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從佳士到馬來西亞退貨,中共面臨的另類挑戰

8月24日早上5點鐘左右,廣東深圳建會工人聲援團遭到警方暴力清場,在發出兩小段視頻以後,聲援團全體失聯。(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41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30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對北京政府來說可謂是流年不利,越演越烈的中美貿易大戰當然一直是最吸引眼球的重頭戲,目前仍然平息無望,在剛剛結束的第四輪中美貿易談判中,中方鎩羽而歸毫無收穫。為了報復美國徵稅,中方前一段停止了進口美國豬肉,轉而從俄羅斯進口,誰知高價買進的竟是疫區的豬肉,從此從北到南引發了大規模的非洲豬瘟。

貿易戰之外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剛拉來了薩爾瓦多建交,那邊馬來西亞新總統就登門退貨,取消了多個一帶一路的建設項目。

國內的形勢也不容樂觀,先不說股市一路下跌,連一向嚴格控制的意識形態領域都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比如說沉寂已久的「烏有之鄉」成員和新派的左翼學生聲援深圳佳士工人的維權運動,公開和北京搶奪毛澤東思想的旗幟,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橫河先生,最近大家關注的熱點一直是在貿易戰,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的維權運動,其實是從7月份開始陸續發展到現在,到了昨天警方暴力鎮壓、暴力清場,這其中的起因和發展的細節可能有些聽眾不是很清楚,請您先來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好嗎?

橫河:好的,先簡單介紹一下。佳士科技是一家從事焊接設備生產的公司,在各地有工廠,而且他的市場在世界各地,在深圳的工廠有上千名員工,這個工廠根據員工說,它工作時間長、報酬很低、整個生產環境很惡劣,所以工人一直不滿意。

今年5月份的時候,因為一名員工被開除,後來工人就向他所在的區的工會反映,得到的回應是你們也可以建工會,這樣就由公司管理層來組建職工代表大會,準備建工會,就把工人提出的候選人排除了,等於是建一個中國當局的工會。

所以後來在6、7月份,在這個區工會的建議下,因為員工去反映,區工會就建議你們可以先去發動加入工會,找新的工會成員,所以員工就開始發動員工組建工會了。到了7月16日、18日的時候,組建工會的員工代表就被人毆打,不知道是被誰毆打,所以工人就開始抗議了,這時候聲援者也開始出現了,最早的聲援者是來自周邊的,也是其它工廠的工人。

到了7月20日的時候,就有一些工人和聲援者被區的一個派出所抓捕。從工人發出的資訊來看的話,帶頭的工人開始陸續被毆打或者被開除,這時候就和工廠和當地的警方發生一些衝突。到了27日的時候,就有抗議工人和外面來的聲援者再次被抓捕並且毆打。

到了7月底開始,官方和工人就一直處於膠著狀態。外界這時候對工人組織工會的支援就非常廣泛的出現了,從國際人權組織到香港的民主人士、香港的勞工組織和大學教授等等,這是外面;國內有20多所著名的大學,包括北大和人大,那些學生發出公開聲明支持工人;「烏有之鄉」也組織了人員,(另有)部分學生到深圳現場支援,抗爭和支持一直持續到8月下旬。

這其間發生了兩件事比較重要,一個就是工運的核心人士沈夢雨遭到不明人士綁架,一直下落不明,她是一個碩士畢業生,後來畢業以後到工廠去打工,就是到工人當中去。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現場支援的北大岳昕,在網路上發表了一個給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的公開信,信裡面介紹了維權事件的過程,並且提出了聲援團的訴求,要求釋放被捕的工人和學生、依法組建工會、徹查聲援團成員失蹤整個一系列的要求。

最新的消息就是昨天,8月24日早上5點鐘左右,廣東深圳建會工人聲援團遭到警方暴力清場,在發出兩小段視頻以後,聲援團全體失聯,到現在還不知道。8月24日當天晚上,中國官方新華社發表了一篇報導,題目是「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的背後」,把這個事件歸咎於境外非政府組織的煽動。這是一個大概的過程。

主持人:那麼這裡面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地方,就是這個全國總工會是中共的一個政府部門,那麼佳士公司他應該是一個私人企業,一個私人的上市公司,那麼佳士公司的工人在地區工會的指導下要求組建工會,公司開除了籌建工會的職工,按理說,中共應該是給公司壓力,而不是去逮捕工人,那當地警察的行為您覺得應該如何解釋呢?

