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橡樹:與美國貿易戰中的田中內閣與今天的日本

人氣: 33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8月04日訊】田中角榮,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他是最早竄訪中國的日本首相,也是在咱們鏡頭上少有的紅光滿面、一臉正氣的外國老大。

田中上台,正好遇到老美步步緊逼要求日本對等開放市場。

當時,被日本財閥控制的日本傳媒忽悠下,以為在雙邊貿易順差吃順嘴的日本群眾對此非常氣憤填膺,最個性的,還有日本群眾激情呼籲,要清零與美貿易。

剛剛上台的田中首相順應日本朝野「民意」,拉開架勢,預備死磕老美。

第一步,外交。

日本也是東方文化傳統國家,田中內閣少不了諳熟「運籌帷幄」的東方智囊大師,他們不僅會使劍出偏鋒,借力打力,遠交近攻等等「智慧」絕殺,甚至還知道: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於是,田中來到中國,巧舌如簧以中國放棄對日本侵略索賠為條件,在1972年9月29日簽署了《中日聯合申明》,實現了中日邦交正常化。

這天,中日談判最後結果傳到燈火通明的日本外交部,也不知到底是不是都在憧憬中日友好的原因,加班的日本公務員們人人鼓掌、歡呼。

中日邦交正常化不僅徹底治癒了抗戰之後日本的心病,更為可貴的是,中國市場廣大,在日美貿易戰漸進高潮之時,日本終於找到了希望的大陸。

其實,當時的中國和現在的非洲區別不大,地大物博,人口眾多,理論上具有相當嗨的市場潛力。

當時,日本愛國界群眾可愛死了為國爭光的田中角榮。

10月,田中魅力四射,再次訪問當時老美最大的死敵蘇俄。

當時的蘇俄也就靠搞點「傻黑粗」,吸血自家衛星國混一個壯志凌雲的理想。田中帶著日本製造訪蘇,與勃列日涅夫摟肩搭背冰釋前嫌,簽署日蘇聯合聲明。

日本貸款、科技、設備源源不斷開始流向蘇俄。

有日中、日蘇的新關係墊底,田中角榮索性大踏步跨出國門,來到正對老美石油政策不滿的中東石油國家。

田中挨家挨戶噓寒問暖,對阿拉伯國家抵制歐美的石油「新中東政策」,予以高調支持。

隨後,海量的日元進入石油市場,這讓正愁著的阿拉伯那些石油王子們喜出望外:你們日本人,真是好兄弟。

當時,世界正處兩極冷戰格局。日美貿易對峙剛剛開始,田中內閣靠著美帝對日最惠國貿易賺大發了日元開路,拳打腳踢,打開了「我們的朋友遍天下」的新局面。

這是日本在戰後第一次以世界大國的面貌揚眉吐氣出現在世界舞台。

美帝有苦難言,恨得吐血。

通常,國內哥們擅長走一個美國邏輯。比如打薩達姆是美國為搶伊拉克的石油,打塔利班是為搶阿富汗的山羊,去年美軍威壓朝鮮,說是為了半島核導安全,其實就是特朗普饞一口地道的朝鮮泡茶。

是以,現在網絡很多人說到當年美國對日本發動貿易戰,還是發現了美國的不良居心:

打破對日貿易的逆差,改善美國貿易失衡,以及對日本經濟崛起的眼紅和遏制。

實話說,老美在日本戰後經濟崩潰的情況下,用單邊最惠貿易條件拉動日本發展經濟走出困境,這本來是扶老太太過馬路的好事。

老太太過完馬路,老美就要放手也是人之常情。總不能老美一輩子都用單邊最惠貿易,把過馬路的老太太攙扶回自家家,好吃好喝贍養起來吧。

客觀而言,市場經濟下的畸形貿易順差,本身就是特無聊的對市場經濟的消遣。

而現在,美帝扶完老太太過馬路,要求對等開放市場,卻沒想到老太太丟掉拐杖,精神抖擻一連串的飛腿,招招都照美帝的面門。

一面猛踹,一面還在日本報媒上義正辭嚴:就打你丫的不講國際公德的老美。

老美那個欲哭無淚,當時就怒了:打!

