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樂投老闆跑路 武漢受害人接連向政府請願

北京樂投集團老闆跑路,武漢眾多受害人多次維權。21日有上千人在市政府前維權,遭警方強行拖入大巴,送信訪辦大廳,一直到下午2點多離開。(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63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樂投財富老闆曹津偉(又名:曹偉)跑路的消息一週前確認後,引發各地投資人的恐慌。武漢眾多投資受害人持續展開維權自救行動,21日(週二),再有逾千人去市政府請願,要求官方迅速採取行動。但維權行動遭打壓、媒體集體噤聲,令他們備感焦慮、絕望。

樂投金融難民首次維權 市政府前哭聲一片

8月15日,樂投財富發布了一份告全體員工、客戶書,稱樂投財富的董事長曹津偉已失聯,樂投的法人已報案,員工的工資無法支出,到期的資金無法兌現等。該通知也經樂投員工傳達給客戶,引起很多投資人的恐慌。

這家成立於2005年的投資理財公司,在大陸各大城市有三十多個營業部和財富中心,在武漢市有13個營業部門,投資門檻高,十萬元起步。據悉,不少投資人都是有一定積蓄、上了年紀的人。

武漢的投資受害人于先生向大紀元記者披露,「8月16日上午,有上百人去武漢市政府堵門要求政府關注,立馬被特警、保安團團圍住了。去的多數都是老年人,他們情緒很激動,現場哭聲一片。」

他表示,老人們是第一次跟警方打交道,「看到警察蠻橫的態度,老人忍不住跟警察對罵起來。也不知道誰先動手,現場警察跟維權老人幹起來了。後來特警動手將他們強行往車子上拖,強行拖走一些人,有的都不知道被警察拖到哪裡去了。」

8月16日樂投投資受害人首次去市政府維權。(受訪者提供)

8月16日,是武漢受害人的首次維權行動,因跟警察發生衝突,他們沒能表達訴求。

8月20日上午,部分投資受害人又去湖北省政府反映問題。受害人提出的三點要求是:「第一立案;第二抓跑路的董事長曹津偉,凍結他的資金;第三,賠償投資人的資金。」

武漢投資受害人鄒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說,當天有一百多人去了在武昌的湖北省政府,被政府人員領去了信訪辦,「要我們登記填表,進信訪辦需要身分證,有一部分人沒有帶身分證就只能站在外面。」

8月20日一百多武漢樂投投資受害人前往省政府維權,被帶去信訪辦登記。(大紀元合成圖)

對於已經運行十多年的樂投的董事長的跑路,及引發武漢投資人的維權行動,陸媒沒有做任何報導。

幾天之內 上訪的金融難民由百人升至逾千人

鄒女士介紹,21日(週二)上午,更多投資受害人聞訊趕來維權,大概有千人去了漢口的市政府,當時市政府大門兩邊和大門對面都是樂投的投資受害人。

樂投武漢投資人逾千人21日上午前往武漢市政府維權請願。(大紀元合成圖)
21日,武漢樂投受害人前往市政府維權,被警方強行送上大巴,送往信訪辦。(大紀元合成圖)

她說:「市領導沒有出來見我們,他們叫來警察非常粗暴地將我們拖向大巴士,因為警方的施暴行為,大部分投資受害人怕被弄傷,都是自己上車的,只是個別人與警方發生了肢體衝突。外圍的一些人沒有上車。我們被送到信訪辦坐了一上午。我們有7個代表出面跟他們談,溝通了三個多小時,其中有一個代表很生氣,中途退場,因為當時開會的領導只顧自己說,說完走人,不聽代表們說什麼。」

武漢樂投部分金融投資難民21日前往市政府上訪,被警方強行送去信訪辦。(知情者提供)
21日市政府上訪的武漢金融難民被警方強行送去信訪辦。(知情者提供)

她還表示,「最後維穩辦的一個主任告訴代表,對樂投集團已經立案了,並給代表看了立案的回執,並稱專案組正在調查。他還警告代表,如果我們再去市政府喊冤、喊口號的話,他們就要抓人。一直到下午2點多,我們才離開信訪辦。」