橫河:這個牽涉到幾個方面,一個是警方、一個是工會,中國的總工會是中共的一個周邊組織,就是說在整個改革開放過程當中,這個工會一直是中共和資方的幫兇,就是說他們在改革這麼多年當中,從來沒有為工人爭取任何權利。在這個勞資糾紛當中,中共歷來,就是中國的工會歷來都是參與打壓工人的,幾乎沒有例外。

中國經濟發展,我們知道為什麼能夠吸引到這麼多外資而變成一個世界工廠呢?它利用的就是低成本,主要是人工成本低,當然還有環境成本,這個低成本又是由低人權來實現的,有這麼多工人主要是被稱為農民工的,他們長時間的工作加上低工資,怎麼實現的?就是靠中共強力的國家機器來保證的,就是說你不能組織自己工會,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所有抗議的都會被強力打壓。

佳士公司的問題還不僅僅是一個勞資糾紛的問題,而是說他們要成立工會,這個工會不管是叫什麼名字,即使是得到區裡同意的,但實際上工人要組建的是自己的工會,不是名義上的一個中共中華總工會的下屬機構,它在性質上就是一種獨立工會,這個是中共絕對不能容忍的。

至於當地警方的反應其實是正常的,因為所有的賺錢企業都是當地政府的重要稅收來源,所以警方永遠是幫資方的;另外一方面,維穩思維歷來就是這樣的,只要你是屬於勞動階層的,一旦你提出訴求來,那就是尋釁滋事,或者甚至煽顛罪,這就是基本的維穩思維,這個過程我覺得並不奇怪。

主持人:深圳佳士的工潮規模並不太,捲入的人也就是上百,相比之下,前一段的退伍軍人維權、還有卡車司機罷工都比這規模要大得多,我們也知道這次工人要求選舉工會代表也不是說在中國是首創,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多的關注?

橫河:主要是外部支援的人,就是這次支援和聲援的特點跟以往不一樣,有一種說法,說毛左,你看「烏有之鄉」就是毛左嘛,和新左派的結合,這兩者其實不完全是一回事。毛左我們剛才講了,像「烏有之鄉」這種傳統的毛派,這個大家都比較熟悉,他們和體制內外的傳統的毛左有密切的聯繫,這些可以爭取到體制內的同情,甚至是體制內的支持。這次他們參與的時候確實有一些體制內的人站出來支持。

值得一談的呢是新左派,所謂「新左派」指的是這次聲援團的主力,主要是全國高校的在校大學生,還有和原來就在工廠打工的這些工運活動人士配合起來,他們非常善於利用社交媒體,而且他們在年輕人當中有非常多的同情者、支持者,能夠接觸到很多年輕人。這個是毛左達不到的,因為毛左基本上都是年紀偏大的,這個是一個主要特點。

另外一個特點就是聲援團的意識形態,我們剛才不是談了嗎?就是說是毛左和新左派,為什麼叫新左派呢?有很多原因。從這個以岳昕為代表的聲援團成員的公開信作為一個代表,他們聲稱是堅定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信仰,表示是和黨中央習近平總書記是站在一條線的,而且是站在工人階級的立場上,而且要維護社會主義和所謂人民民主專政。這一套說法按說起來是這一代年輕人基本上不大聽說過的東西。