田中內閣時代,日美貿易戰的烽煙燃燒,遍及紡織品、鋼鐵,向家電、汽車、電信和半導體行業等行業。

當然,田中內閣雞血在手,也是藝高膽大之輩。

在外交開闢迂迴牽制老美的動作後,在國內,田中內閣開始了雄心勃勃的第二招:

「日本列島改造」計劃。

用基建和房地產拉動內需,日本照樣有靠民族骨氣反制美國霸凌的手段。

「改造計劃」涉及政治、經濟、交通、通訊、教育、文化等各個方面。

重點包括重新布局工業、大力改造舊城,建設「新25萬人口城市」,以及建設交通、通訊網絡。

總之,這是一個當年讓日本人瞅了,都忍不住抹著幸福、自豪的熱淚的宏偉計劃。

然而結果可想而知。

阿拉伯石油國家賣了石油,賺大發了日元,卻在消費上挑三揀四專買歐美品牌產品。

此外,當時正在文革的中國窮得,正處在史上最可歌可泣的艱苦樸素的時代。

孩子們過的都是打補丁賣牙膏皮換手工熬制的棉花糖的日子。誰家也沒有富裕的存款來消費日本的產品。

至於蘇俄,人家自娘胎生下來就是蹲在十字路口鏘菜刀,收保護費的主。

打小到大,蘇俄都沒有一本正經搞國際貿易的耐心。

現在,歐美市場關閉了,田中內閣要自己關門閉戶靠修仙成精,想想,可真是不易。

田中內閣雄心勃勃的”日本列島改造”計劃,最後還是走在刀尖,成為日本史上的一次荒唐的經濟大躍進。

當然,不是所有的大躍進都是餓死人的大躍進。

日本幸運的是經過幾十年的民主化改造,在老美拉扯下完成了戰後經濟復甦,確實積攢豐厚的體制和經濟家底,並且初步確定了市場經濟的雛形。

所以,「日本列島改造」大躍進對日本最大的影響,主要還是在日本經濟正常發展方面。並沒有鬧到整人、餓人的地步。

對外日元開道,廣交朋友;對內用「日本列島改造」等系列計劃對日本群眾打雞血。

田中內閣玩的這兩招,倒也讓昭和天皇時代的日本群眾在精神上倍感歡欣鼓舞——現在回望田中內閣時代,日美貿易戰還真是倒逼著日本群眾團結一心,情緒高漲。

田中內閣時期,日本經濟繼續膨脹,遍地基建和地產項目如雨後春筍。炒地炒房,立竿見影成為日本舉國老百姓最熱衷的強國事業。

外貿萎縮毫不影響日本對中國、蘇俄等國貸款、援助、合作。尤其不影響日本為拉攏扶持中東石油國,在國際油價攀高時,大量採購中東石油。

呼啦,日本群眾在田中訪問中東的當年,就喜迎了油價連翻兩倍。

油價飛漲喜訊之下,日本地價、房價方面更是捷報頻傳。坊傳,當時日本東京房價總額可以買掉整個美國。

但是,歐美都不是傻子,誰也不會陪著日本搞這種買賣。

日本對內打雞血的經濟發展,終於捏出喜劇的盛世:日本群眾背著發達國家群眾的空背篼,就著醬油拌飯,省吃儉用,卻無意間萬眾一心鼓起腮幫子,吹了日本好大的一個氣球。

那場面,可真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

截止1974年11月洛克希德公司行賄案事發,田中內閣垮台,日本完成了史上最嗨的經濟跨越,創造了世界瞠目結舌的亞洲經濟奇蹟:

日本房地產上漲44倍。

可是,除了當時的日本人,誰會把氣球當金條?

當然,這也是日本戰後內閣與財閥勾結的最黑暗的一段歷史。田中內閣和日本國內外不法奸商、財閥們正是靠著市場不開放,不透明的渾水,上下其手,大賺黑錢。

日本不完全開放市場,給了洛克希德航空公司以賄賂日本政要打開市場的缺口。

不僅是洛克希德航空公司,很多境外公司都以賄賂掌控操作日本不完全開放的市場的高能力精英、政要。

日本精英、政要近水樓台先摸魚,自然大賺黑錢。反之,一心一意正在愛國的日本群眾,當然也就享受了日本精英、政要們安排的高於國際市場的產品的服務。

賄賂競爭打開市場和市場競爭是兩個概念。

回望上個世紀70年代的日本假冒偽劣產品,誰說沒有假冒偽劣?

