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普資金服爆雷 投資受害人:賽領國資難脱責

普資受害者維權。(大紀元合成)
人氣: 48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幾個月來,大陸新一輪網貸P2P平台現大規模倒閉潮,也牽涉出跟平台相關的國資背景企業有很多詭異地方。普資金服的投資受害人向大紀元舉報,普資一直舉著國資賽領公司的大旗吸引投資人,而國資賽領在其背後的資金變化和跟普資做切割脫責等存在很多疑點,普資平台爆雷,賽領脫不了干係。

普資金服在7月10日爆雷,當天高管及全部員工集體辭職,而企業負責人林昌利早於7月5日就已跑路,出逃日本。網站也於8月19日徹底關閉。

普資的實際操控人林昌利出逃登記表。(受訪者提供)

普資平台關閉前累計成交額107億,樂投難友們估計待收額為16億,出借人數52,432人。

普資一直打著賽領國資資本入股的旗號

這個上海普資金融信息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普資金服),官網www.pccb.com,成立於2014年3月,註冊資本是4,495.57萬人民幣,法人是林昌利。

普資官網關閉前的網頁顯示。(受訪者提供)

普資官網首頁左下角顯示國資背景,並介紹「國資賽領參股,其股東含寶鋼、上汽等大型集團。」在網頁的中下醒目位置再加強了兩點:國資背景賽領資本譽遠基金戰略入股、帳號資金由新網銀行存管。

據普資投資受害人韓瑪(Hammer,化名)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賽領通過A輪融資成為普資的大股東。「『賽領國際投資基金(上海)有限公司』通過『上海譽遠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子基金於2015年1月21日向普資注資5,000萬元人民幣,而成為普資的大股東,『上海譽遠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只是賽領為了隔離風險而成立的一個專項基金,賽領其實是名副其實的控制人。隨後普資便大肆以賽領國資背景的名義展開宣傳,我們出借人也都是看著賽領的招牌才開始在普資購買理財產品。」

「上海譽遠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是賽領的一個專項基金,於2015年1月21日對普資投資了5000萬元人民幣。(受訪者提供)

在大陸的「網貸之家」網貸檔案中也有記錄賽領旗下的譽遠基金對普資投資5千萬元,而時間寫的是2015年7月份。

普資金服在網貸之家的檔案也可證實,賽領資本對其投資5000萬元人民幣。(網絡截圖)

而賽領國資招牌有多牛,也可從其官方網站上介紹略見一斑:賽領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簡稱「賽領資本」)是賽領國際投資基金的管理人,中共國務院批准的「開展人民幣海外基金業務」的單位,為中國企業海外投資併購提供投融資綜合服務的平台。

賽領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總裁劉嘯東(James Liu)在2000年江澤民當政時期,應邀回國出任上海證券交易所副總經理。

另外普資金服還是自貿區第一家,是互金協會會員,其網站還獲得各項榮譽。

賽領5,000萬投資為何變成468萬?

由於普資金服在整個營運過程中,以國資賽領作為其強大靠山,因此普資的投資受害人表示,希望作為出資最多的賽領,出面擔當起來應負的職責,他們前往賽領維權,但賽領給了他們兩頁紙的回信,將自己與普資金服進行切割。

賽領信中稱,2015年1月21日響應國家發展互聯網金融的號召,與其他投資方一起通過上海譽遠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譽遠基金」增資5,000萬,占普資金服股權比例為10.42%。

賽領給普資金融難民的脫責信。(受訪者提供)
賽領給普資金融難民的脫責信。(受訪者提供)

而根據大陸全國企業信用信息查詢的「天眼查」顯示,譽遠基金參股的公司只有一家普資,出資的比例是10.42%,認繳的出資是468.438394萬元人民幣。

根據「天眼查」顯示,譽遠基金參股的公司只有一家,出資的比例是10.42%,認繳的出資是468.438394萬元人民幣。(網絡截圖)

韓瑪表示,「這3年多以來普資平台始終是用賽領5,000萬元的A輪融資作為招牌,賽領為何不加制止?2015年2月15日普資在工商局完成了股權變更,明明投資了5,000萬的賽領卻於半年後,即2015年7月30號只得到了價值468萬元的10.42%的股權,這一國有資產的重大流失,賽領為何不做解釋?」

