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行李門案空姐勝訴

官判梁振英千金行李非「同行同檢」入機場禁區違規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2016年施壓機場員工,將幼女梁頌昕行李,無須「同行同檢」進入禁區。港龍航空空姐提出司法覆核勝訴。港龍機艙服務員不滿機管局容許梁振英女兒不用遵從「同行同檢」法規,提出司法覆核,昨獲判勝訴。圖中為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理事吳敏兒。(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2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發生在2016年的「行李門事件」,前特首梁振英疑施壓機場員工,將其幼女梁頌昕行李,無須「同行同檢」進入禁區。一名港龍機艙服務員不滿機管局容許此事,提出司法覆核。昨日高等法院頒下判辭,裁定機艙服務員勝訴,並要求機管局支付訟費。

梁頌昕

國泰港龍航空公司職員羅美美提出司法覆核,指機管局容許梁頌昕不需「同行同檢」,屬於越權。高院昨日下午三時頒下判辭指,保安指引清晰規定,保安人員用X光儀器檢查行李時,乘客必須在場,認為「同行同檢」確有助提高安全效率,裁定申請人勝訴,香港機場管理局(機管局)須支付訟費。

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代表到高院領取判辭,歡迎高院裁決。工會理事吳敏兒感謝所有工會會員及公眾的關注,事件擾攘兩年終於有了結果,她認為今次判決彰顯正義:「法官都是用一個常人的角度去看,其實『同行同檢』是必然及重要。……法官都認為如果為了遷就一次司法覆核事件,而將『同行同檢』做法強行修改,變成今日已修訂的模樣,法庭不太認同就這樣修訂就算數。雖然已經被改了,用此原因希望法庭不要受理相關的訴訟,法庭也拒絕了,事實涉及到公眾安全問題。」

法官認同「同行同檢」

判辭中也看到為何需要「同行同檢」,她說:「本身就是希望香港的安檢應是本人去安檢才能令流程更加流暢,更加有效率,更加安全。……這方面法院很認同空總一直秉持的觀點。」她強調今次事件就是要讓大家知道,任何人都不能叫他人幫忙帶行李、或是已安檢的行李帶進禁區,連法庭都不認同。

行李門」司法覆核在今年六月開庭時,機管局一方律師才在庭上透露,機管局已於今年四月修例,令「同行同檢」要求只涵蓋第二檢(人手檢查)而非第一檢(X-光檢查),換言之,申請人一方要覆核的相關條文已不存在,要求法庭駁回案件。

法官周家明也對此表示質疑,為何早不改晚不改,即使民航處處長到立會解釋時都沒有透露要改規則,為何直到今年四月才改?吳敏兒說:「這樣的舉動若只是純粹滿足法庭,令法庭易審些,我們改了,現在地球上沒有這個東西了,不用審這單案。若是如此以後就不用司法覆核……整個司法覆核制度就瓦解了!」

機管局應公開道歉

吳敏兒欣慰地表示,當事件涉及大規模的公眾安全時,法庭不會置之不理。她公開呼籲機管局重回正軌,將被刪除了的「同行同檢」規則重新加回《香港航空保安計劃》(ASP),並認為機管局有責任向公眾道歉:「今次見到裁決已很清楚解釋『同行同檢』的重要性,大家都見到被改了的規則,是會引來航空安全檢查的漏洞。……他們(機管局)是應該要致歉,他們所做的一切,和現在他們應該秉持的『同行同檢』國際標準,為了全香港市民乘坐飛機更安全,這種大原則是相違背。既然現在判決都說其不對,是有責任向公眾道歉。」

她補充說,機管局改了規則,但很多相關的使用者根本不知道,仍是用舊的「同行同檢」,有傳媒機構也曾試探過,事實確是如此。她也呼籲民航局作為最高的監管機構應保持中立,不應與機管局合謀、偏私。

吳敏兒重申,空總作為業內人士,她們只希望確保天空及乘客安全,以及檢查流程順暢,促請機管局不要再「鬥氣」。

被問到有何話想對梁振英夫婦說,吳笑言:「我們希望所有乘客當你坐飛機時,都應遵守相關『同行同檢』的規則,遵守規則這是每個人應做的事。若有人在香港國際機場,你覺得要給特權某些人,我們在這裡提醒這些人,不要再給特權任何人,不要因為權貴而踐踏我們這麼重要的航空安全,因為每個人都有機會坐飛機。」

行李門事件曝光後,逾千人到機場靜坐請願,要求與民航處處長對話,以釐清旅客行李安檢正確程序。(潘在殊/大紀元)

