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西卑詩山火燒不停 處緊急狀態 林學家解謎

加拿大西海岸卑詩省目前有超過500處森林正在燃燒,已經燒燬了50萬公頃森林,數天前全省被煙霧籠罩。圖為8月23日在Fort Fraser附近的Shovel Lake山火。(加通社)

The Shovel Lake wildfire burns on a mountain behind a home near Fort Fraser, B.C., on Thursday August 23, 2018. THE CANADIAN PRESS/Darryl Dyck

人氣: 6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金河加拿大溫哥華編譯報導)加拿大西海岸卑詩省目前有超過500處森林正在燃燒,已經燒毀了50萬公頃森林,數天前全省被煙霧籠罩,空氣質量諮詢數字達到兩位數,自8月中旬起,溫哥華都市區一度連續八天處於空氣質量警示狀態。

今年夏天卑詩省中部和東南部空氣質量糟糕透頂,煙霧把太陽完全遮住。衛星圖像顯示,來自卑詩省的煙霧一路飄到加西四省。在那期間,環境和健康部門建議民眾避免在戶外做長時間消耗體力的活動,老年病人和嬰兒要格外注意,最好待在商場、圖書館或社區中心等空氣清潔的地方。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2018年8月20日,山火煙霧籠罩溫哥華。圖為溫哥華港。(加通社)
2018年8月21日,山火煙霧籠罩溫哥華。圖為溫哥華港。(加通社)

據《環球郵報》報導,在卑詩大學(UBC)林學教授洛瑞.丹尼爾斯(Lori Daniels)看來,原因很複雜。最明顯的原因是人口。人口增加了,人為因素引起火災的可能性也就不可避免地增加。不同的估計表明,30%至50%的火災是人為因素引起的。

另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是氣候變化,但氣候變化遠非唯一的答案。丹尼爾斯說二十多年前人們就看到了今天火災的前兆。

20世紀90年代山松甲蟲疫情開始蔓延,這是未來事件的重要標誌和起因。甲蟲殺死了數百萬公頃樹木,創造了大量的火災燃料,而人們從未大規模妥善處理這些死亡乾枯的樹木。

甲蟲疫情的蔓延也暴露了種植樹木品種存在的問題。出於經濟原因人們優先種植冬青松(lodgepole pine),創造了單一樹種森林,同時製造了無數森林火災燃料,減弱了森林對火災的抵抗能力。

與冬青松樹情況類似,人們大量種植了道格拉斯冷杉、雪松,以及其它木材工業喜歡的樹種,而極少種植甚至過度採伐白楊樹、樺樹等闊葉樹。實際上闊葉樹對森林至關重要:它們不易燃燒,在森林地面上形成陰影,降低地面溫度,增加空氣濕度。

丹尼爾斯心目中理想的森林是不同樹種的混合和不同密度的混合。這種多樣性可以提高抵抗火災的能力,增加生態系統中的養分,減少火災燃料。

他警告說:「如果繼續在卑詩省內陸大片森林地區域主要種植松樹,那麼我們就會作繭自縛,我們的後代,我們的孩子和孫子孫女,將與下一輪山松甲蟲流行病和森林大火搏鬥。」「我們必須從這些錯誤中吸取教訓,做得更好。」

應當如何滅火?

「我們太過擅長滅火了,結果適得其反。」丹尼爾斯表示,一些遠郊荒野地區發生了火災,應該以可控的方式讓它燃燒,大火自然熄滅後,新的生態系統從頭開始。這種做法已經開始在卑詩省部分地區實施。這種做法短期內似乎有點浪費,燒掉了所有的木材,生產了大量的煙霧。但這樣做它創造了景觀的多樣性,使一片新森林恢復活力。

丹尼爾斯說,另一個補救措施是立即減少城鎮周圍的燃料。2004年完成的一項研究表明,卑詩省有160萬公頃森林覆蓋城鎮周圍。這些森林太密集容易引起火災,需要砍伐。這樣做包含了一個在政治上不受歡迎的概念:砍伐樹木。

處理乾枯樹木燃料

他說:「為了在那些被森林包圍的社區周圍建立保護區,我們需要投入數十億加元處理乾枯樹木燃料。」「在目前狀況和方法下,森林消防費用將呈指數增長。2016年麥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森林大火,從撲滅森林大火到全面恢復的費用(包括基礎設施重建、人員健康和失業成本)估計高達百億加元。去年卑詩省森林野火季節消防費用達5.8億加元。今年到4月1日為止防費用達2.5億加元,如果考慮其它因素(例如基礎設施重建和人類健康成本),這個數字可能會上升二到三十倍。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和澳大利亞部分地區過去火災有季節性,現在是全年性的。這些地方每天都是火災季節。丹尼爾斯認為卑詩省的情況不會糟糕到那種程度,「因為我們的地理位置太靠北了。但夏天完全被霧霾籠罩則是可能的」。

丹尼爾斯認為,「我們已越過了一個門檻」,在越過這個門檻之前,「每年的情況都起起落落,有所變化。但在過去的十五年中,我們看到一年比一年更多的火災和更大的影響。這將是今後的常態。」◇#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