因為洛克希德公司行賄案事發,田中內閣垮台之後,田中本人也在1976年被東京地檢特搜部以「違反外匯管理法」、「受託收賄罪」逮捕。

當然,田中角榮自認對日本有功,矢口否認自家有罪,被逮捕和審訊是美國對他的「政治迫害」。

後來,田中女兒田中真紀子也對媒體抱怨:是美國人的陰謀詭計害死了我父親。

不過,正是日本當時錢、權、黨派混為一潭,深不見底,也使得日本七十年代電影洛克希德公司行賄案事發,田中內閣垮台之後,日本在中曾根內閣和竹下內閣時代,依舊沿襲著田中內閣的發展日本套路。

日本黑金政治也越演越熾。

這一日本政壇怪相,讓勒緊褲腰帶炒房炒地的日本群眾在1985年後,連逢房市、股市崩潰的災難。

在私利角度上,日本政要、精英看日本大量泡沫堆積的經濟現象,自然願意繼續維持田中套路,以削減民間購買、消費為代價,繼續發行天涼的鈔票,貶低匯率,繼續擴大建設,保障房價不斷上揚。

然而,任何宏偉藍圖和理想都會有一個結果。而最後結果絕對不好看,更是不爭的事實。

塵埃落定再看這段歷史,傷害並非來自日本貿易戰本身,更不是來自所謂的「廣場協議」。

反而,日本幸運的是,正是諸多因素,使得日本在最危險的時候,與美英法和西德聯手簽署了《廣場協議》,從而使得日本避免了更大的風險。

可能是正話反說。

現在,網絡上很多文章對《廣場協議》幾乎都是一面倒,不是對日本的「衰落二十年」的同情,就是對老美霸凌的譴責。

其實,這是一個說起來非常複雜,但是看上去又是非常簡單的問題。

不言而喻,《廣場協議》成功刺破了日本高速膨脹的經濟泡沫,同時,也首次把日本推向與歐美強國一個高度,共同建設世界一體化市場的大國的高度。

日本既沒回到財閥政治的軍國主義時代,也沒步入俄羅斯的那種以擠壓民生維持GDP發展,最終舉國幾無中產階級,只有權貴、財閥的軌道。

日本開始步入低調、沉穩的發展軌道。

日本在《廣場協議》後,落寞的不過是當初如田中角榮這樣八面風光的政客,以及靠高速發展、炒房炒地成為風雲人物的日本精英。

日本在《廣場協議》後二十年,痛定思痛,隨著日本市場開放和產業調整,日本以法治國家和廉潔政府形象,與從前的田中、中曾根、竹下內閣等黑金政治時代一刀兩斷。

過去二十年,日本是否成功實現經濟軟著陸,是否完成國家經濟轉型、資產配置和產業升級,我們只需要直觀看現在的日本:

在新技術領域,美日兩國瓜分了全球80%;
日本研發經費占GDP的比例列世界第一;其中,由企業主導的研發經費占總研發經費的比例世界第一;
日本核心科技專利占世界80%以上,占據第一;
日本是世界最大海外淨資產國。

——歷來被人誤會資源匱缺的日本,實際上包括政府、企業、家庭在內的海外投資,使得現在的日本擁有著日本列島之外的另外一個超級日本。

當然,最現實,最和平民百姓息息相關的,是《廣場協議》後二十年,當年被高通脹、高房價壓迫著的平民生活得到了最根本的改變:

醫療健康世界第一;
老人長壽世界第一;
連續多年高中畢業生的就業率是100%;
人均產值是中國的30多倍。

畢竟,日本群眾同樣也是老百姓。人生苦短,當老百姓,誰不想踏踏實實過好日子呢。

(寫作不易,感謝朋友支持。有轉發我作品朋友,請註明加微信zhuerduo1222)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8-08-04 4: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