主持人:對對對,是的。

橫河:基本上是屬於文革期間的用詞。這個當然有幾種可能性,一種可能是一種策略,也就是所謂的「打著紅旗反紅旗」,就是說在中國現在的這個政治環境下,如果你不在意識形態上站在這個角度的話,你可能什麼也做不了,立刻就被抓起來了。但是更有可能是真實的想法,因為這些人並不是說第一天才表示這樣的思維的,所以人家把他們叫做「新左派」,就是說他們很多成員的長期的表現,長期的意識形態,那不是一天兩天了,你說你今天裝出來是可以,但是長期裝不了的。

這個我覺得就從目標來看的話,這次他們僅僅是針對資本家,沒有其它的任何訴求,這個我覺得和90後和00後他們所受的教育、他們世界觀形成的環境有直接的關係。事實上這一代人雖然生活在互聯網時代,但是從資訊獲取的角度還是相當有限的,特別是中共高度控制網路的情況下,就是說他們唯一系統接受過的理論是在學校裡和教育宣傳體系當中所宣揚的馬列毛的革命理論。

從理論上來說的,這個工人運動想用的、能夠用的理論最簡單的就是馬列毛,是最現成的。你也不用動腦子,因為它有一套完整的系統,而且也是最有鬥爭性的。在中國將要發生的,很可能會將要發生大規模的工人運動,這個工運當中這點難以避免。

從實際效果來看的話,就中共崩潰的時候,它的經濟崩潰應該是主因,當然是應該是全面的,包括政治、軍事、社會結構等等,不管抗議者或者是反抗者採用什麼思想、什麼口號,對中共統治的打擊的效果不會有太多的不同,就是說,你說你是追求民主自由,或者你說是追求社會正義,或者甚至是無產階級革命,你用這些東西對中共打擊的後果不太有差別,差別是將來要建一個什麼樣的社會。

現在很多人都認識到了,佳士和中國工人所面臨的問題正好是中共的革命理論和革命實踐造成的,根源就在中共本身,但是這個並不能排除很多人還是會想到用馬列毛的這種思維去反抗中共。

其實馬克思、列寧、毛澤東並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我是覺得希望這些同情支持工人的學生們能夠讀一讀《九評共產黨》、《解體党文化》、還有《魔鬼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些《大紀元》的系列社論和文章,能夠真的去瞭解一下這個思想體系對中國所造成的危害,和現在的這一系列的現狀是怎麼造成的。

主持人:很多專家跟您有同樣的看法,認為下面中國的工人運動大概會到了一個新的高潮,那所以有媒體就認為說這次的佳士工人維權運動是開啟了中國工人運動的全新篇章,您是否也贊成這種觀點呢?還有就是像剛才您提到的,他其實是用中共的理論來挑戰目前中共的政權,您認為他對中共的實際挑戰會有多大?

橫河:中國工人運動會大規模的發展,它倒不是因為佳士工人運動所引起的,而是由於中國現在整個經濟狀況所造成的,而且加上貿易戰,再加上很多一系列的其它的問題,就是現在會出現大量的倒閉潮,這樣的話整個社會會進入一個不穩定的狀態。

中共即使是用強力打壓的話,它的強力打壓沒有辦法來改變這些人的生活狀況,就是說當大量的外資、還有一些甚至是國營企業、甚至是私企,都開始大量外逃的時候,中共的打壓是不能夠解決這些問題的。不一定是他開啟的,但是是在整個大規模工潮發生吧,這可能只是一個跡象。下一個問題是什麼?

主持人:就是佳士工人這次的維權,他其實是用了中共自己的理論來挑戰中共,那您覺得它對中共的實際挑戰會有多大?

