮詢委員會30位成員之一。

除此之外,多位西澳的議員都曾接受了華為資助的中國行。包括來自西澳的澳洲現任聯邦外長、西澳州政府交通廳長、教育廳長和其他三位西澳議員。

受到關注的還有澳大利亞中國工商業委員會(ACBC,澳中商會),此商會曾參與邀請政要們參加中國行,有時也為議員們的中國行出資。華為是該商會的財務贊助者,而西澳財政廳長是該商會成員。

關係網如下圖所示:

(製圖大紀元)
(大紀元製圖)

任職於或受僱於華為

華為與政要們建立關係的一個方式就是提供華為的一些高級管理職位。澳洲的媒體業巨頭Seven West Media公司董事長斯托克斯(Kerry Stokes)從2010年開始就一直是華為公司國際諮詢委員會成員。

雖然斯托克斯說他已經好幾年沒有參加該委員會的年度會議,也否認為華為在澳洲遊說,不過斯托克斯曾在2014年代表華為舉辦了一場華為在澳洲公司的十周年慶祝活動,當時的通訊部長,即現總理特恩布爾出席了那次活動。

華為公司事務董事米切爾(Jeremy Mitchell)表示,斯托克斯和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已經是很長時間的朋友了,他也是華為國際諮詢委員會裡的唯一一位澳洲人。

前外交部長唐納曾是華為公司董事,2014年前往英國成為澳洲駐英高級專員前才離任。前維州州長布倫比(John Brumby)也是華為澳洲事務的董事之一。

華為還僱用前西澳工黨財政廳長理珀(Eric Ripper)在西澳進行遊說。理珀是政府關係遊說公司GRA Partners的董事長兼註冊說客,他代表中國的電信公司華為在總理和內閣間進行遊說。

在該遊說公司任職的前律政廳長顧問理德(Amanda Reid)則稱,他們是依照遊說法案註冊並進行遊說工作的。

華為出資中國行

西澳交通廳長薩菲奧蒂(Rita Saffioti)在以影子廳長身分訪問中國期間,華為支付了中國境內的差旅費和娛樂費等,還贈送其華為手機。

受華為邀請隨同薩菲奧蒂一同訪問中國的還有現任教育廳長埃勒里(Sue Ellery)以及其他三名西澳議員。

2012年,時任影子外長的畢肖普(Julie Bishop)也曾去了一次由華為出資的深圳−北京行。畢肖普的一名發言人聲明:「在她是影子外長的身分時,就已遵照利益登記規定向議會說明了那次出行。」

華為澳洲公司事務總監米切爾對此表示,華為「經常會邀請澳洲的媒體、商業代表團和議員們(參觀)華為在中國的總部以及在澳洲的業務」,在2015年,「我們向澳方包括西澳兩黨議員提供了住宿和地方電話卡」。

澳大利亞中國工商業委員會(ACBC)也經常參與邀請和出資政要們的中國行。費爾法克斯媒體揭示,華為是澳大利亞中國工商業委員會的財務贊助。該委員會主席即是前維州州長布倫比,他也是華為澳洲業務的董事。

2015年華為部分出資的中國行,澳中商會就曾參與邀請西澳政要們,也曾為中國行出資。外長畢肖普還在議會申報中聲明了一次ACBC為她出資的為期兩天的上海−北京行。

西澳財政廳長懷亞特(Ben Wyatt)一度是澳中商會的會員。

華為承包西澳鐵路網信號設施

自從西澳政府決定讓華為在鐵路網上建設通信系統之後,西澳的政要和華為的聯繫就受到了關注和審查。

澳中商會成員、西澳財政廳長懷亞特所在的財政廳負責管理西澳這個州的招標,雖然並沒有跡象表明他參與授予華為鐵路網通訊設施的合同。對於交通廳長薩菲奧蒂,西澳政府稱他並沒有參加本次鐵路網4G電信合同的獨立投標過程,西澳政府發言人還說選華為的決定是公共交通管理局(PTA)做出的。但反對黨卻認為薩菲奧蒂是該項合同談判的首席廳長。

費爾法克斯媒體報導,西澳交通廳長週二(8月21日)才承認,不排除讓華為建設一個通信網絡,這包括在城市鐵路走廊上建設80個移動塔,用於未來自動列車控制系統的線路網。政府還決定將其用作公共緊急信息系統。

但西澳影子交通廳長哈維(Liza Harvey)質疑州政府欲將通信網用作給貨車司機提供信號以外的用途。她說:「現在我們進一步質疑,政府是否考慮不讓這些(華為建設的)移動塔的用途範圍拓寬,尤其是在內政部和其它安全機構存有安全擔憂的領域。」

她還說政府拒絕回答是誰做出決定「故意避免內閣審查」的問題。奇怪的是西澳工黨州長卻在此前不久表示,安全情報局(ASIO)並沒有提出有關華為承包合同的任何安全擔憂。

然而澳洲聯邦政府曾出於對國家安全的考量,拒絕過華為參與國家寬帶網NBN的建設;也試圖阻斷華為介入澳洲與所羅門群島海底高速網絡線路的承建。

就在8月23日,華為發布了消息確認澳洲聯邦政府拒絕讓其提供澳洲5G網絡的建設。

華為中標西澳項目的消息是華為自己在網上發布的,兩天後才在西澳的招標網站上出現。而西澳州長和廳長們當時未就此事公開發表聲明。

專家再次警告

華為與中共政府關係不透明這一點幾乎已經眾所周知,華為創始人及總裁任正非還有中共軍方背景。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執行董事詹寧斯(Peter Jennings)在華為中標西澳工程後再次呼籲,不要讓中共長臂伸到澳洲關鍵基礎設施上。他表示,澳洲的聯邦政府已經在多個場合警告「澳洲國家關鍵基礎設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受到破壞、威脅和間諜行為的攻擊」。他說,「政府並非輕易做出這樣的聲明,我們應該嚴肅對待它」,不僅聯邦政府,州政府也應如此。

詹寧斯還敦促堪培拉阻止其它與中共有聯繫的中資公司參與澳洲其它的基礎設施建設,雖然這並非易事。「面對掠奪性日強的中共,這是維護國家安全利益的必要代價。而中共希望付出其它所有的代價,來使其戰略性利益獲得最大化。」詹寧斯說。

今年6月ASPI發布的一份新報告發現,華為公司出資「贊助」澳洲政治家出國旅遊的贊助規模遠超過其它公司。ASPI是根據澳洲的議會記錄得到這些數據的,ASPI國際網絡負責人漢森(Fergus Hanson)寫道,「雖然華為贊助政客到中國旅行並沒有違反任何規定,但其資助的次數引發疑問,那就是國會議員應否接受這類公司資助的旅行?」尤其在華為努力遊說政府,欲贏得基礎設施建設的合同的背景下。

由於擔憂國家安全,美國基本上把華為排斥在巨大的美國市場之外。#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