「我們老百姓現在心裡沒譜,覺得政府在忽悠我們,不說實話,不給我們辦這個事情。」她擔憂地說:「他們告訴代表,已在網上發布了對曹津偉的追查令(通緝令),但是我們在網上查不到這個追查令。」

一家多人被套 把家底全搭進去了

據投資人介紹,中央和地方級媒體對樂投集團大力宣傳,武漢的經視為其打了三年廣告,政府還為其站台,該公司獲得很多資質榮譽證書。而樂投集團董事長跑路至今一週,官方媒體仍無任何報導。

據投資受害人袁先生向大紀元介紹,他姐姐在2016年8月首次在樂透營業部購買理財產品,「她每個季度都拿到10%的利息,三個月一次,一年下來本金也及時到位,看她的效益比較好,我媽去年也去買了幾十萬。」

「我媽70歲了,投了她勒緊褲腰帶一點一滴積攢下來的養老保命錢,還不到一年公司就出事了,真把人氣壞了。」他說:「8月25日她的本金到期,但從7日開始樂投的業務員就多次打電話勸說,讓她把錢轉新的項目,我媽說那還有18天的利息,他說我把利息現在就打到你卡上去。」

他表示,他母親在對方軟磨硬泡下,想想此前利息總是準時到帳,店面人都在,不可能出什麼問題,所以同意提前轉,立即就簽了一份新合同,但當時收款單、購物卡都沒有拿到,業務員說一個星期再給,但一週過去也沒下文。

袁先生說:「我覺得不對勁了,17日下午3點,我打電話去追問,對方這才說公司運轉有困難,然後向我訴苦,他自己也是受害人,投了50萬,現在連工資都沒拿到……如果我不給他打電話,都不會主動給我說他們公司出事了。」

他表示:「我媽媽整夜睡不著,哭得眼睛像核桃,全腫了。太氣人了!我姐姐的孩子已經大學二年級了,要完成學業,正是需要錢的時候,對她打擊很大。我自己也投了幾十萬,本指望這個10%的利息能夠解決我的吃飯錢,因為單位發不出工資,我年紀也大了,這一下子出了這個事情,特別令人憤怒,你想像不到的……如果我有武器,我早就開幹了。」

「但還有人比我們家更慘,投資幾百萬的都有。群裡有一家三口,現在口袋只剩下不到一萬元開支了,並且還要供孩子上學、吃飯。這筆錢如果要不回來,一家三口準備一起自殺了。因要養家餬口都過不下去了。這一下子釜底抽薪,把家底全部搭進去了。」

樂投員工也上當 和受害人一起維權

剛退休的鄒女士也表示,「我把身家性命都搭上了,投資了上百萬的資金,都不敢告訴家裡人。」

她披露:「現在樂投的員工也跟我們一起維權。有的樂投規劃師不僅自己投資50萬,甚至將自己親朋好友的錢也搭進去了。」

她還無奈地說:「現在對政府我感覺內心很涼很涼,因為他們不為老百姓說話、不給老百姓撐腰。我們是看了武漢電視台不斷宣傳這個理財,我是相信政府、相信媒體才去投這家理財公司。現在老闆把我們的錢捲跑了,政府卻不管我們了。」

律師:利益集團對中產的收割

大陸的吳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種事最大的責任在政府。本來沒有制定出規範,拚命鼓勵,到處站台,而且監管還不到位(包括出現舉報也不做或者不知道如何處理)。現在出了大問題,就把所有的責任推給企業,而且在處置上還不保護受害者的利益,只顧自己謀求利益(提成,辦案開支經費),甚至特意把那些遭受損失的人視為施害人(犯罪人)。」

他還表示,不否認有不少甚至很多的平台一開始就是抱有欺騙的目的。他們比較了解這個政權、了解現實。大部分投資人也知道利息回報太高,風險很大,只是心存僥倖,覺得自己不會接最後一棒。他們不了解這個政權、不了解現實。

他認為,這次對中產階級可以說是一場災難,於政府和某些利益集團利益者而言又是對中產的收割。#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8-08-23 7: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