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傳】烈日當頭預知洪災 觀星曉朝廷機密

作者:洪熙

中國歷朝歷代出現許多奇人異士,他們精通星相易學,善於觀相占卜吉凶。(fotolia)

    人氣: 2720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國歷朝歷代出現過許多奇人異士,他們精通星相易學,善於觀相占卜吉凶。這些方士通過觀察天文,根據陰陽八卦去推衍,就能準確預知還沒有發生的事,從特別的角度洞觀世事。

他們之中,有人對災情未卜先知,有人通過觀測星相洞曉朝廷機密。本篇介紹的是漢朝名士任文公李郃,他們不像一些方士隱逸山林,但他們的預知能力,沒有因為身在世俗,就受到限制。

烈日當頭 任文公準確預測洪災汛期

在州府擔任從事的任文公,自幼跟隨父親任文孫學觀天文,掌握不少天文、風角祕術的精華。

漢朝任文公,自幼跟隨父親任文孫學觀天文,掌握不少天文、風角祕術的精華。圖為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圓四分四層圖〉。(公有領域)

漢哀帝時期,有人上報,說越嵩太守謀反。刺史非常害怕,派遣任文公等五人到越嵩郡內巡視,以查虛實。五人到達驛站時,忽然颳起一陣狂風。文公立刻起身,告訴其他人這裡很快就要發生叛亂事件,應趕快離開,否則有性命之憂。說著,就趕緊駕車迅速離開了。但其他幾位都不相信,沒有動身,結果被越嵩軍隊所害。

有一年發生大旱,天氣異常乾燥。任文公卻對刺史說:「五月一日,將發大水,災情已經出現,但是沒有辦法能預防拯救,最好讓官吏百姓提前做好準備。」刺史看著乾旱的天氣,認為任公痴人說夢,沒有採納他的建議。文公沒有辦法,只好自己準備大船。有的百姓相信他說的話,跟著做了防備。

到五月一日那天,天氣乾旱酷烈,任文公一看天色,急忙吩咐眾人,趕緊收拾東西,又派人緊急通知刺史。刺史不聽,反而覺得實在可笑。太陽當頭高照,怎麼可能陡然突變,降下大雨?

刺史覺得實在可笑,太陽當頭高照,怎麼可能降下大雨?但快到正午時,天空北方突然湧現厚厚雲層,眨眼之間下起傾盆大雨,湔水猛漲,大水決堤。示意圖。(fotolia)

快到正午時,天空北方突然湧現厚厚雲層,一眨眼老天下起傾盆大雨。到吃晚飯時,湔水猛漲十幾丈高,大水決堤,沖壞了許多房屋,溺死了數千百姓。到這時,人們才相信任文公說的是真的,可是後悔已經晚了。

觀星相 知朝廷機密

漢朝李郃因富有才學,縣官召他做幕門候吏。受父親李頡的影響,李郃也通曉《五經》,擅長《河》、《洛》和觀星。

漢和帝即位後,曾派使者微服下訪民間,收集民謠以察民情。使者出宮後,都身穿便裝,所以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宮廷內侍。有二位使者到達益部後,到李郃候舍投宿。時值盛夏,李郃坐在外面乘涼。他仰觀星辰,問道:「你們二位從京城出發時,是否知道朝廷派了兩位使者?」

兩人驚訝得默不作聲,彼此互相對望,回答說:「不知道。沒有聽說此事。」並反問:「你是怎麼知道的?」李郃抬起頭,指著天上的星星,說:「有二使星向益州分野走去,所以我知道。」

李郃仰觀星辰,發現有二使星向益州分野走去,所以他知道朝廷派了兩位使者。圖為《驛使圖》圖像磚,甘肅嘉峪關魏晉墓出土,估繪於西元3世紀前後。(三獵/Wikimedia Commons)

三年後,這兩位使者的其中一位官拜漢中太守,當時李郃還在做幕門候吏。這位太守想到他之前觀星象的本事,就請他到自己的官署裡做戶曹史。

漢章帝時,皇后的哥哥竇憲要娶妻,各地郡守都送賀禮,漢中郡守也想派使者去送禮。李郃勸說太守:「竇將軍身為皇后的兄長,平日不注重修養德行,反而專權驕橫,滅亡之禍很快就要發生了。」他勸太守忠於王室,不要和外戚走得太近。

太守不聽,執意送禮交好。李郃就請求由他前往京師送禮。獲太守准許後,李郃並沒有急著動身,上路後也走得很慢,有意拖延時間。當李郃走到扶風(今陝西關中西部)境內時,傳來竇憲自殺的消息,凡是和竇憲有交往的官員,都被免職,唯獨漢中太守未受牽連。

這兩位漢朝方士,各留傳奇。如果類似的情況發生在今日,有人苦苦地告訴我們,災難即將來臨,我們是聽從勸言,早做保命的打算,還是像文中的刺史和太守一樣,譏諷知道災難真相的人呢?@*

(據《後漢書‧方術》卷82上)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弓箭在古代生活中,既是儒家「六藝」中的必修課,更是戰場上殺傷力極強的兵器。因而,無論文人還是武人,射箭都是一項必須掌握的重要技能,人們也用「百步穿楊」「箭不虛發」等辭藻讚美神乎其技的射箭技術。
  • 「菖蒲節」就是端午節,菖蒲和端午節習俗淵源久,菖蒲是端午的「仙花」,可以制五毒、斬千邪。菖蒲留下成仙、長生傳說:漢武帝遇見異、安期生成仙留下一隻鞋子……石菖蒲、漢唐菖蒲不一樣唷,照過來……
  • 陸機生於西元二百六十一年,直至三百零三年過世期間中國社會正值動亂多難。在那樣的時代,若久無家信確實會令人擔心。沒想到忠狗黃耳竟能翻山越嶺,克服千里迢迢的萬般辛苦,為主人完成奔送家書的艱鉅任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