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這些前中共紀檢委官員為何控告江澤民(1)

人氣: 453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綜合報導)中共的最高黨魁在中國大陸遭到逾20萬人提起刑事控告,是前所未有的,這波訴江潮也反映了由江澤民發動的持續十九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的慘烈程度。控告的人群中有很多曾經是大陸各級紀檢官員。

「像原勝軍這樣的(好)幹部現在太少見了」,原勝軍曾任河南景弘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紀檢書記、三分廠廠長、書記、濟源市物資局局長,因修煉法輪功,被警察活活打死,時年42歲。其母為兒申冤,寄出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

原中共中紀委監察部官員王友群於2015年6月26日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寄出控告信,強烈要求逮捕江澤民,「它打壓的是普世價值——『真、善、忍』,鎮壓的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宇宙大法。」

原江蘇教育學院紀委書記朱鶴飛在其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表示,「現在也該到了把江澤民押上審判台的時候了。」

前中共中紀委監察部官員控告江澤民

http://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15/07/1507212322372320-600x400.jpg
前中共中紀委監察部官員、中共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王友群。(大紀元)

王友群說:「作為中紀委監察部的官員,我有很多機會撈錢,一個電話,10萬、20萬就可輕易到手,也有很多機會搞權色交易。但在修煉法輪功之後,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轉變,發自內心地做到了不貪一分錢的財、不好半分的色,學習勤奮,工作認真。」

王友群回憶說,一次,一個地方紀委的官員到王友群辦公室給他送禮,他反覆推辭說:「我是中紀委監察部的幹部,真的不能收。」但對方執意讓他收下。最後,王友群直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這個禮品確實不能收。」這名官員才不再堅持。

王友群1999年就職於中紀委法規室,是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當時王友群已修煉法輪功四年。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王友群被送到北京市大興區的中紀委監察部培訓中心進行「隔離審查」,隨後,北京市公安局查抄了王友群的家和他在中紀委大院內的辦公室。

王友群被「隔離審查」四個多月後,除了他在法輪功問題上表達了跟江澤民相反的意見外,並沒有查出王友群的任何違紀違法問題。最後,王友群被開除中共黨籍,並被辭退回家。

從此,王友群成了「公安部重點監控對象」,有專人天天蹲在他家門口對他進行監控,致使他無法正常工作,家庭矛盾不斷被激化,王友群瀕臨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危境。

2008年7月1日,王友群公開發表《江澤民是「分裂中國」的千古罪人——致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一封公開信》,10天後,王友群被抓捕。2009年10月7日,王友群被非法判刑5年,2009年12月17日,王友群被押解到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

在被關押在看守所、監獄期間,王友群不斷地寫檢舉信、控告信,揭露公、檢、法、司的違法犯罪行為,抗議中共當局對他的迫害。

王友群來到了美國後,於2015年6月26日向大陸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寄出對江澤民的控告信,從郵局系統查詢,該控告狀已寄達。

集團公司紀檢書記被活活打死 老母控告江澤民

河南省濟源市法輪功學員原勝軍,於2005年10月7日被當地法院非法判刑6年,然而僅僅兩週左右(大約10月25日),原勝軍就被「610」警察活活打死,身上遍體鱗傷,到處是瘀血,慘不忍睹。

2015年7月7日,已76歲的張玉平老人為兒子的慘死,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原勝軍曾任河南景弘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紀檢書記、三分廠廠長、書記、濟源市物資局局長。(明慧網)

原勝軍因患心臟病、高血壓,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困擾他多年的疾病痊癒。原勝軍自修煉法輪功以後,嚴格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任何單位工作都清正廉潔,不受賄賂,這些事蹟在他工作過的地方有口皆碑。原勝軍曾任河南景弘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紀檢書記、三分廠廠長、書記、濟源市物資局局長。

