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天樂不思蜀 德音劍橋夏令營結業

老師和學生們的結業合影。(冠齊)

人氣: 1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鮑天雨英國劍橋報導)8月10日是劍橋德音夏令營的結業日,10天的營中生活,讓孩子們彼此間建立了深厚的情感,他們將這種友誼,化作舞臺上的舞蹈演出,展示給到訪的家長和賓客們。


《花仙子》中,女童們活潑而不扭捏的動作,把玲瓏趣味盡展無遺;《小書僮》將古時候的男孩子們在唸書學習時的場景,展現的淋漓盡致;《旗舞》雖然是由一群稚氣未退的男孩舞出,卻也透出一股陽剛之氣;《手絹舞》更是技法卓絕,如魔術般的技巧,在少女們的精彩演繹下,完美無缺。

特色中國古典舞「其它地方學不到」

德音夏令營自創建五年以來,一直推崇華夏傳統教育,除了中文課以外,還有書法課、詩詞課、烹飪課等,而特有的中國古典舞課程更是吸引了很多喜愛舞蹈的家長和孩子參加,授課老師是科班出身的中國古典舞專業教師,非常受孩子和家長的歡迎。

Binde McDonald是跟著家長從愛爾蘭專門來參加夏令營的,第二次參加依然令她非常開心,「我很喜歡跳舞,」Binde說,「我很喜歡中國古典舞,如扇子舞、手絹舞,小班有花舞。」

女子大班表演的《手絹舞》。(冠齊)
女子大班表演的《手絹舞》。(冠齊)

來自比利時的Christian Brunner已經是第三次參加夏令營了,他坦言第一次來夏令營時有些不情願,但現在卻逐漸喜歡上了這裡。他說在這裡學到的中國古典舞課,也是其它地方所學不到的,Christian直言道:「我一般不會去跳舞,但在這裡我可以,非常有趣。」

身為演員的Victoria Ledwidge表示,當知道德音夏令營的存在後,就迫不及待的帶著孩子Leo來參加了,其中最大的因素,就是能在這裡體驗到純正的中國古典舞教育。

「我很喜歡中國古典舞,」Victoria說,「男孩子的舞蹈充滿力量和陽剛之美,而女子的舞蹈則有著女子的柔美,這就像陰陽的概念一樣,男孩和女孩一樣都可以從中受益。」

男子大班表演的《旗舞》。(冠齊)
男子大班表演的《旗舞》。(冠齊)
男子小班表演的《小書僮》。(冠齊)

年僅12歲的Ann Barwick是第一次參加德音夏令營,Ann的母親張芳女士更是直言,這樣的夏令營對自己的孩子很有益,「我覺得是一段很好的經歷,尤其是對於在海外的小孩子而言,很難接觸到傳統的中國文化。」

張女士尤其提到中國古典舞課程,「這裡的舞蹈課很正規,也很喜歡其搭配的音樂和服裝,很正統,因為色彩和圖案,還有頭飾,搭配服飾十分協調,選的也是傳統古典音樂。」她表示這些在目前國外的學校裡都是很難接觸到的。

陳夢捷自夏令營五年前開創以來年年參加,非常喜歡這裡的中國古典舞,「我平常是一個很安靜的人,不太喜歡動,而在這裡我把所有的熱情都投入到舞蹈之中。」她說所著服飾也極具特色,也讓最終的表演充滿了歡樂和美感。

學詩詞賞古意

除了舞蹈外,中文課也讓同學們非常喜歡,陳夢捷說:「我們有書法課、詩詞課,能夠學到背景內涵,中國的古詩很多是五言詩、七言詩,短短的幾個字卻能表達出如此豐富的內容。」同時她還說老師在輔導他們理解詩詞上幫助極大。

雖然Christian自己不說中文,但這並不妨礙他對課程的理解,「我很喜歡中國文化課,非常有意思,中國有著如此多的歷史、文化。」「(詩詞)非常有哲理性,對孩子而言,一般學校不會去學這些。這很特殊,學生們不單單是學習而已,而且學會去感激他人。」

Binde也很喜歡中國詩詞課,「因為我以前從來沒有學過中文,學習中文真的很有趣。」她表示通過英文的翻譯,依然能理解到其中的很多含義。

對於夏令營生活,Binde還說自己很喜歡這裡的中國風味的食物,並且交到了很多朋友,「我和所有的女孩們都成了好友了。」她明年還要來這裡。

因為有很多華人孩子,所以也是能夠學習到中文的好地方,Binde的家長說:「我的孩子在這裡很快樂,特別喜歡學習中文,感到很興奮。」

她認為中文極具歷史底蘊,而德音非常重視傳統文化的教育,「中國有幾千年的文化,有著那麼多的傳統價值理念,例如我的孩子在這裡學會不要自私,而是無私奉獻,這對於作為家長的我們而言非常重要,尤其是在現今這樣的社會裡。」

今年新開闢的烹飪課,也讓陳夢捷樂在其中,「我們在這裡學會了如何包餃子,有各種包的方式,還有如何製作香酥鴨等。」

Ann也很喜歡今年夏令營安排的課程,「我學了很多詩詞和舞蹈,很喜歡寫毛筆字,用這些很平常的東西,能寫出如此美麗的東西。」最後她還說明年有時間還會再來。

靜心學打坐承傳古老傳統

德音夏令營的傳統課程中還包括打坐,也讓張芳很意外,「Ann接受到這些文化她很高興,我從來沒有想過讓她學打坐,我們的家庭背景本來沒有這個習慣。」


由此張芳還感歎中華傳統所面臨的文化斷層,「現在打坐冥想在西方也越來越流行,很遺憾我們中國人反而沒有這種文化了,我現在才明白要去打坐。現在她有這個機會在這裡學打坐,我因此對這個夏令營非常感激。」她還說希望明年還能帶女兒參加。◇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