橫河:這個挑戰其實還是蠻大的,先講一下,其實他們會遇到一個美國曾經經歷過的情況,就是講這個背景,就全球化嚴重削弱了美國工會的談判實力。現在中國我覺得工會運動最好的時機是在高速發展期,應該是,而不是在貿易戰和衰退期,衰退期本來談判的實力就弱,但是這個不會影響工潮的大量爆發。這種情況下,如果外資的話,他就乾脆撤資走人了,中資他也可以轉移到泰國、越南。這個恰恰是一個反證,證明什麼呢?就證明中共的經濟發展的基礎之一就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低人權。這個是美國曾經經歷過的。

這些工人要求自行組建工會,實際上會對中共的體制形成巨大的挑戰。而左派高舉馬列毛的旗幟,它對中共的意識形態會形成挑戰,因為中共的意識形態現在正在回復到原教旨的馬列主義,而在經濟生活當中,它仍然是權貴資本主義為主,這個矛盾在左派高舉馬列毛旗幟的情況下會對中共形成挑戰。

這方面比較值得探討的就中共現在是沒有出路的,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以前談過,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共主要是所謂跛腳改革。就是說它的經濟和政治分道揚鑣,或者說經濟表面改變,實質上和政治走的還是同一條路,這個使得中國的經濟成為一個非常特殊的情況,有人把它叫做權貴資本主義,美國人說它是重商主義,這個重商主義也是美國發起這個貿易反擊戰的根本原因。

總之就是在中國這個權力集團和新貴們,在事實上已經符合中共當年所謂革命物件的全部特徵,當然我們知道中共革命的物件,其實當時是一個正常社會的中堅力量,是正的、是好的,是被中共汙名化、妖魔化的。

中共現在表現出來的並不是當年那些它的革命物件的表現,而正好是中共汙名化了的虛假敵人的形象,就是說因為那些人是好的,而中共是真的壞的,中共正好是符合了中共自己當時革命的時候所製造的敵人的形象。

今天當中共需要回到馬列毛那裡去尋找統治合法性基礎的時候,它就面臨著這個挑戰,就是自認為自己代表被壓迫階級利益的毛左和新左派和它爭奪話語權的挑戰,而且是和它爭奪合法性的挑戰,不管這些人怎麼聲稱,事實上就是挑戰。而中共是難以對付這種挑戰的。

當然它抓人打壓是一種手段,但從整體上來看的話,中共是處於一個被動的局面。這就是為什麼在一開始的時候,這次對佳士工運的處理沒有採取一般民間抗爭那種對付的方法,就是說把事件消滅在萌芽狀態,這種做法開始沒有。最後24號清場,歸咎於境外勢力,那實際上說中共在爭奪馬列毛正統的這個回合當中,是失敗了的。

中共還將面臨另外一個難題,就是在它要回歸原教旨的教育和宣傳當中,它如果繼續堅持對年輕人洗腦教育的話,它同樣會不斷的培養自己的反對派,而且這些反對派是打著它的旗號的。

我們知道歷史已經證明中共的那一套馬列毛的理論和實踐帶給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是深重的災難。另外一方面看,打那面旗幟也許會使中共很尷尬,但是呢是不可能解決中國問題的。

主持人:現在網上有一位聽眾的提問是這樣子的,他說:「中國存在血汗工廠已經很多年了,為什麼現在會出來中國工人維權並引起重視,為什麼會出來大規模的工人維權?」。

橫河:一個就是第一代的農民工吧,他很少有這種維權意識,就是說那時候是改善生活,從農村出來就已經很不錯了,所以那一代工人相對來說,爭取自己權利的意識和能力都不夠強。但是現在的農民工呢,這已經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了,就是這些人其實是不會種田的,而且他們從來就是生活在城市,出生就在城市,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在城市落腳,就是因為戶口的關係,很多其它的原因。所以他們相對來說,他們的維權意識、或者是組織起來的意識,而且在互聯網時代成長的,就比他們上一代要強得多。

另外一個就是經濟現在全面下滑,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說往往是在經濟出現很大問題的時候,更容易引發工潮。剛才講了,這是一個開頭,將來會有大量的倒閉潮,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工潮會此起彼伏,而且會更大規模,這個跟經濟有直接關係。