人們評價原勝軍:「一不喝酒,二不吸菸,三不跳舞,四不玩女人,五不打麻將」,「對人有禮貌,像原勝軍這樣的(好)幹部現在太少見了。」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造謠迫害法輪功。2000年11月份,原勝軍給江澤民寫了一封公開信,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原勝軍因此被非法拘捕, 誣判3年,先後被關押在濟源看守所、鄭州監獄(新密)。

期間,原勝軍遭受毒打、電擊、洗腦等酷刑折磨,並被單位開除公職。妻子王東玲也被監視居住。

2005年3月30日中午11點半,中共濟源市國保支隊隊長王明麗、政委王國友夥同「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闖入原勝軍家裡強行抄家、抓人。

在濟源市看守所,原勝軍絕食抵制迫害。第八天,原勝軍被劫持到第一人民醫院野蠻灌食。

非法關押半年後,2005年9月22日,中共濟源當局非法對原勝軍祕密庭審。10月7日,原勝軍被誣判6年。王東玲和原勝軍母親提出上訴。期間,原勝軍因絕食抗議迫害被劫持到天壇醫院。

2005年10月25日下午5點半,原勝軍從天壇醫院走脫,跑到濟源市承留鎮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後原勝軍被警察團團圍住,警察強迫南桃村大小隊幹部,在原勝軍還未死亡的情況下,簽字證明原勝軍已死亡。

警察當場將原勝軍拉往火葬場。在路上,原勝軍被警察活活打死。警察把原勝軍冷凍在殯儀館,寫的名字是「無名氏」。

原勝軍遺體遍體鱗傷

原勝軍被毒打致死
原勝軍被毒打致死。(明慧網)

原勝軍被毒打致死後,警方並未通知家人到現場,放在(火葬場)冰箱中凍了一夜,第二天9點多才通知妻子王冬玲去認領原勝軍遺體。

當見到遺體時,王冬玲發現原勝軍遺體遍體鱗傷,到處瘀血,兩眼間最低處有很深的傷痕(呈條狀),兩眼皮都有傷,背上有多處黑紫色傷塊,手指甲都是黑的。

張玉平老人說:「我兒原勝軍是在這些惡人手中被活活折磨致死的,原勝軍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被殘忍虐殺,年僅42歲。其狀慘不忍睹。」

之後,警察又在張玉平老人家周圍布置大量便衣特務,給弔唁原勝軍的親友照相,企圖威脅和迫害。

張玉平老人介紹:「兒子死後,每天有專車四個人監控我,整整看了我一個月,我去找他們討說法,為驅趕我離開,把我的手都弄得鮮血淋漓。」

十多年間,張玉平老人一家遭監聽、監視、跟蹤、蹲坑,從未間斷。

原東風汽車公司紀委書記遭冤獄迫害 家人控告江澤民

原東風汽車公司基層紀委書記張守鳳女士(67歲),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為官清正,在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大法後,不斷遭受迫害,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轉化,於2003年11月中旬在浙江溫州被非法判5年重刑,在浙江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張守鳳女士的家人控告發起迫害的元凶江澤民。他們在訴狀中列舉了張守鳳受到的酷刑折磨,包括毒打、剝奪睡眠持續若干天、強制洗腦、強制體罰、強制勞動等。

2000年12月中旬,十堰公安局駐京辦事處沙姓科長,對依法進京上訪的張守鳳進行刑訊逼供。用大號警棍毒打,穿著皮鞋用腳猛踢,將張守鳳與另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兩人各銬一隻手,合銬一隻活手銬後強迫他們跑步500米,最後兩人的手都被活銬銬到肉裡面去了,致使張守鳳手腕受傷,腰部以下到大腿全部青紫、變色,腫脹疼痛,坐下都難。