另一名普資金融難民辛明(化名)也指出疑點,「2015年2月15日-2015年9月9日普資金服做了四次股權變更,但不論其他股東如何變化,上述通告並未說譽遠賽領股權方面有何變化,從頭到尾都是10.42%。說明了譽遠賽領花了5,000萬元,買了一個民營企業468.44萬的股權,這中間的資金動向不說明了是打著投資之名,行著轉移國有資產之實嗎。」

賽領去年轉讓「譽遠」的股權 一年半才完成股權變更登記?

賽領的信中還稱,於2017年2月就轉讓了「譽遠」的股權,並收回了投資,全部退出了譽遠基金。於2018年8月13日完成了工商變更登記。

韓瑪表示,「813日賽領把譽遠所有的股東都變更掉了,變更給了名叫全凌晨的個人,但實際過去三年多時間裡,賽領就是掌握譽遠資金。賽領宣稱2017年2月已從普資撤資,理由為何?賽領為何撤資後,一不做任何聲明,二還允許普資平台打它的招牌?」

辛明表示,「賽領經過一年半時間才完成了對『譽遠』的所有權變更,這是想說國家系統辦事效率慢呢,還是逃避責任,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還表示,「就當是譽遠在2017年2月做了股權變更,但法律規定私自轉讓股權未經工商核准登記,其轉讓行為不受法律保護。」

賽領的信中還說,「從未參與普資金服的經營管理,也未與普資金服發生該筆投資之外的任何業務、資金往來,在2017年2月轉讓譽遠基金份額後,不知曉也未了解過普資的經營情況。」

韓瑪質疑說:「在做重大投資之前,賽領應該對這個平台做充分的背景調查,難道普資是在賽領注資後才走上詐騙之路?這個變更時間已是普資爆雷一個多月後。賽領聲稱不知曉也未了解過普資的經營,試圖把責任轉嫁給個人。普資始終打它的旗號卻從未制止過。」

普資的五大股東。(受訪者提供)

韓瑪還介紹,普資一共5個股東,第一大股東夏商實業有限公司其實是王丁輝、林昌利他們家的一個公司占75.58%,王丁輝是林昌利的舅舅,也是普資的創始人,譽遠是第二大股東10.42%,林昌利是第三大股東10%,衡盈是第四大股東3%,再有普資數據科技有限公司1%

衡盈的操控人是劉嘯東的老婆劉敏。實際上普資無非就是兩方,王丁輝、林昌利家族,另外一方就是劉嘯東他們夫婦。

王丁輝有一個融信租賃有限公司,韓瑪購買的標的是融信的債務,王丁輝通過普資平台把這個債務轉賣給他們。因此普資出事後,8月13日,融信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發出停牌公告,並稱公司將在本次停牌涉及事項得以明確後申請恢復轉讓交易,預計恢復轉讓的最晚時間為2018年11月12日。

去年2月8日賽領曾通過王丁輝的另一家公司「上海領資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杭州領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共動用了38億資金,狙擊新黃浦(600638),總共取得新黃浦股份99,005,778股,占新黃浦的總股本17.64%。

韓瑪強調,所以賽領跟普資的關係非同一般。這次P2P平台集體爆雷,其實是國家政策引導下的集中爆雷。普資金服背後股東牽扯到更龐大的投資機構。

普資難民:賽領你退出的了嗎?

辛明表示:「在國家推出十項舉措應對網貸風險,要求壓實網貸機構及其股東責任,股東承擔連帶責任,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統一的政策下,你退出的了嗎?」

他強調:「同樣都是響應國家號召發展互聯網金融,譽遠賽領可以根據情況,隨便出資、退資,讓普資金服使用你的大旗,你對他站台搖旗助威,收益共享。一有事情你全身而退,我們變成參與『非吸』,上萬個家庭支離破碎,成天奔走呼喚,欲哭無淚,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你不是受益者就是操縱者。」

(8月21日,普資金融難民在賽領大樓下進行維權)

(8月22日,普資金融難民在賽領大樓下進行維權)

#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8-28 4: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