主持人:那麼現在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再來看一下馬來西亞新總理登門退貨的這個事情。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在「六四」以後一直是力挺中共的,那麼為什麼這一次他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據說他這一次來訪華的目的就是為了退貨。

橫河:是這樣的,他實際上不是說當時是為了向中共討好,而是說他歷史上對強權一直是反抗的,當時他認為主要的強權是美國,所以他對美國採取那樣的行動。但是在他沒有任總理的這些年來,中共成為了當地,也就是說在地緣政治方面,成為了馬來西亞最主要的外來的強權,這也是他重新出山選舉(的原因)。

中共的強權比以前所謂殖民主義的強權有了更大的不同就是,帶來了更多的腐敗,就是中共把它國內運作這一套拿出去,所以造成了很大的腐敗。這個反腐敗也是馬來西亞的民意,就是選民的心聲,所以把他選上去了。選上去以後他要兌現承諾,而且對他自己來說,反強權,這是必然的,他不希望馬來西亞淪落為一個沒有任何談判實力的、在國際上沒有任何地位的附屬於中共的國家,所以他要站出來對中共說不!而且說不的這些項目很多是非常嚴重的腐敗的項目。

主持人:中共大力推廣的一帶一路最近碰到了很多的挫折,其實一帶一路專案在中國也有很多人反對,反對的理由是說這個純粹是對外撒錢,因為很多一帶一路牽扯到的國家是沒有能力償還投資的,中共往往是因為政治的利益,最後又會免除這些人的債務。所以中國人會覺得對這些國家來說,這個完全是一個天上掉餡餅,他完全可以借此機會騰飛呀,但是為什麼這些國家會對送上門的錢沒有興趣呢?原因是什麼呢?

橫河:因為中共的錢並不是無償給的,《環球時報》說得很簡單,你們不要以為這個錢拿就不還了。現在很多沿路參加一帶一路的國家都背了非常沉重的債務。首先就是項目,這些項目主要是基建,包括高鐵、公路、政府建設、公共建設,甚至出現了人造城市,它的誘餌就是慷慨的投資、慷慨的貸款。

但是這些專案往往是當地不需要的。你比如說麻六甲皇京港的港口建設項目,還有高鐵項目,對於一個小國來說,它跨這個國家本來就是一個小時,你去架一個高鐵變成40分鐘,這有多大的必要?花這麼多錢!因為這些國家本來就不必要這些項目,但是他在優惠投資和貸款的吸引下加入了。

結果這些材料,因為中共本來就是要輸出產能嘛,過剩的產能,所以這些材料都要從中國進口,結果反而變成了債務。像巴基斯坦的地鐵建設,很多國家也是有類似的,巴基斯坦要破產了,美國政府已經表示了,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説明巴基斯坦還債。為還債務,它就不得不租讓中共要求的戰略要地,你像吉布地的港口,這些國家,中共它有目標的,有戰略目標的。

另外一個,在引進專案的同時引進了中共的腐敗,很多項目的招標是不公開、不透明的,一些項目給了價格高得多的中資企業,而不是條件更好的本地企業,原因是什麼呢?我們知道中資它一定會給高回扣、給賄賂。像馬來西亞鐵道項目,它如果由馬來西亞公司承建的話,造價會比中國交通建設公司拿下的134億美元的合同要低一半,但是最終還是給了中共,肯定是腐敗嘛。

另外,連工人都要從中國引進,還對當地環境造成破壞,沒有增加當地工人的就業機會,所以引起了當地的不安、甚至是政治上的動亂。還有一些項目跟當地沒有任何關係,完全為中國顧客服務的,像馬來西亞建森林城市,所有的豪華住宅都是中國買家買的。也就是說中共的所有行為是比老殖民主義還要原始、暴力得多的新殖民主義。這些國家實際上是對中共的新殖民主義進行抵制。

--原載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8-08-30 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