2000年12月21日~2001年1月21日,十堰市第一看守所,張守鳳被辱罵、罰站、罰跪、身體傷害等。

2001年1月21日~2001年6月13日,十堰市公安局東嶽分局非法辦的洗腦班,張守鳳遭受了強制跑步、強制罰站、強制走正步、銬地環一天一夜等虐待。

2001年11月5日~11月10日,十堰市公安東嶽分局第五治安大隊,由國安科裴姓科長和第五治安大隊隊長坐鎮,三班倒的警察對張守鳳進行24小時不間斷地剝奪睡眠的酷刑方式,刑訊逼供,整整長達六日五夜,完全不讓張守鳳合眼,致使張守鳳精神迷糊、頭腦不清醒,走路要倒。

2003年8月31日晚8時左右,浙江省溫州市龍灣區瑤溪派出所,7名警察對張守鳳進行了長時間24小時不間斷地剝奪睡眠的酷刑方式,刑訊逼供,整整長達兩天三夜,完全不讓合眼。期間非法強迫採集張守鳳的兩手指紋,非法強迫照相。

2003年9月3日~2004年4月7日,溫州市第一看守所,張守鳳遭受強制做奴工(生產髮卡)的虐待。

2004年4月7日~2008年9月2日,浙江省女子監獄,張守鳳遭受強制做奴工(生產指套)等的虐待。

僅因為張守鳳合法修煉法輪功的行為,被那些抓捕她、將她送到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的人員當作「罪犯」對待。在這些地方,她遭到了酷刑折磨以及其它身體上的痛苦與傷害、各類侮辱與羞辱人格的對待以及其它虐待。

2000年3月~2001年8月,張守鳳被強行提前退休,共17個月不給發工資,只發給每月不到300元的基本生活費。當時單位領導實行的是拿年薪工資,17個月的工資額為8萬元左右,此部分工資均被非法沒收。

2001年1月21日~2001年6月13日,十堰市公安局東嶽分局非法辦的洗腦班,強迫張守鳳丈夫支付1500元。

江蘇一紀委書記控告江澤民

原江蘇教育學院紀委書記朱鶴飛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屢遭迫害。2015年5月16日,她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遞交了刑事控告書,起訴製造和維持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朱鶴飛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多種疾病不治而愈。1999年7月江澤民全面展開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江蘇省要求各單位領導班子召開所謂的「民主生活會」,就法輪功問題人人「表態過關」。朱鶴飛以純善之心,坦陳法輪功真相,指出對法輪功打壓將會帶來嚴重後果。為此她遭到單位及上級層層「幫教」,很快被省委免職。

此後她一次次無辜被非法抄家、綁架、非法關押、幾天幾夜不讓睡覺、「車輪戰」的洗腦迫害。並被劫持到南京精神病院遭受藥物摧殘。

2013年7月,年逾60的朱鶴飛女士再次被綁架。公安從抄走的電腦中竊取密碼,發現了她寫的長篇修煉體會,其中有對江澤民、周永康等的揭露。她被再次刑事拘留,非法關押在南京看守所。

其丈夫被逼迫交了5000元擔保金,但看守所仍不放人,又將朱鶴飛非法關押在南京市鼓樓區的「洗腦班」裡迫害。「洗腦班」人員聲稱,不寫「三書」,就不放她出來。

她在控告書中寫道:「其實從省、市到基層,他們也都承受著來自高層的壓力,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

朱鶴飛表示,「現在也該到了把江澤民押上審判台的時候了。」

2015年5月1日中共開始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立案登記制,給法輪功學員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提供了法律基礎。

訴江潮發生的必然性

彭永峰律師談到訴江大潮發展及影響時表示,中共及江氏集團傾全力利用其全球影響和控制力,對法輪功這個以出世為目的的修煉群體滅絕性的殘酷迫害,使其非法性表現和對法律秩序及整個社會秩序的破壞達到了頂峰;法輪功的講真相活動及後來的三退運動,純粹應這場迫害而生,這三者就決定了訴江潮發生的必然性及發展方向。

他說,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活動,實際上是還給了國人法律知情權;三退運動,是在幫助國人實現法律選擇權;而如今的訴江運動,則是在實際操作層面,給國人指出了一條實現法治國家的光明大道。#

(待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8-29 9: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