為保梁振英一家 政黨斥政府修改保安規則

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界別議員郭榮鏗認為,此案看到機管局與保安局修改航空保安規則,只為了贏一場官司:「很明顯是為了保住前特首和他女兒的一件事,而去刪改一個本身已經寫得很清楚的、關於空管的文件。其實這個做法是濫用了公權力。法官在判辭中亦講得很清楚,這一個動機,為了贏一單官司而修改這麼重要、關於空管的文件,其實是罔顧市民的安全,也罔顧政府作為一個監管者、監管航空安全的很重要的公權的行使。」

他又指,判辭中講到機管局一方嘗試禁止或者不准法庭在判辭及聆訊期間,提及一些它認為的機密內容是沒有必要的。「我相信它的動機都是嘗試去壓制公眾的知情權及傳媒的知情權。」

郭榮鏗計劃在立會提出質詢,質問保安局為何容許機管局修改航空保安規則。

曾任職民航機師的公民黨譚文豪議員也批評機管局修改行之有效的「同行同檢」保安程序:「為了包庇一家人,將『同行同檢』打穿了,令它成為漏洞,不單止這樣。更加修改『同行同檢』相關的條例,航空保安計劃其實絕大部份都是政府代表在裡面,包括保安局局長、民航處處長、機管局成員等等,你會看到他們在裡面完全可以操控如何去修改這些條例。」他直言機管局等部門「搬龍門」也無用,此案勝訴就是確定了「同行同檢」的重要性。

外號「飛天朱」的前港區人大代表兼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幼麟指,「這次法庭判決,證明梁振英為了家人的小事,濫用特權!作為香港的特首,他這樣的行為是香港人最怕的行為!是香港的羞恥,今天他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中共政協副主席)他是國家的羞恥!」

多次批評梁振英在行李門事件中濫權的朱幼麟,曾於2016年公開兩段相信是國泰職員的Whatsapp訊息,直斥「梁振英、大話精。在電話內罵到國泰的女同事哭了」;訊息又指「大老闆」非常重視事件,「要我們全部收聲」。

梁振英唱港獨被冷處理

被稱為「港獨之父」的梁振英,近日借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再次煽動港獨問題,並連續在臉書打壓FCC,昨日更出言恐嚇要收回該會「特權」使用會址。他還向網媒「立場新聞」及學者鍾劍華發律師信,不滿鍾劍華在「立場新聞」發表一篇評論他批評FCC邀請「港獨人士」陳浩天演講的文章。

近日種種跡象顯示,林鄭月娥政府有意降溫「陳浩天到FCC演講事件」,有議員透露與特首林鄭月娥會面後感到她不想事件再搞下去,又指港府官員已試圖為事件降溫。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日前出席港台節目時,也為檢控陳浩天的論調降溫,指有關行為「未去到起訴(煽動罪)階段」,重申香港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令法制有缺口,但立法時間要由港府決定。

另外,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等人於今年四月發起名為「天下為公」的眾籌行動,希望集結群眾力量籌款追查澳洲公司UGL事件,短短一周便達到目標金額200萬港元。儘管梁振英多次向林卓廷等人發律師信仍無阻調查進行。本月13日丘樹春正式成為副廉政專員、執行處首長,相信有助處理梁振英UGL案件。

「梁特首」幼女行李門事件始末

「行李門事件」發生於2016年3月27日深夜,當時梁頌昕欲乘搭國泰航機由香港飛往美國三藩市,辦理登機手續入閘後才發現手提行李遺留在機場禁區外。梁太唐青儀當時以特殊人員身分到機場候機室送機,她一度要求航空公司職員將行李送往禁區,但被以機場保安規定為由拒絕。有報導指,事件擾攘期間,梁頌昕致電梁振英,並將電話交予職員與梁振英對話。職員向電話中的梁振英說:「梁生,你好!」但梁振英立即指正說,「叫我梁特首」,並要求對方盡快助其女兒取回行李。其後機管局一名高層到場了解事件。經商議後,機場管理局及機場保安公司准許在梁頌昕不在場下,為其行李進行初步安檢,並安排國泰職員代她送行李入禁區,違反「同行同檢」正規安檢程序。機管局表明今次是「特事特辦」,重申正常的認領行李程序,但梁太當時仍表示不滿。

事件曝光後,外界紛紛質疑特首一家是否有特權,「叫我梁特首」更成為熱話。而機場空勤人員認為事件會造成嚴重的保安漏洞,隨即發動逾千人靜坐機場,要求與民航處處長對話,以釐清旅客行李安檢正確程序。其後有立法會議員要求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事件,惟終遭內務委員會否決。

在公司的壓力下,空勤人員未有放棄,國泰港龍空姐在2016 年6月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法院昨日判處空姐一方勝訴。◇

 責任編輯:昌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